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不过基本都是死的也就周三v6直播诈个尸
 

[游戏王arc-v]关于丹尼游里的可能性妄想

*结尾有奇妙脑洞

*肉

*砂糖带刀


       说起决定正式交往的时候,起因是空闲时的一句闲聊,丹尼斯只是随意地说了句:“游里,和我交往吧~”五分玩笑五分认真,他做好了被嘲讽被殴打被用看虫子的眼神洗礼的准备。

       游里转过头盯住他看了几秒,然后支着脑袋笑了:“嗯?好啊。”

       “啊哈哈哈,果……诶?!!”

       丹尼斯可以笑着面对自己被甩甚至是被拒绝的次数过百,但他还没有想过幸福能来得这么突然对方会干脆利落地答应。


       游里是一个完全没有“浪漫”这种概念的人。

       就如普通的热恋中的人一样,在和游里确定关系之后丹尼斯便毫无顾忌地黏上去,而他的恋人难得心情不错的时候就随他去,其余时间则直接甩他一脸披风只给他留一个高冷的后脑勺。

       丹尼斯在游里面前耍魔术变出了一大捧玫瑰花递过去,而游里佯装接下,一脱手花全掉在了地上。

       “想要逗我开心,与其用这些碍事的东西还不如跟我决斗来让我愉悦一下。”游里撵了几下脚下的花这么说道。

       这种小事并不能打击丹尼斯的积极性,就算恋人不买账他也依旧对玩些小浪漫乐此不疲。玫瑰花依旧会在每天的某个时刻出现在游里的面前,一同外出任务便是最好的约会,不管行为还是语言丹尼斯从不吝啬于表达自己对于恋人的喜爱。

       比如有一段时间学院里的情侣之间流行过这样一个话题“教授和我你会选谁?”,就是类似于“你妈和我同时掉水里了你救谁?”但男女都能问对方的问题。

       于是丹尼斯也这么问了游里。

       后者二话没说直接装上了决斗盘,漂亮的紫眸里杀意涌动,直勾勾地看着丹尼斯。

       “如果敢背叛教授甚至有那么一点想法的话,就把你卡片化哦。”

       答案已经非常明显了。恰巧听到的素良不痛不痒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心疼,然后给了丹尼斯一支糖便走了。

       “Thanks~”丹尼斯倒也不难过,反而心情不错的样子开始拆糖纸。


       游里总能用直球莫名其妙地把人打个措手不及,这样的攻势总能惊艳到丹尼斯并让他对游里更加着迷。他想,大概这是因为游里是那种“想要就必须得到”的类型。先前说的都是白天的事,然而到了晚上情况就不太一样了。

       就在成为恋人的那天晚上,游里敲响了丹尼斯的房门,他走进门后晃了一圈,然后解下了披风开始自顾自地脱衣服。

       “……等等游里?!”

       “你想要做的吧?别在这种时候跟我装傻。”在说话的档,一直将游里包裹得密不透风的制服风衣被随意地扔在地上,里衬也已经解开,平日里绝对看不到的肌肤沐浴在冷清的月光下,却仿佛有着太阳所不及的热度灼着丹尼斯的眼,挺翘的臀部在宽松的长裤下依旧能看出那完美的弧度,带着笑意的眼睛还有嘴角勾起的弧度勾人夺魄。

       “来满足我吧。”

       丹尼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经过了一定强度的训练后恰到好处的肌肉包裹着还没完全长开的纤细骨架,正双腿分于自己大腿两侧跪在自己身前的少年,身体白净漂亮。丹尼斯不断用视线舔舐过这具躯体,一手帮对方开拓后庭另一手掐弄着他胸前的红樱,游里扶着对方的肩膀仰头发出轻吟,他最后看中了那扬起了优美弧度的脖颈,低头在颈间留下显眼的艳色印痕。感到唇下的肌肤微微颤抖,紧吸着自己指节的括约肌跟着有所反应放松了些许,但丹尼斯却抽出了手指,抬头转到游里耳边贴吻着低语。

       “你一个人享受很不划算吧,也帮我一下?”

