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细胞神曲](R18G)不该知晓的味道

矶井实光生日快乐!!!!!!!

*可能不适合睡前看的关于人鱼矶井实光的童话(大概)

*些微R18G描写

*第一人称流水账,废话巨多

*至于是男是女要代入mob还是谁大家随意想象[?

既然提前写完了那就按照霓虹时间发了。矶井实光太强了我第一次写那么长的单人清水[?]没有捉虫,可能有点错字……祝食用愉快!


这回真没开车啊还是被毙了,那还是麻烦走微博吧

https://weibo.com/5202807958/Gzdh66nNn?from=page_1005055202807958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36856795251


查看全文

[细胞神曲]原田晴己世界线整理(9.15)

不再在微博更新了不停打捞怕被烦[。]LOFTER修改比较方便所以就定期在文章里更新修改 

 

       最初晴己并没有被来献出去[以及这里的话我是理解成因为本篇原田当做晴己不是自己儿子了所以才又有了丽慈,于是这里正相反],来沉迷研究并没有怎么在意晴己,不过原田有宠溺着大儿子。然后因为有诺亚的先例在,来也有献上自己的孩子的打算而献上了之后(基本是有意为之)出生的丽慈。这个时候原田觉得组织和来都已经不行了,并且劝说妻子无果之后的原田带着晴己走了。于是成为了阿藤作为“原田晴己”生活的世界线。

       先说回至高天研究所。就如同本篇一样,一个母亲因为家人的离去以及母性意识的觉醒造成了组织的一次惨重的损失,但远没有本篇那么夸张。因为计划不够保险,初鸟并没有做出大屠杀那般夸张的决断,不过origin α被毁了。丽慈没有得救,因为实验而在12岁夭折,来怀抱着愧疚以及和榎本夫妇差不多的情况而自杀,初鸟的状况进一步下滑,实验进展困难,启动制作β的计划。

       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晴己对自己根本就没见过什么面的弟弟没有印象,只有一个淡薄的曾经母亲怀孕过的记忆。没有成长为人渣[?]但跟父亲不论是本质上的性格与相貌都无限接近。儿时生活虽然有缺失,但和父亲在意大利过得还算快乐,随着年龄增长多少能了解父亲的本性,但晴己也并不在意,甚至受其影响也成为了作家。是悬疑侦探类小说作者。

       原田在某一天突然失踪,晴己从意大利追查回日本,暂住奈胡野。期间有拜托当地的音羽事务所进行调查,顺便取材,一来二去跟所长混熟成为朋友,两人对怪异的事物的猎奇心理有种志同道合的感觉。

       某一天晴己捡到了一看就感觉“这个人不妙”的嘉纳,但又因为好奇心以及对于事件的嗅觉简单说两句就姑且把人捡回家了。安顿下来之后两人继续交流,在知道晴己是作家之后没等晴己问反而自己巴拉巴拉开始说自己的经历,也就是以嘉纳的视角看到的至高天研究所。

       通过嘉纳偶尔会零零散散地说的过去的事,晴己去事务所那边溜达两圈之后就确定了自己捡回来的是曾经报道过的那个青柳,然后就对嘉纳更加感兴趣了,不过询问的时候顺便在事务所那边听说了东京本部那边有事务所成员失踪的事。

       晴己微妙地觉得跟嘉纳所说的东西有关联,回去后选择性地筛掉了关于青柳的话题而是问嘉纳有关实验的详细情况和人失踪的事。至高细胞的情况嘉纳倒是有讲并以研究为傲,但实验内容都被嘉纳零零碎碎地漏掉了。被问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嘉纳表示,你以我的故事为主要内容而出一本书的话我就把全部都告诉你。

       听完故事写完书的时候就是晴己进入至高天研究所去调查的时候。嘉纳多半会因为有趣而跟着一起去吧,然后最终还是要在研究所迎来自己的终末的。

(9.15)

