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凹凸世界]安迷修和冷热流之间的几个约定

*主安迷修,根据 @想要耍双剑的社長 家的冷热流人设衍生脑补的正片相关

*听安哥给你讲故事的故事[?]

*因上一条造成的对话流以及第二人称叙事

*开头莫名其妙地玩了芹菜的设定,请见谅[ 


0.相遇

 

       你看着面前这个大晚上突然出现、随后在四米开外就会雌雄不分的林子里的夜晚还坚持用最帅的角度斜对着自己一本正经地问着“能分点芹菜给我吗?”的家伙目瞪口呆。

       见你没反应,他又继续解释道:“本来想在这儿附近落脚,正好记得这块地方有长很多蔬菜比如芹菜,不过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一不留神就天黑了……”

       先把吐槽憋回肚子里,你护好了身后的食粮——由于积分太低只能去摘水果和挖周遭的蔬菜来填饱肚子——然后一脸警惕地望着在篝火对面的人。

       对方越走越近,火光也逐渐映照出了对方原本隐于黑暗之中的脸,随后你就看到了一张凡是参加比赛的人都多少见过几次的人。

       ……是双剑 安迷修。

       瞬间,冷汗爬上了你的背脊,你挪开了身子,安安静静地把食物都给让了出来。

       “谢谢你。”真的就只拿了棵芹菜之后,他礼貌地道了谢,接着就放好了那标志性的双剑直接在火堆边坐下了,“作为回报,今晚就让我作为你的夜之骑士来守护你的睡眠吧。”

       ——咋回事儿啊这恶心帅!

       那在夜色里仿佛能当电灯泡使的笑容让你闭上了嘴,只是有点眼神死地点了点头。

 

 

 

1.在获得大赛的胜利之前绝不变人形

 

       虽说安迷修拿了你一棵芹菜,不过他也就拿着它然后盯着自己的剑发呆。只有你一个人在对着篝火嚼着脆生生的蔬果发出“咔嚓咔擦”的声响,这让你觉得有些尴尬,都不好意思大口吃了。于是你踌躇了一会儿后,试着询问了他。

       “这个不是我自己吃的,要来是因为冷流很喜欢。”

       你放下了手里的果子,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安迷修说的是谁,在燃烧着的树枝发出了小小的一声爆响后你突然灵感闪现。那不是安迷修的那把蓝色的剑的名字来着?然而想到了之后你只觉得更加迷惑。

       安迷修或许是看出了你有所疑问,他继续说了下去:“请问你的原力是什么呢?啊抱歉,一不留神问出了这么失礼的问题,就当做我没问吧。”

       “冷热流是我的原力武器。我不知道别的人的武器是什么情况,不过刚拿到冷热流的那天晚上,就在我要躺下睡了的时候,他们十分突然地在我面前变成了跟我长得几乎一摸一样的‘人’。一个嚷着要出去,一个边打着哈欠边拽着叫嚷着的那个说不能给主人添麻烦什么的。”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能力出bug了什么的,但想着一开始就能有人陪伴着进行这个比赛的话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于是就三个人一起生活了。他们都是相当有个性的家伙,性格有很大一部分就同他们的名字一样和彼此完全相反,很有趣吧?”

       “不过自从排名上涨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他们就越来越不常变成人形出现了,虽然大概也跟之后的战斗变得越来越频繁有关吧。总之现在已经完全不肯变人形了。”

       你的原力并非武器,于是对自己所听到的故事感到不可思议,听入迷了不禁追问了原因。

       “嗯……怎么解释比较好呢。”

       安迷修摸着下巴思考着,沉吟一会儿后开始认真地回答你的问题。

       “既然是这场大赛的选手那你也知道的吧?跟那群‘怪物’打架的话,反应慢了个0.5秒说不定就不妙了。”

       自己也是‘怪物’之一的家伙在说什么呢。你暗自腹诽,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说出声,而对方一脸怀念的表情、摸着胳膊上也许有旧伤的地方在回忆的样子让你更加不敢插嘴。

       “虽然我觉得自己完全应付得来,不过他们似乎并不这么想,武器和人形之间的转换过程再怎么短也会花费点时间。”

       “冷流说‘骑士不能没有剑在身边’,热流说‘说不定我不在几秒你的脑袋和身子就分家了’。”

       “我还真是被自己的武器小瞧了,是个靠不住的主人。”

