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不过基本都是死的也就周三v6直播诈个尸
 

句鸟太太家的莉尤酱,黑皮好文明,p2我只是想画嘴

刚刚在微博上的擦边龙车和近期的一些零碎的描写和段子的记录,本来想试试看能活多久的结果被秒屏了,那就走图吧




既然你都看到这里了那么微博上一个叫龙癌的小车库的龙癌主页要不要关注一下?



查看全文

图标终于变回绿的了,也终于不会跟推特p站放一个框里的时候扎眼的让我巨烦躁了[

查看全文

匿名提问:

那个........有没有.......就是地下决斗场的........那种这样那样(参考GX)的隼受粮?

秋风_睡到天昏地老 回答:

时隔八百年上了一下网页LOFTER发东西才发现出现了这样的提问,差点笑死

感觉题材跟好久以前写过的mob隼有相撞,有点苦恼|・ω・`)

但戴项圈搞电击play或者跟亮一样病弱了这种梗可以考虑一下[嗯???

查看全文

[游戏王vrains](了游)野猫

*架空,大学生了见和喵喵游作

*4月1号空气新刊用的预览短打

*不是很清楚算不算cp向但姑且还是打上了

 

       清晨,六点整,鸿上了见被什么东西扒拉宿舍门的声音给吵醒。这个情况已经持续快一个月了,每天早上准时出现,拜其所赐了见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早睡早起的良好作息,连闹钟都省了。

       始作俑者是一只猫。蓝灰色的、只有额前奇妙地有几撮粉色挑染的、大概是来报恩的猫咪。日常这个点出现,然后叼着些什么——蟑螂、半死不活的麻雀、半个抽卡面包、疑似附近餐馆里的炸虾——基本全是食物一类的东西。

       学校食堂里的吃的大概难吃的连猫都看不过去了吧……这不是重点。

       一开始了见在婉拒了几天奇妙的昆虫后疑惑了一会儿为什么这只猫会突然拜访,多看了两眼才借那十分特色的粉毛认出了是大概一年前偶然帮过的小猫崽。

 

       那天下着雨,要不是因为论文临近deadline,了见并不乐意在这种天气里特意赶着去图书馆,接下来的事就像随处可见的三流小说里的内容一般。了见听到了夹杂在雨中的微弱猫叫,然后发现是一只在雨中瑟瑟发抖的小猫,大概是被附近的顽劣孩童给欺负了,本来就没长齐全的毛还被泼上了粉色的油漆彻底失去了御寒的功能。或许是被那双透亮的绿色猫瞳给迷了心智,了见不经意地停下了脚步,接下来就因这机缘巧合顺其自然地伸出了援手。

       空旷的广场周边多是文具用品相关的商店,唯一看起来比较可靠的是开在一旁的一家流动的热狗店。向亲切的店主说明情况后了见顺利地进入了热狗车内,两人一起帮小猫简单地清洗了一下喂了点吃的,店主表示可以照顾一阵小家伙,而了见也没有更多能帮上忙的事,道过谢后就离开了热狗店。过两天再去那附近的时候,了见听到店主都已经给小猫崽取好了名字对着小家伙唤“游作”。虽然还有些油漆没能洗干净,但小猫看起来已经恢复了精神,于是了见便彻底放下心来并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先不说那都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当初因为要找比较冷门的一本书了见可是去了距学生公寓半个多小时车程位于市中心的大图书馆。

       除了这次的事件发生的原因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未解之谜。就算摸清了原因了见还是感到了苦恼,问了亲友Spectre怎么看待这件事,亲友表示收下了谢礼并不一定能结束骚扰,猫咪还有可能会彻底留下来。然而公寓里是不让养宠物的,现在虽然游作每天早上都会来扒门但姑且是被当做野猫处理,可要是全天都赖着的话那还真解释不清了。于是了见向宿管反应了有野猫进公寓的情况,公寓走道里的门窗确实是比以前关得严实了,布告栏上也贴了不要喂野猫的告示,然而游作总是能找到办法钻进来,然后准时出现在了见的房门前。了见基本都无视处理,游作也不会多停留,仿佛并没有什么执念没一会儿就走了,给人一种“可能不会再来了吧”的错觉后又在第二天执着地出现,就这样不知不觉已经一个月下来了。

 

       出于普通人都会有的好奇心,待扒门的声音停下后了见还是下了床,并凑到猫眼前向门外看去。

       游作是只格外聪明的猫咪,从能无孔不入地侵入这栋公寓楼就能看出来。他听得到了见的脚步声,扒拉一会儿门知道了见醒了之后,便会叼着今天的礼物退到门对面的墙边让了见能看到他。了见毫不怀疑游作明白门上的那个小眼是用来看外面的,那么今天游作带来的礼物是……

       ——一个热狗。

       没被动过一口的、酱料和炸洋葱碎看起来很好吃的、对于一大早还没吃东西的人诱惑力还不小的、普通的热狗。

       不知道到底是游作身手太敏捷还是热狗店老板心太善之类的原因,作为一只猫咪,游作居然能够得到一个完整的热狗并叼过来。话说回来有热狗店开这么早的吗?要不就是已经留着过了一夜……?