       总之是hrd和hrk作为亲子拥有愉快回忆甚至能傻白甜的世界线。但对其他人就相对不那么友好了。

       没有继承丽慈的名字的无名的男孩在研究所中变成了creature死亡。

       因为伯父而去了至高天研究所的的相场和嘉纳一起配合着逃离的研究所,相场虽然物理上几乎平安无事,但精神被重创。

       信浓和origin β的融合每日都在逐步加深。

       hrd因为没有被抓去实验,所以会普通地衰老冒白发,不过估摸着你们家的遗传因子,五十八岁大概也就看起来四十多吧[。]绑的麻花辫会夹杂几缕白发。

       辫子的话,是hrd看hrk的头发太长了,先随手那根红色橡皮筋给hrk扎了个小辫,在左边。然后是意大利的时候hrd的头发渐渐长了,hrk趁hrd赶稿睡着的时候给他绑的辫子,因为觉得还挺不错的也就一直保留下去了。

       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的少年蜷缩在仿佛废墟一般的观察室的角落。不论在这个特殊的牢房里弄出多大的动静毁掉多少东西,自己都不会觉得疼痛,但关键的门也依旧打不开。

       在意识到自己成了怪物的瞬间寒意侵袭了他的五脏六腑,他最后清晰地看到的景象是地板上不知从哪里出现的黑色液体。

       一滴、两滴、三滴。它们连成一片,浸湿脚边,满上视野……

(9.19)

       hrk六岁的时候跟着hrd来的意大利,即,是在丽慈出生后一年实在受不了才离开的那个伤心地,也因此父子俩在意大利待了不止16年,不出意外的话待了有21年左右。hrk的意大利语甚至比日语还要好一些。

       虽然说是离婚了,hrd还是会时不时打电话过去问问情况,直到来的自杀。来的自杀是se在hrd要定期打电话之前告诉他的。

       “啊啊对了,丽慈的话……”

       “那个不知道也无所谓。”

       “那就不说了吧,要跟晴己保密吗?”

       “我会找合适的时机告诉他的。”

       大概发生过这样的对话。

       hrk认识se,毫无疑问。

       前文有说研究所那次因为来搞出来的骚动不保险,初鸟也没有大动干戈——是的,初鸟也没有尝试自杀,这条线的初鸟是有下半身的初鸟。



查看全文

[细胞神曲]柔软梦境,日复一日

宇津木晴己世界线的短打,cp向要说的话是义兄弟。取了个标题丢上来扩充tag,世界线的具体设定请去微博→苍叶老师的微博[?]伞老师什么时候能把完整的世界线整理出来呢wktk


 

       “丽君。”

       长发青年向着被叫做丽君的少年伸出手。一向板着脸的少年在牵住那只手的瞬间表情柔和了不少,十几年来一如既往地微微抬起头,边唤着“晴哥”边对他露出浅浅的笑容,跟着他一起走进铭牌上写着“宇津木晴己”的房间。

       近乎全白相当煞风景的房间内设施齐全,虽然一尘不染,但完全没有什么使用的痕迹,也就看起来软蓬蓬的床上的褶皱看起来有点生活的气息。

       作为房主的青年径直拉着他的丽君来到了床边,坐下的晴己并没有在床铺上留下什么痕迹,他轻轻拍了拍身侧的位置,得到示意的人便坐了过去。床的一边对比鲜明地深深地陷了下去,晴己没有坐稳,没有任何条件反射的挣扎就这么直接向少年倒了过去。

       “危、……”

       少年的话语还梗在喉咙口,突然被一股不算小的力道给拽得失去平衡,虽然有身下就只是无害的床垫的意识,但还是忍不住绷紧身体闭紧双眼。

       当他再一次睁开眼时,映入眼中的是那双只有在这种时候能感受到生气的眼瞳,笑得眯缝起来的暗红色眼瞳里能够感受到丝丝的暖意。

       “居然耍我啊。”

       “丽君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晴己伸出手抚上他的丽君的脸庞,用拇指指腹轻轻地摩挲着。

       “休息一下,一起睡吧。”

       再一次,十几年来一如既往地,他们额头相抵感受着彼此的温度。晴己将双腿缩入床的范围内就这么蜷了起来,少年则握住了还未从自己脸旁移开的那只手。

       “晚安晴哥。”