       看着这个排名第五的人在你面前不好意思地抓着头笑了起来,你不由有些惊慌失措,笨拙地试着说点什么。

       “不用安慰我,这是我自己的不足,我还需要更多的磨炼。”他摆了摆手,然后再次开口,“在一次夜里我被偷袭之后他们似乎就更加坚持自己的想法了。于是就像你看到的这样,就算我说再多,或者把他们最喜欢的东西摆在跟前也都不愿意以人形现身。”

       你明显在失落的神情让安迷修有点发愁。

       “就算你想看也……不到大赛获胜不行啊,他们真的是有跟我做了约定才不愿意露脸的。”

       骑士看了眼他的剑,随后抬起头,对着满脸失落的你笑得毫无阴霾甚至带着闪光特效地补了句:“——真的不是因为在戒备着你才不愿意出来的,毕竟你看起来伤害不到人反而柔弱的需要守护,所以请安心。”

 

 

 

2.天气晴朗的话就一定露天睡

 

       结束了晚餐,你与安迷修烤着火又闲聊了一会儿,借此消化掉了点让胃里发凉的食物后你搬出了自己的便携睡袋,而在这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对安迷修说了声抱歉,因为要陪着自己只能这么在林子里过夜了。

       “没事,今天是个无云的好天气,本来就打算睡在外面的。”

       安迷修靠着树干,仰头望着夜空一副很愉快的样子。你一直以为那些排名靠前的都会靠着积分舒舒服服地住在设施齐全的房间里,晚上能睡软绵绵的床。然而安迷修这个人你与他聊得越多却越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他本人似乎比起“手持双剑一个劲地坚持着‘骑士道’的人”这个传言所说的还要神秘难懂。

       “觉得很奇怪吗?”他注意到你的表情后笑了笑,“睡在室内的话就不能看到好看的星空了啊。热流最喜欢看星星,确切点说是一个人在屋顶上看星星。”

       “不过因为我的原因,热流不能再随随便便地自己跑上屋顶看星星了。那么作为补偿,睡在屋顶实在是太危险,就至少在天气晴朗的时候睡在能让他看到星星的地方吧。”

       对自己的武器这么上心啊……嗯?武器?

       你听了这么多后,觉得情商再低的人也能看出来他们这肯定已经不是简单的从属关系了。你现在也不再害怕,大胆地将所想的疑问给问了出来。

       “关系啊……嗯——冷流一直叫我‘主人’,但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拘谨的叫法,但不管我说几次平时一直很乖的冷流都不愿意改口。相比之下热流就……呃、放肆过头了吧,像是‘白痴骑士’之类的称呼……咳,但最贴近的说法果然应该就是‘伙伴’了吧,最珍重的伙伴。”

       你看着他温柔地抚摸着剑柄,俨然一副在说着自己最为骄傲的事物的模样。

 

 

 

3.请一直这样陪伴在我的身边

 

       因为已经开始犯困,你的神经也不再像先前那样崩得那么紧。你开始问一些奇怪的问题,甚至开起了玩笑,像是如果冷热流变出来的是两个女孩子的话不会更好吗之类的问题。

       “他们这样就很好。我希望、我甚至请求他们能一直这样陪在我的身边。”

       你被安迷修郑重其事的话语所打动。

       “况且如果他们的人形是美丽的小姐的话,我怎么忍心去挥舞‘她们’战斗呢?”

       ……………………………………。

       你看着安迷修的眼角蹦出来的星星特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但你也已经有点习惯了这个人恶心帅的地方,甚至可以说他在这种方面也已经坚持到了令人敬佩的地步。

 

 

 

4.请一直贯彻你的骑士道

 

       不像其他的前几名那般看上去就一副生人勿近靠近者死的样子,安迷修意外的很好说话。就算已经钻进了被窝到了平日的睡觉时间,你还是忍不住跟他聊了许多询问了许多,其中就有很多人都知道甚至感到莫名的“骑士道”。

       “那是从我的师父那里继承下来的、相当伟大的道义,也是只有精神和肉体都足够强大的人才能够秉行的东西。”

       “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一提到高洁的‘骑士道’时对方总是会嘲笑我,起初我还一度为此感到不解与愤怒。现在想想,那正是我还不够成熟的表现。”

       “不过对当时的我来说那真的是不小的打击,甚至因此对自己所学习的一切都产生了怀疑,而在那时唯一支持我的就是冷热流。”

       “‘请一直贯彻你的骑士道,也正是因为这个我们才会被选为你的武器。’他们说的话我一直记得清清楚楚,那对当时的我来说真的是称作‘救赎’也不为过,就算是现在也一直是为我指路的灯塔。”

