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游戏王vrains](了游)野猫

*架空,大学生了见和喵喵游作

*4月1号空气新刊用的预览短打

*不是很清楚算不算cp向但姑且还是打上了

 

       清晨,六点整,鸿上了见被什么东西扒拉宿舍门的声音给吵醒。这个情况已经持续快一个月了,每天早上准时出现,拜其所赐了见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早睡早起的良好作息,连闹钟都省了。

       始作俑者是一只猫。蓝灰色的、只有额前奇妙地有几撮粉色挑染的、大概是来报恩的猫咪。日常这个点出现,然后叼着些什么——蟑螂、半死不活的麻雀、半个抽卡面包、疑似附近餐馆里的炸虾——基本全是食物一类的东西。

       学校食堂里的吃的大概难吃的连猫都看不过去了吧……这不是重点。

       一开始了见在婉拒了几天奇妙的昆虫后疑惑了一会儿为什么这只猫会突然拜访,多看了两眼才借那十分特色的粉毛认出了是大概一年前偶然帮过的小猫崽。

 

       那天下着雨,要不是因为论文临近deadline,了见并不乐意在这种天气里特意赶着去图书馆,接下来的事就像随处可见的三流小说里的内容一般。了见听到了夹杂在雨中的微弱猫叫,然后发现是一只在雨中瑟瑟发抖的小猫,大概是被附近的顽劣孩童给欺负了,本来就没长齐全的毛还被泼上了粉色的油漆彻底失去了御寒的功能。或许是被那双透亮的绿色猫瞳给迷了心智,了见不经意地停下了脚步,接下来就因这机缘巧合顺其自然地伸出了援手。

       空旷的广场周边多是文具用品相关的商店,唯一看起来比较可靠的是开在一旁的一家流动的热狗店。向亲切的店主说明情况后了见顺利地进入了热狗车内,两人一起帮小猫简单地清洗了一下喂了点吃的,店主表示可以照顾一阵小家伙,而了见也没有更多能帮上忙的事,道过谢后就离开了热狗店。过两天再去那附近的时候,了见听到店主都已经给小猫崽取好了名字对着小家伙唤“游作”。虽然还有些油漆没能洗干净,但小猫看起来已经恢复了精神,于是了见便彻底放下心来并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先不说那都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当初因为要找比较冷门的一本书了见可是去了距学生公寓半个多小时车程位于市中心的大图书馆。

       除了这次的事件发生的原因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未解之谜。就算摸清了原因了见还是感到了苦恼,问了亲友Spectre怎么看待这件事,亲友表示收下了谢礼并不一定能结束骚扰,猫咪还有可能会彻底留下来。然而公寓里是不让养宠物的,现在虽然游作每天早上都会来扒门但姑且是被当做野猫处理,可要是全天都赖着的话那还真解释不清了。于是了见向宿管反应了有野猫进公寓的情况,公寓走道里的门窗确实是比以前关得严实了,布告栏上也贴了不要喂野猫的告示,然而游作总是能找到办法钻进来,然后准时出现在了见的房门前。了见基本都无视处理,游作也不会多停留,仿佛并没有什么执念没一会儿就走了,给人一种“可能不会再来了吧”的错觉后又在第二天执着地出现,就这样不知不觉已经一个月下来了。

 

       出于普通人都会有的好奇心,待扒门的声音停下后了见还是下了床,并凑到猫眼前向门外看去。

       游作是只格外聪明的猫咪,从能无孔不入地侵入这栋公寓楼就能看出来。他听得到了见的脚步声,扒拉一会儿门知道了见醒了之后,便会叼着今天的礼物退到门对面的墙边让了见能看到他。了见毫不怀疑游作明白门上的那个小眼是用来看外面的,那么今天游作带来的礼物是……

       ——一个热狗。

       没被动过一口的、酱料和炸洋葱碎看起来很好吃的、对于一大早还没吃东西的人诱惑力还不小的、普通的热狗。

       不知道到底是游作身手太敏捷还是热狗店老板心太善之类的原因,作为一只猫咪,游作居然能够得到一个完整的热狗并叼过来。话说回来有热狗店开这么早的吗?要不就是已经留着过了一夜……?

       猫咪不会说话,看着游作带来的东西发散思维脑补前因后果已经成了了见的日课。日课才进行到一半,突发事态便打断了了见的思路,游作似乎是等无聊了,埋头凑到热狗边上似乎在啃食什么。了见反应了一秒后就像那天一样身体不由自主地行动了起来,他立马打开了门从游作的嘴边抢走了热狗。

       “喂那个不能ch——”

       ……………………。

       这个算收下了吗?

       了见看了看地上被玩心大起的猫咪撕扯下来的热狗纸碎片话语梗在了嗓子眼,他又看了看手里的热狗,正想着热狗居然还是温的以及现在再放回原位还来不来得及,来自脚踝的柔软触感让了见回了神并否决了刚才的念头。

       游作在了见的脚边蹭蹭绕了两圈,甚至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然后看起来似乎是得到了满足,咪了声便迈着轻巧的步子离开了,留了见一个人在走廊里僵着拿着热狗的动作。

       过了会儿回到房间的了见坐在书桌前再次犯愁,看着桌上的热狗吃也不是丢也不是,只能盯着发呆猜测着明天游作还会不会再带着奇怪的东西来拜访。


END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的东西[。


评论(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