       “晚安……”

       仿佛是昏迷一般的,晴己在闭上眼的瞬间就以一种极为异常的速度陷入了沉睡。少年在身下的被单被染上自己的体温前便已经起身,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晴己并没有对此有什么反应,他的呼吸绵软悠长,不仔细注意会给人以一种并非活物的错觉。

       少年跪于床边小心翼翼地为晴己脱去鞋子,再起身将他抱起摆至正常方向的睡姿后盖上了被子。

       浮现在那张鲜少接受阳光而格外苍白的脸上的是幼童般的睡颜,安详而平静。

       “丽…君……”

       少年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只是伸手帮忙拂开了些掺杂着藤色的褐色发丝,以免侵扰到美好的梦境,随后便退出了这个房间。

       房门外站着一个卷发的高个子男性,少年并不意外,而是面无表情地向他垂下了头行礼。

       “宇津木大人。”

       “呀丽慈君,晴己君睡下了吗?”

       宇津木笑吟吟地靠近了名为丽慈的少年,倒也并不是他们有多亲近。丽慈不动声色地挪了小半步,试图挡住宇津木探向房间内的视线的同时加快了关上房门的速度。

       “是。”

       “很好,那接下来就继续去完成你该做的事吧。为了我们的星。”

       “是。”

       直到宇津木的脚步声远离,丽慈才重新抬起头,缓缓地吐出之前屏住的那口气。

       像这样陪伴着晴己睡去是丽慈每天的工作之一。理论上对于至高生命体来说睡眠是多此一举的行为,从别处零零散散听来的往事那里丽慈得知这只是晴己保持的来自过去的习惯,这使得他一天里有大半的时间都在睡觉。

       丽慈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配合着,他也并不讨厌这样的日课。况且晴己所谓的休息并非只是嘴上说说的,作为origin的他拥有着将躁动的细胞安抚下来的力量,而自己要是没有这样的休憩,怕是早就化为暴走的杀人机械了吧。然而这都是次要的。只要晴己有需要,那自己就会在那里,哪怕只是作为一个被梦中幻影依附的容器。何况自己并没有什么资格去嫉妒那在睡梦中的存在,从“真正的弟弟君”那里窃取的爱与温柔甚至名字……这些已经够多了。

       胡思乱想到此为止。丽慈跟一路上遇到的普通教徒问好来到了一楼,然后取出磁卡扫过了读卡器,打开了通往实验栋的电梯。

       虽然拥有了晴己这样稳定的origin提供细胞,但随着实验的深入进展,依旧还是会出现不少的意外状况。而丽慈的主要工作,便是来应对出现异变的实验体与已经拥有力量但有反抗意图的实验体,和他们进行最初的接触与压制。

       “丽慈大人,这是今天需要处理的实验体名单。”

       “喂喂小哥啊,这次来了个超~~~有意思的小白鼠哦。说不定能搞出很厉害的东西!因为嘉纳先生很中意他,所以对他稍微温柔点不要‘嘭’的一下打坏了啊~”

       “喂你这家伙!别这么……”

       戴着眼镜的白发研究员硬是挤到了先前递交名单的人与丽慈的中间来,指着名单上的某一个房号。

       “指给你看哦,就是在这里面的……这个叫做‘原田丽慈’的小可爱就拜托你啦。嘉纳先生今天就到此为止,收工收工~”

       那位白大褂松松垮垮地看起来随时会滑落的研究员又像猫一般灵活地钻了出去,然后伸了个懒腰,脚下的拖鞋踢踏作响地便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丽慈目送着另一个年纪稍大的研究员抱怨了句什么追了出去,再一次将视线移回手中的名单上。

       “…………哈……”

       度过了几乎要将那个名字的位置盯穿的时间后,丽慈深深地叹了口气。

       “虽然偷了你的东西我很抱歉,但要还回来什么的,我也做不到。”

       他将手中的纸张卷成棍状,边走向目的地边轻轻地敲击着肩膀。

       “这里虽然是地狱,但我是凭借我自己的意志留下来的,留在晴己的身边。”