       猫咪不会说话,看着游作带来的东西发散思维脑补前因后果已经成了了见的日课。日课才进行到一半,突发事态便打断了了见的思路,游作似乎是等无聊了,埋头凑到热狗边上似乎在啃食什么。了见反应了一秒后就像那天一样身体不由自主地行动了起来,他立马打开了门从游作的嘴边抢走了热狗。

       “喂那个不能ch——”

       ……………………。

       这个算收下了吗?

       了见看了看地上被玩心大起的猫咪撕扯下来的热狗纸碎片话语梗在了嗓子眼,他又看了看手里的热狗,正想着热狗居然还是温的以及现在再放回原位还来不来得及,来自脚踝的柔软触感让了见回了神并否决了刚才的念头。

       游作在了见的脚边蹭蹭绕了两圈,甚至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然后看起来似乎是得到了满足,咪了声便迈着轻巧的步子离开了,留了见一个人在走廊里僵着拿着热狗的动作。

       过了会儿回到房间的了见坐在书桌前再次犯愁,看着桌上的热狗吃也不是丢也不是,只能盯着发呆猜测着明天游作还会不会再带着奇怪的东西来拜访。


END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的东西[。


查看全文

我又来了,扎克性转水仙来一口吗朋友们
卷发打理起来超麻烦,后悔去烫发了的秋风每天早上都在跟自己的头发搏斗

摸摸鱼,我流的扎克性转,快乐

顺便说一件事,上个礼拜微博上出现了我的高仿号在搞事情,应该是针对海外党来模仿诈pian。还好当时我还没睡,被对方骚扰了的朋友来找我之后我隔空和那人玩了一会儿,没出现什么损失
最近骗子好像挺多的,大家小心哦(:з っ )っ

【游戏王】信任与必要

天啊非常感谢!!!!!感觉上一次吃到丹尼隼互动还是在上一次生贺[抹泪]
成长成熟了的隼真的让人非常心动,丹尼斯和隼两人间的孽缘也是怎么样都超好吃,琉璃不亏同人大手[不是]能把扎克隼丹尼斯凑一起莫笑你是天才吗我要死了(;´༎ຶД༎ຶ`)
丹尼斯是心思细腻感性的人,果然就算是获得了幸福但在后日谈里他应该还是会想很多,作为曾经的加害者背叛者面临信任危机什么的简单思考来才是更理所当然的事。有意思的是在这么个后日谈里4u和扎克都被留存了,作为曾经也站在过敌对立场而现如今被多少接受了的存在,不知道扎克看丹尼斯是什么感觉,老前辈烦躁年轻人磨磨唧唧还是只是普通的我行我素,真的是很有意思的组合www

但求一睡君莫笑:

文渣短
隼丹尼扎克
@秋风_睡到天昏地老 
给秋风的生贺,因为比较赶所以渣爆了


“我以为你再见到我会再打一架。”
“不会,那都过去了。”
大概只有在这种时刻,没什么外人分散注意力的情况下两人才能坐下好好的谈一谈。

“那么你现在信任我吗?”
超量开始重建时,黑咲隼再次见到丹尼斯,没有当初锋芒外露的杀气也没有把所有人视为潜在敌人凶狠的瞪视。

当时黑咲只是对他点点说小孩子就拜托你了便投入重建过程中。
态度温和了不少,不再追着他决斗也不拧紧眉头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对“侵入者的学院”消失后的他自身的信任,还是来自游矢认为他已经没有威胁对游矢的信任呢。

“别搞错了,我不信任你。”
黑咲又拧起眉头露出那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你对我来说是必要的存在。”
虽然不是怀春少女突然一记直球打得丹尼斯有点愣。

“你们有时间在那亲亲我我,不如来找机关。”
游矢决定极为不解风情的打断两人那副世界末日来临时出现的对话。
毕竟…如果他没按照约定时间出现跟游吾和游里决斗的话会死得很惨。