       篝火比起一开始已经小了很多,你因困意已经开始朦胧了的眼睛隐隐约约地看到,那两柄剑所发出的淡淡荧光时强时弱,就像是在回应着安迷修所说的话一般。

       “烫……!有什么不满吗热流?我才没有在说肉麻话,对亏有你们我才能坚持到现在,作为‘最后的骑士’我一……”

       在那温柔的语调之中你觉得自己的意识渐渐离自己远去。你实在是困得不行了,也听不到对方之后又自言自语了些什么。随后,你突然感到了一阵温暖,大概是有什么人帮你把露在外面的胳膊给塞进了睡袋还拉好了拉链。

       “抱歉,自顾自地跟你说了这么多,也很感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

       “晚安。”

 

 

 

5. 修正第1条,在获得大赛的胜利之前绝不在你的面前变人形

 

       你突然在深夜苏醒。

       一旁的篝火已经熄灭了,你往温暖的睡袋里缩了缩后,看着漫天的星河想着自己还能再睡一会儿,翻了个身刚想闭眼,余光却瞥见树梢上有着可疑的人影。你一下子进入了戒备状态,但又不敢随便轻举妄动。在花了五秒回忆自己睡着前的事后,你确认了状况,并立马看向了安迷修之前在的位置。

       ——随后就看见了靠着树干睡着了的他。

       ……淦!说好的夜之骑士呢!!!有可疑人士啊!有一个还在靠近你啊!!!!!!

       你在心中无声地爆粗呐喊,怕得不敢乱动只能看着那个身影一步一步地接近安迷修。

 

       然后似乎是给他盖上了一条毯子。

       ……………………???

       嗯??????????

       你陷入了不解之中,还怀疑着自己可能没睡醒。但接着你发现了一个问题,安迷修一直拿在手边的冷热流不见了。

       会变成人……喜欢看星星…………其中一个很乖……

       你意识到自己发现了事件的关键点。

       今天的星星很多,没有月亮也有一定的光线,眼睛逐渐适应了微弱光线的你看清楚了安迷修那边的情况。

       那个从衣服的颜色来看应该是冷流的人似乎也在这时发现你醒了,他朝你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问好,随后伸出食指抵在他自己的唇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而你还没来得及点头答应,有什么东西就从天而降,扑了你一脸的尘土,随后还揪着你的领子把你连着睡袋一起提了起来。

       “喂,别吵醒那家伙,也别告诉那家伙你看到我们了,敢说就削了你。”

       被迷了眼睛的你还没能看清眼前的东西,通过对方已经看起来相当努力地在压制着的粗暴言行看来应该是热流没错了。你不顾被刺得哗哗流眼泪的眼睛先一个劲地点头,对方终于将你放了下来,动作意外的还挺温柔的。

       你有点小开心地躺回被窝,而当你揉眼睛撇干净沙的时候突然认清了现实,人家不过是怕动静太大吵醒安迷修罢了,之前没有大声地凶自己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突然觉得眼睛里的沙子似乎还没清干净,又有点想哭了。

       当你把眼泪擦干净时,又被突然出现在面前凑得超近的那张安迷修的脸给吓了一跳,差点叫出来。对方看来是早有准备,面无表情地一把捂住了你的嘴,确定你不会出声了后松开了手,再次做了那个噤声的手手。你配合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冷流确认好你不会再乱叫后,他伸出了另一只手,正拿着安迷修先前拿去的那棵芹菜。

       “谢谢你。”

       冷流用就像他的名字一般的冷淡声音向你道谢,同时表情依旧是那副面瘫的样子。见你没反应,他又用没有拿着芹菜的那只手握住了你没捂着嘴的那只手用力地上下摇晃了一下,你这才反应过来这大概是他所能表达出的最大的感谢之意。你小声地回了冷流一句不用谢,他便看起来一副很满意的样子站了起来,转身回到了安迷修的身边。

       热流已经在那边等好,等冷流走过去后,他们二人不约而同地轻手轻脚坐了下来,在安迷修的身边靠了一会儿后一起化回了武器的样子。

       白天为了积分与食物奔波着的你终于再也抵挡不住铺天盖地的睡意,注视着那温暖的一幕再次沉入梦境。


tbc

 

 

虽然不是第一次搞社长家孩子了[啊?]但还是很紧张而且出来的产物感觉还相当随便,对不起[。]

约定里有安迷修对冷热流说的,也有冷热流对安迷修说的。因为现在安迷修出场还不多,等以后有新的可以深挖的东西或者被打脸的话我再写或者修正几条。大概。

因为冷热流身上完全没有杀意,而且又因为太过熟悉,所以安迷修即使只是在浅眠也没能发现他们……大概这么个感觉:D


评论(11)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