       力度果然还是有些难以控制,在走到门前的时候纸棍就已经揪成了一团,丽慈便将其丢到了脚边。

       “你又是为什么要回到这里呢?‘弟弟君’啊。”

 

END


碎碎念和部分设定

*本篇说是葡萄以音羽作为参考对象长到180的话,这里的晴己就是在以唯一“身为人的依恋”这么一个存在的丽慈作为参照,永远都保持着跟记忆中弟弟的身高差,以从丽慈那边感受到的跟记忆中相仿的视线角度来长高

*大部分时间在睡觉是小时候病弱的时候的习惯,并不是真的需要只是习惯了而已

*再怎么说在丽慈身上感受到的只是对丽君的幻视,所以丽慈在hrk睡熟之后抽身的话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习惯性的挽留,睡着之后hrk的爱就是留给梦里的“真正的弟弟”的

*hrk依赖的其实是一个已经在这世上不存在的东西,比起理论上真正的弟弟的话还是rj更加接近那个幻影,要说戳的箭头那还是算有本人没注意到的回戳。也不能说没注意到,是一直在梦中没法注意到,一直做着既不坏也不好的、平稳但没有办法醒来的梦

查看全文

社长发给我的非人学园的印象表,一路瞎奶填下来
可爱的小姐姐好多哦,如果不是这种类型的游戏我大概会去玩吧[]

[细胞神曲]并没有真的亲子丼

没有标题太傻屌了所以姑且写了一下自已存的word文档名,依旧填充tag用

*X药梗,出场人物是阿藤春树和矶井实光但并没有真的亲子丼,总之阅览注意

*穿着和立绘不太一样的衣服的两个人

*S+后没多久所以各种方面都还很别扭

*写作过程中出现了世纪难题,于是干脆写了分支出现了可选择的路线,请根据引导阅读[?]会出现重复使用的词句以及迷之差分还请注意

*在ooc的边缘左右横跳,有一些设定相关的脑补妄想

带上p4的碎碎念共计9000+,我觉得短时间内我不想再写snmz这个臭男人了[…………[真香预警]

太地狱了[震声] 而且从结果上来看车已经不重要了


https://m.weibo.cn/5202807958/4273436647566862



查看全文

[细胞神曲](セ实)懺悔参り

丰富tag用于是搬过来了[你]细胞神曲真的是个好游戏大家了解一下

*包含醉酒描写的车

*假设意大利人是se的场合

*微妙的剧透注意哦,没通关不知道左边是谁的朋友不要看

我总算tmd写完了,6000+,带上碎碎念是近七千,我真是太能废话了

写作bgm是酩酊p的懺悔参り以及ive的この世で最も醜い花。请去看眼歌词,我被我自己随便挑的bgm哽到了[还偷懒拿来做了标题]

抱着这对cp只会写这一篇的觉悟塞梗写的

秒速翻车,走链接吧[。

https://shimo.im/docs/Bb8lEU72irU2EoBh

查看全文

句鸟太太家的莉尤酱,黑皮好文明,p2我只是想画嘴

刚刚在微博上的擦边龙车和近期的一些零碎的描写和段子的记录,本来想试试看能活多久的结果被秒屏了,那就走图吧




既然你都看到这里了那么微博上一个叫龙癌的小车库的龙癌主页要不要关注一下?



查看全文

图标终于变回绿的了,也终于不会跟推特p站放一个框里的时候扎眼的让我巨烦躁了[

查看全文

匿名提问:

那个........有没有.......就是地下决斗场的........那种这样那样(参考GX)的隼受粮?

秋风_睡到天荒地老 回答:

时隔八百年上了一下网页LOFTER发东西才发现出现了这样的提问,差点笑死

感觉题材跟好久以前写过的mob隼有相撞,有点苦恼|・ω・`)

但戴项圈搞电击play或者跟亮一样病弱了这种梗可以考虑一下[嗯???