琉璃给隼一家基础新开的桌球店的优惠券,秉着妹妹给的东西一定要珍贵的使用比放在手里过期辜负妹妹心意的想法,在难得的休假日隼决定去桌球店好好放松一下。
如果不是丹尼斯和游矢有说有笑走进他的单人包间后整个房间的一切出入口都被瞬间封死,他的休假日应该是在桌球店泡一整天下午回去时在就近给亲爱的妹妹买块小蛋糕回去做结束。

“喂~喂~试音试音!”
这个耳熟到不行的声音是…
“哥哥!丹尼斯!不过为什么是游矢在?按照我的计划应该是游斗…”
计划…什么计划?
你的计划就是包间里突然打开的电视,上面出现「不接吻就不能出去」这种卖你亲哥哥和你男朋友的状况吗?
初吻还在代替游斗来这里的榊游矢先生心中顿时涌出一阵苦涩。


“哪里都没有,看来只有接吻才能出去了。”
已经把包间翻个遍的三人坐在地上进行小型会议。
听到这句话游矢不用抬头看都能感受到那两人直接看过来的视线,正处于比较尴尬状态的两人各退后一步选择他是最正常的反应。
“琉璃大人!放了我吧!”
游矢一个滑跪到监视器的前下方哭丧着脸哀求琉璃善心大发把无辜的他放出去。

门没有开、也没有琉璃的声音传来连屏幕上的字都没变,冷漠冷酷到游矢心都凉透了。
“榊游矢,你可真麻烦,决斗者只要朝着有决斗的地方前进就可以了,剩下都是小事。”
游矢身体摇摇晃晃从地上起来,一手钳住黑咲的下巴,一手抓住丹尼斯的脑袋,左吻一下右亲一下最后狠狠把两人的脸按在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我的初吻!!!」
扎克根本无视内心世界里凄惨喊叫的游矢和自己粗暴行为撞得三人口腔里都是各自的鲜血,确认接吻成功门开后踹开门就往外跑,高高兴兴去找游吾和游里打牌。


“扎克看几次都觉得像战车一样摧枯拉朽。”
嘴唇撞破也就算了,感觉门牙都像撞断一样传来一阵阵疼痛,丹尼斯只能扯纸巾擦拭嘴角的血。
黑咲也没好多少,他舌尖都被丹尼斯的牙齿划破,阴沉着脸不知想什么。
大概琉璃也被意料之外的进展吓到了,一直沉默也没见她出来吐槽。

“黑咲www你该不会也是初吻吧www”
这气氛实在尴尬的让丹尼斯有些受不了,随便提起个话头。


“刚刚我说你是必要的存在…”
听到黑咲又提起刚才的话题丹尼斯停下动作,认真盯着黑咲的侧脸。
“不光我,快斗也好,游斗也好,作为超量刚刚重建时的领头人队伍中突然出现一个叛徒,不管那个叛徒是哪里流浪来的三流戏法师,还是小鬼们的丹尼斯老师都会很头疼。”
“所以说丹尼斯·麦克菲德,别再苦恼那种无聊事了,若以怀疑目光看向同伴,不管是谁都会受伤做出违背自己初心的事,你也是,我也是,琉璃也一样。”
说完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什么而且极有可能还被自己的妹妹给看到了,黑咲隼烦躁抓抓脑袋,拖着眼前还没消化完所有话的丹尼斯往外走。

end
请对又当电灯泡又失去初吻的榊游矢先生默哀三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扎克是来当破冰船的,否则这两人能磨蹭到琉璃在监控室睡着好几次都出不来
尽量不ooc不恋爱脑来想事件后丹尼斯和隼要聊起过去后隼的想法
以下仅是我个人观点
我个人觉得隼变成熟后不会对丹尼斯敌视开始会站在丹尼斯立场上想想,像个经历磨炼后的大人那样作为半个引导者既抚去丹尼斯一直纠结的痛苦也给丹尼斯给隼自己带来的痛苦做个了解

查看全文

那篇安利左游的文真的是服气了基本快集恶臭为一体了
现在比较后悔之前没删评论的时候没能把那些睿智发言全给截下来

查看全文

画画好久不见的别所姐姐,想念她
试着上色,顺便拿来做给自己的生贺了ฅ(๑ ̀ㅅ ́๑)ฅ

突然就生日了,一年过得好快啊
原本以为会普普通通的十八岁意外的变动挺大的
国内已经到了不过这边还差六个小时,总之祝自己生日快乐

查看全文

早啊

伊格尼斯的早晨从皮一下开始
p2是摸鱼的葵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