       丹尼斯拉过游里的一只手按上自己的胯间,后者则从容地拉开了裤链去直接触摸那还在沉睡的部位。

       “是个合理的请求,允许了。”

       游里下了床跪在床下,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双手撸动那还软着的肉物并低头亲吻,然后探出舌尖从底部至上开始舔舐。心爱的人都做到这个地步还能毫无反应的那就不是男人了,被游里把玩着的器物很快便已半[]勃,见差不多了,游里张开口将其缓缓含入。埋入温暖的口腔内让丹尼斯舒适地长叹了一口气,柔软的舌肉配合着吞吐舔舐,吞入不了的部分也有用双手来好好照顾,他抬头看着埋首于自己胯间的游里眼里慢慢多了点复杂的东西。

       “已经够了,游里。”

       在彻底失守之前丹尼斯试图打断游里,后者则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看向丹尼斯的紫眸中闪过狡黠的光芒,然后猛地将炙热的硬挺含入了深处。被刺激到的咽喉条件反射地开始做吞咽,敏感的顶端被不断挤压刺激,丹尼斯在地哼一声后按住了游里的后脑勺缴械投降。

       游里吐出还很有精神的器物,抹去被带出而黏连在嘴角的腥膻液体咳了几声,有些狼狈却似乎挺愉悦的样子,看来是对丹尼斯的反应十分满意。丹尼斯叹了口气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搂过游里的肩将他直接按到的床上。丹尼斯重新开始做起了扩张工作,顺便也照顾一下对方已经兴奋起来的器物,游里在前后夹击下从唇缝中流泄出好听的声音,还处在变声期之中的少年音有种特别的魅力。

       “这还真是不得了……”丹尼斯的声音比平时低沉了不少,带着情yu,还有那复杂的东西,“游里,从哪里掌握的这些?”

       “哈……我只是…知道点知识罢了。”

       辨不清那是喘息还是轻笑,游里面色潮红,微微仰起头以那像是俯视着对方的视角看着丹尼斯。即使被压在身下也依旧高傲,那带着点水汽的眼睛现在只倒映着丹尼斯一人。游里抬起一只脚点了点丹尼斯的胸口,悠悠地开口。

       “你可是第一个。”

       “是嘛,那可真是太荣幸了。”

       不是有经验那就是天生有这方面的天赋吗。丹尼斯如释重负地笑了,他托起那只脚,低头在足尖落下亲吻。

       “你总是能带给我惊喜啊,游里。”

       然后丹尼斯凑身上去与游里接吻,在唇瓣贴合两舌相交之时,丹尼斯挺入了游里体内。


       游里在xing ai方面始终都表现地相当大胆,丹尼斯也乐得享受。两人就这么以一种非常态的状态相处着。


【只想吃糖的请现在撤离】




【好的来不及了】


       “这个家伙交给我。”

       追捕的士兵们整齐地分开退到两边让出了一条道,最后挡在丹尼斯面前的是他想念了许久的人,他暴戾的气场连同他周围的同伙一同威慑,却对丹尼斯没什么作用。

       “消失吧,叛徒。”

       “这么久没见了你想对我说的只有这个吗,游里?”

       丹尼斯看着对方展开了决斗盘已然准备好了战斗,笑了笑也摆好了架势。

       “Duel!”


       战斗的冲击波将周围的人尽数吹飞,面目全非的战斗场上只剩两人,一个面带笑容游刃有余,一个垂死挣扎但面无苦色。

       最后决斗以丹尼斯的生命值清零而告终。

       他累了,身上伤痕累累地就这么干脆地躺在了地上,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终结。再一次看到了那个狂傲的笑容,紫色的眼眸现在也只映着他一人,没有怜悯没有眷恋,如漩涡吞噬着他的神智。

       这个结局还真是适合自己,最后死在最爱的人手中,这也挺浪漫的不是吗?

       光芒闪过,丹尼斯被定格时没有挣扎没有痛苦,卡片上的他正笑着,仿佛得到了满足一般。

       真是怪胎一个。游里忍不住嗤笑出声,然后咬住了卡片的一角,一点一点地将它吞入口中,咀嚼,最后下咽。

       硬质的卡片咀嚼过后依旧带着棱角,划过喉咙食道最终疼痛停止。游里感到喉中有什么似乎一直梗在那儿,还有一股腥甜的东西似乎在流淌快要溢出。

       然后他只是擦了擦嘴角,转身离开。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