查看全文

[游戏王vrains](了游)野猫

*架空,大学生了见和喵喵游作

*4月1号空气新刊用的预览短打

*不是很清楚算不算cp向但姑且还是打上了

 

       清晨,六点整,鸿上了见被什么东西扒拉宿舍门的声音给吵醒。这个情况已经持续快一个月了,每天早上准时出现,拜其所赐了见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早睡早起的良好作息,连闹钟都省了。

       始作俑者是一只猫。蓝灰色的、只有额前奇妙地有几撮粉色挑染的、大概是来报恩的猫咪。日常这个点出现,然后叼着些什么——蟑螂、半死不活的麻雀、半个抽卡面包、疑似附近餐馆里的炸虾——基本全是食物一类的东西。

       学校食堂里的吃的大概难吃的连猫都看不过去了吧……这不是重点。

       一开始了见在婉拒了几天奇妙的昆虫后疑惑了一会儿为什么这只猫会突然拜访,多看了两眼才借那十分特色的粉毛认出了是大概一年前偶然帮过的小猫崽。

 

       那天下着雨,要不是因为论文临近deadline,了见并不乐意在这种天气里特意赶着去图书馆,接下来的事就像随处可见的三流小说里的内容一般。了见听到了夹杂在雨中的微弱猫叫,然后发现是一只在雨中瑟瑟发抖的小猫,大概是被附近的顽劣孩童给欺负了,本来就没长齐全的毛还被泼上了粉色的油漆彻底失去了御寒的功能。或许是被那双透亮的绿色猫瞳给迷了心智,了见不经意地停下了脚步,接下来就因这机缘巧合顺其自然地伸出了援手。

       空旷的广场周边多是文具用品相关的商店,唯一看起来比较可靠的是开在一旁的一家流动的热狗店。向亲切的店主说明情况后了见顺利地进入了热狗车内,两人一起帮小猫简单地清洗了一下喂了点吃的,店主表示可以照顾一阵小家伙,而了见也没有更多能帮上忙的事,道过谢后就离开了热狗店。过两天再去那附近的时候,了见听到店主都已经给小猫崽取好了名字对着小家伙唤“游作”。虽然还有些油漆没能洗干净,但小猫看起来已经恢复了精神,于是了见便彻底放下心来并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先不说那都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当初因为要找比较冷门的一本书了见可是去了距学生公寓半个多小时车程位于市中心的大图书馆。

       除了这次的事件发生的原因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未解之谜。就算摸清了原因了见还是感到了苦恼,问了亲友Spectre怎么看待这件事,亲友表示收下了谢礼并不一定能结束骚扰,猫咪还有可能会彻底留下来。然而公寓里是不让养宠物的,现在虽然游作每天早上都会来扒门但姑且是被当做野猫处理,可要是全天都赖着的话那还真解释不清了。于是了见向宿管反应了有野猫进公寓的情况,公寓走道里的门窗确实是比以前关得严实了,布告栏上也贴了不要喂野猫的告示,然而游作总是能找到办法钻进来,然后准时出现在了见的房门前。了见基本都无视处理,游作也不会多停留,仿佛并没有什么执念没一会儿就走了,给人一种“可能不会再来了吧”的错觉后又在第二天执着地出现,就这样不知不觉已经一个月下来了。

 

       出于普通人都会有的好奇心,待扒门的声音停下后了见还是下了床,并凑到猫眼前向门外看去。

       游作是只格外聪明的猫咪,从能无孔不入地侵入这栋公寓楼就能看出来。他听得到了见的脚步声,扒拉一会儿门知道了见醒了之后,便会叼着今天的礼物退到门对面的墙边让了见能看到他。了见毫不怀疑游作明白门上的那个小眼是用来看外面的,那么今天游作带来的礼物是……

       ——一个热狗。

       没被动过一口的、酱料和炸洋葱碎看起来很好吃的、对于一大早还没吃东西的人诱惑力还不小的、普通的热狗。

       不知道到底是游作身手太敏捷还是热狗店老板心太善之类的原因,作为一只猫咪,游作居然能够得到一个完整的热狗并叼过来。话说回来有热狗店开这么早的吗?要不就是已经留着过了一夜……?

