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不过基本都是死的也就周三v6直播诈个尸
 

MELT

开不来脑洞只会写一些老梗,是刀。

cp向相当混乱几乎什么都有。其实初衷是隼芋背景下的隼番然而估计要到后半段才有,结果发现在往all番跑[。]

作为新手很啰嗦[……]且有不合时宜的玩梗。

对不起又让芋头死了一次


*架空

*OOC可能必免不了

*逆鳞出现


游矢不是很清楚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除了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什么都没有的小房间,对面坐着两个警察,一个埋头写着什么,另一个看着手中的报告,时不时还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看自己。后者的举动游矢其实可以理解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腹部和腿上染上了一大块暗红色,是已经干透了的血迹,之前有确认过自己并没有受伤,那么这血是怎么来的?

“轻微内出血,轻微脑震荡,三处骨折,还断了一颗门牙……?”警察B轻声读着报告,语气中透着不可置信,正在记录地警察A手一抖,笔“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滚到了游矢的脚边,游矢条件反射地弯腰去捡。

“榊游矢,不、不准在审讯室里做什么奇怪的举动!”

B的喝止吓了游矢一跳,他立马将手放到膝盖上规规矩矩地坐好,A则赶忙钻到桌底下将笔捡起。

“咳咳……榊游矢,”B等着伙伴重新准备好后开始发问,“你承认自己过度防卫殴打了那个肇事者吗?”

意思是自己之前把人打伤了,那身上的血就是那个人的吗?不过那么大的事自己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游矢眨巴了两下眼,花了几秒来想该做出怎样的反应:“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明白啊,你们是找错人了吗?”

A和B没有想到这个少年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装傻,虽然他们更不相信面前这个可以说有点瘦弱的高中生居然能下手这么狠,但看过监控视频的两人都不由对现在这个看似无害的少年有几分忌惮,他现在所表现出的真真切切的困惑更令人发毛。

B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思索了一下适当的措辞询问道:“榊游矢,你有什么心理以及精神上的疾病或病史吗?”

“……什么?”

 

======================================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游矢就从审讯室里被带了出来。

“游矢!没事吧?”在门口等待着的柚子小跑过去,皱着眉一脸焦急。

“噢柚子,久等啦。”游矢被这异常的担忧搞得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选择了露出笑脸让柚子安心,“我很好啦没什么事,他们似乎是找错人了,说另一件事日后再说,让我去隔壁街的那个医院做个检查就好。”

“诶可是……”

“走吧!”

柚子看着似乎与往常无异的游矢觉得有股强烈的违和感,然而她张了张口却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便加快步伐跟上去。


====================================


【医院】


“什么嘛那些奇怪的问题……”

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让人摸不着头脑,已经被折腾的够呛的游矢忍不住抱怨了起来,余光一瞥发现柚子不见了,转过身才看到柚子突然停了下来。

“柚子?”

“游矢,有一个地方……你必须去一趟。”

“……?”


【手术室前】


“大家都在啊!”游矢笑着跟大家挥手打招呼,但很快意识到了气氛不对,连在场的三个小孩子也是满脸的凝重,亚由脸上的泪痕还没抹干净,游矢求助一般看向身边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柚子,却看她仰头看着手术室门上暗着的灯眼中开始泛泪光,“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游矢你难道……”琉璃皱起了眉将目光转向了柚子,后者吸了吸鼻子垂眸摇了摇头。

“游矢——!”

颤抖的怒吼从琉璃身后的人那里发出,琉璃最先反应过来转身将那人拉住。

“哥哥你冷静点!”

“琉璃,让开!”隼将琉璃推开,径直走到游矢面前一把扯起了他的衣领,脚跟已经被提得离地,“被游斗救了下来,你都到这儿来了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从头到尾都在说什么,游斗他怎么了?你放开我!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游矢试着去抓隼的手腕挣扎,而一触到那块地方却发现那里的布料是湿的。手抖了一下收了回来,抬眼看到了那喷薄着怒火的金眸,还有藏在那火焰之下的深深的深深的悲戚。

他没由来地感到害怕。

“不知道?”隼被这三个字彻底惹恼,攥着游矢衣领的手指节发白。他用力甩开了游矢,后者一个没站稳朝后倒去撞到了身后的墙没了退路,在柚子的惊叫声中隼一拳挥了过去,擦过游矢的脸打上墙壁。

游矢倒抽了一口气,冷汗顺着额角滑落,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喘息着惊恐着,并非害怕刚刚那个拳头,有什么东西正在躁动着颤抖着。

住口住口住口住口住口好可怕住口住口住口住口好可怕住口住口住口住口不要再说下去了好可怕不要再说下去了不要再说下去了不要再说下去了不要再说下去了不要再说下去了

“黑咲隼!这么说太过分了,你自己清楚事故偶然的这种事不能全怪游……”

“闭嘴,这里没有你插嘴的份!”

隼直接打断了权现坂,然后接下来所说的话字字直击着游矢的心房。

“是你害死了游斗,你居然跟我说‘不知道’?”

游矢身子一抖,伴随着莫名的窒息感和耳鸣,心脏在瞬间似乎停跳了几拍,零碎的片段逐渐拼接起来闪过脑海。

失控驶上人行道的轿车,自己正后退着离一个满脸焦急的人越来越远,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浸湿了身上的布料,怀中的人带着血微笑,清澈的灰眸变得浑浊暗淡下去后世界也变得混沌一片将自己温柔包裹,隐隐能听到什么在嘶吼着。

“啊……”游矢像是许久没说过话了一般只发出了一个单音。

“总算想起来了?”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他垂下了头,慢慢弓起了背无助地想要蜷起。

那熟悉的混沌又漫了上来,温柔地捂上了他的眼睛和耳朵。

“不是「我」的错。”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隼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脸颊上的疼痛,于是他也毫不犹豫地给了游矢一拳,两人就这么扭打起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权现坂,他硬抗下两人的攻击把他们分开,两个战斗种族女孩子立马上前分别抱住两人的腰,其他人以及听到吵闹声后赶来的也纷纷上前帮忙。

隼在琉璃的安抚下平静下来没再闹下去,而游矢的状况就不太对了,他无差别地攻击周围的人,用拳头、用脚踢、用牙咬,他嘶吼着,痛苦而狂暴,像一只被囚的野兽。

隼任由琉璃搀扶在一旁喘息着,心有余悸的看着被众人按着的野兽,游矢因挣扎而散乱的刘海使表情看不真切,而隼之前看到了。

那双摄人的冰冷眼瞳。

一个的医生姗姗来迟,他拨开人群强挨下了一记踢腿,将手中的针剂打入了游矢颈侧的静脉。

吼叫声逐渐减轻,压制着游矢的人也渐渐放松下来向后散开。当游矢再次抬起头时,已一种茫然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一切,这让柚子相当在意——游矢现在的样子,不就像自己之前刚赶到车祸现场时看到的情况吗。

“大家……?”

游矢恢复了意识,张口试着询问,但发出的声音却沙哑的仿佛不是自己的。身体如超负荷运转过后一般每一处都在呻吟,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开始辨不清周围人的脸,游矢最后的印象是一阵天旋地转后自己似乎是倒在了一个肩膀特别宽厚的人怀里,然后头一歪彻底昏死了过去。


在游斗死亡当天,游矢被确诊为多重人格及应激性记忆障碍。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