       猫咪不会说话,看着游作带来的东西发散思维脑补前因后果已经成了了见的日课。日课才进行到一半,突发事态便打断了了见的思路,游作似乎是等无聊了,埋头凑到热狗边上似乎在啃食什么。了见反应了一秒后就像那天一样身体不由自主地行动了起来,他立马打开了门从游作的嘴边抢走了热狗。

       “喂那个不能ch——”

       ……………………。

       这个算收下了吗?

       了见看了看地上被玩心大起的猫咪撕扯下来的热狗纸碎片话语梗在了嗓子眼,他又看了看手里的热狗,正想着热狗居然还是温的以及现在再放回原位还来不来得及,来自脚踝的柔软触感让了见回了神并否决了刚才的念头。

       游作在了见的脚边蹭蹭绕了两圈,甚至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然后看起来似乎是得到了满足,咪了声便迈着轻巧的步子离开了,留了见一个人在走廊里僵着拿着热狗的动作。

       过了会儿回到房间的了见坐在书桌前再次犯愁,看着桌上的热狗吃也不是丢也不是,只能盯着发呆猜测着明天游作还会不会再带着奇怪的东西来拜访。


END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的东西[。


查看全文

我又来了,扎克性转水仙来一口吗朋友们
卷发打理起来超麻烦,后悔去烫发了的秋风每天早上都在跟自己的头发搏斗

摸摸鱼,我流的扎克性转,快乐

顺便说一件事,上个礼拜微博上出现了我的高仿号在搞事情,应该是针对海外党来模仿诈pian。还好当时我还没睡,被对方骚扰了的朋友来找我之后我隔空和那人玩了一会儿,没出现什么损失
最近骗子好像挺多的,大家小心哦(:з っ )っ

【游戏王】信任与必要

天啊非常感谢!!!!!感觉上一次吃到丹尼隼互动还是在上一次生贺[抹泪]
成长成熟了的隼真的让人非常心动,丹尼斯和隼两人间的孽缘也是怎么样都超好吃,琉璃不亏同人大手[不是]能把扎克隼丹尼斯凑一起莫笑你是天才吗我要死了(;´༎ຶД༎ຶ`)
丹尼斯是心思细腻感性的人,果然就算是获得了幸福但在后日谈里他应该还是会想很多,作为曾经的加害者背叛者面临信任危机什么的简单思考来才是更理所当然的事。有意思的是在这么个后日谈里4u和扎克都被留存了,作为曾经也站在过敌对立场而现如今被多少接受了的存在,不知道扎克看丹尼斯是什么感觉,老前辈烦躁年轻人磨磨唧唧还是只是普通的我行我素,真的是很有意思的组合www

但求一睡君莫笑:

文渣短
隼丹尼扎克
@秋风_睡到天昏地老 
给秋风的生贺,因为比较赶所以渣爆了


“我以为你再见到我会再打一架。”
“不会,那都过去了。”
大概只有在这种时刻,没什么外人分散注意力的情况下两人才能坐下好好的谈一谈。

“那么你现在信任我吗?”
超量开始重建时,黑咲隼再次见到丹尼斯,没有当初锋芒外露的杀气也没有把所有人视为潜在敌人凶狠的瞪视。

当时黑咲只是对他点点说小孩子就拜托你了便投入重建过程中。
态度温和了不少,不再追着他决斗也不拧紧眉头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对“侵入者的学院”消失后的他自身的信任,还是来自游矢认为他已经没有威胁对游矢的信任呢。

“别搞错了,我不信任你。”
黑咲又拧起眉头露出那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你对我来说是必要的存在。”
虽然不是怀春少女突然一记直球打得丹尼斯有点愣。

“你们有时间在那亲亲我我,不如来找机关。”
游矢决定极为不解风情的打断两人那副世界末日来临时出现的对话。
毕竟…如果他没按照约定时间出现跟游吾和游里决斗的话会死得很惨。


琉璃给隼一家基础新开的桌球店的优惠券,秉着妹妹给的东西一定要珍贵的使用比放在手里过期辜负妹妹心意的想法,在难得的休假日隼决定去桌球店好好放松一下。
如果不是丹尼斯和游矢有说有笑走进他的单人包间后整个房间的一切出入口都被瞬间封死,他的休假日应该是在桌球店泡一整天下午回去时在就近给亲爱的妹妹买块小蛋糕回去做结束。

“喂~喂~试音试音!”
这个耳熟到不行的声音是…
“哥哥!丹尼斯!不过为什么是游矢在?按照我的计划应该是游斗…”
计划…什么计划?
你的计划就是包间里突然打开的电视,上面出现「不接吻就不能出去」这种卖你亲哥哥和你男朋友的状况吗?
初吻还在代替游斗来这里的榊游矢先生心中顿时涌出一阵苦涩。


“哪里都没有,看来只有接吻才能出去了。”
已经把包间翻个遍的三人坐在地上进行小型会议。
听到这句话游矢不用抬头看都能感受到那两人直接看过来的视线,正处于比较尴尬状态的两人各退后一步选择他是最正常的反应。
“琉璃大人!放了我吧!”
游矢一个滑跪到监视器的前下方哭丧着脸哀求琉璃善心大发把无辜的他放出去。

门没有开、也没有琉璃的声音传来连屏幕上的字都没变,冷漠冷酷到游矢心都凉透了。
“榊游矢,你可真麻烦,决斗者只要朝着有决斗的地方前进就可以了,剩下都是小事。”
游矢身体摇摇晃晃从地上起来,一手钳住黑咲的下巴,一手抓住丹尼斯的脑袋,左吻一下右亲一下最后狠狠把两人的脸按在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我的初吻!!!」
扎克根本无视内心世界里凄惨喊叫的游矢和自己粗暴行为撞得三人口腔里都是各自的鲜血,确认接吻成功门开后踹开门就往外跑,高高兴兴去找游吾和游里打牌。


“扎克看几次都觉得像战车一样摧枯拉朽。”
嘴唇撞破也就算了,感觉门牙都像撞断一样传来一阵阵疼痛,丹尼斯只能扯纸巾擦拭嘴角的血。
黑咲也没好多少,他舌尖都被丹尼斯的牙齿划破,阴沉着脸不知想什么。
大概琉璃也被意料之外的进展吓到了,一直沉默也没见她出来吐槽。

“黑咲www你该不会也是初吻吧www”
这气氛实在尴尬的让丹尼斯有些受不了,随便提起个话头。


“刚刚我说你是必要的存在…”
听到黑咲又提起刚才的话题丹尼斯停下动作,认真盯着黑咲的侧脸。
“不光我,快斗也好,游斗也好,作为超量刚刚重建时的领头人队伍中突然出现一个叛徒,不管那个叛徒是哪里流浪来的三流戏法师,还是小鬼们的丹尼斯老师都会很头疼。”
“所以说丹尼斯·麦克菲德,别再苦恼那种无聊事了,若以怀疑目光看向同伴,不管是谁都会受伤做出违背自己初心的事,你也是,我也是,琉璃也一样。”
说完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什么而且极有可能还被自己的妹妹给看到了,黑咲隼烦躁抓抓脑袋,拖着眼前还没消化完所有话的丹尼斯往外走。

end
请对又当电灯泡又失去初吻的榊游矢先生默哀三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扎克是来当破冰船的,否则这两人能磨蹭到琉璃在监控室睡着好几次都出不来
尽量不ooc不恋爱脑来想事件后丹尼斯和隼要聊起过去后隼的想法
以下仅是我个人观点
我个人觉得隼变成熟后不会对丹尼斯敌视开始会站在丹尼斯立场上想想,像个经历磨炼后的大人那样作为半个引导者既抚去丹尼斯一直纠结的痛苦也给丹尼斯给隼自己带来的痛苦做个了解

查看全文

那篇安利左游的文真的是服气了基本快集恶臭为一体了
现在比较后悔之前没删评论的时候没能把那些睿智发言全给截下来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