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游戏王arc-v]记某次争吵

*再组家庭中的兄(芋)弟(香)设定下的香芋

*上一条就是“可以成为恋人”的意思

*以游吾第一人称叙事

        额角一阵阵地胀疼,我在家门口停好了机车摘下头盔,正摸遍全身找钥匙,门自己开了。

        迎接我的是游斗,他皱着眉头,看到我额角上的伤口后,那在眉心的节打得更紧了。

        “过来。”

        语调比平时冷了不知道多少倍,八成是凛(和我一起玩机车的女性同伴)在那个小事故之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他了。知道他生气了,我也就不支声乖乖地跟在他身后。

        他带着我在客厅盘腿坐下,打开应该是早早准备在那里的医药箱,取出酒精棉花,然后毫不留情地就往我的伤口上猛按。

        “嗷疼疼疼!轻点、轻点啊!”

        “你还知道疼啊。”气极了的游斗说话时尾音反而会上翘,但还是好好地给我贴好了纱布。

        “不就一点小擦伤嘛……”我不以为然地嘟囔了一句。

        “那你难道要断了几根骨头回来才满意吗?机车运动太危险了。”

        “怎么说话的啊!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还有一岁就成年了吧!”

        “对啊你还有一岁才成年,你当初是怎么答应爸妈……”

        听到了那个词让我完全冷静不了了,我直接起身,抬脚踢开了脚边的医药箱发泄,朝游斗大吼:“别搬那两个家伙出来压我!一年才偶尔回来几次的人,就算回来了也不会管我,只会在意优秀听话的长兄罢了!”

        “……你!”

        之后的对话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总之我们都吵得很凶甚至差点打起来,最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摔上了门,把自己丢进了床任由身体慢慢地陷进去,隔了几秒后我听到了另一声摔门的声音。

        这是我们有史以来吵得最厉害的一次。

==============================

        第二天是周末,我一大早是被饿醒的,翻来覆去几次以后彻底没了睡意于是就起床了。

        不是很清楚自己昨晚是怎么睡着的了,应该不是什么正常的姿势,后颈特酸,我揉着脖子就直接去卫生间洗漱了。余光瞥到游斗的房门还关着,真稀奇今天居然是我早起,再怎么生气也不至于这样吧,真打算一直不出来了?切,我才懒得管啦。

        含着牙刷顺手撕掉了额角上的胶布,不深的伤口早已结痂。

        “什么嘛那家伙,真是太啰嗦了,我不是小孩子了啊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

        火气还没消,我忍不住抱怨几句,这时肚子也开始叫了起来,提醒我空空的胃袋正急需满足。

        “啊真是的,结果连晚饭都没得吃了饿死啦……!”

        …………慢着…昨天没吃晚饭……?

        我又探头看了眼游斗紧闭着的房门,随即揪起毛巾抹掉了嘴边的牙膏沫就跑了出去。

        客厅里还跟昨晚一样,被自己脑袋一时发热给踢倒的医药箱依旧躺在哪儿,里面的药瓶药盒乱七八糟地散了一地。我只好蹲下身将他们一个一个捡起查看,找到胃药将剩下的全胡乱塞进药箱,倒了杯水后去敲响了游斗的房门。

        “喂…还好吗?”

        没有任何反应。

        试着拧动门把手,把手唰啦作响看来门是被反锁了。我得承认我有点慌了,以前没少见过游斗胃疼的厉害的样子,这也是为什么游斗相当重视每天的便当以及有着一手好厨艺的原因。

        “喂游斗!听得到吗!”

        我用力地拍着门,同时大喊他的名字。这个行为一直持续了大概十分钟后,我听到门对面似乎响起了“咔哒”一声开锁的声音,于是立马去转门把手,这次门开了,一个人直接朝我倒了过来。还好帅气机敏的我眼疾手快,用拿着药盒的那只手把他揽住扶稳了,然后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杯里的水没洒出来半滴。

        “振作一点啊,还能走路吗?”

        游斗微微点了点头,发梢蹭得我颈间发痒。我搀扶着他回到了床上躺下,一沾床他就双手捂着肚子蜷了起来,窝在被子里看起来只有小小的一团,冷汗在脑门上细细密密地铺了一层,脸色发白还有黑眼圈,明显昨晚没怎么睡。我看着也觉得不舒服,心口有点疼,毕竟造成这个状况的责任多少……好吧大半都在我行了吧。

        我把药直接塞进他嘴里,他含着药说了一句:“……你是傻的吗。”然后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不过似乎动一下胃都会抽搐一下,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看不下去了直接把他按回床上:“哎呀一个病号就给我乖乖躺好啊!瞎逞什么能。”然后拿起水杯给自己灌了一口水,凑上前就低头吻了下去,试着撬开他的嘴把水渡过去。这招是在不知道哪个电影里学到的,由于是初次尝试,我尽量放慢放柔动作,小心地不让水溢出去。游斗的肩膀有些僵硬,应该是愣住了,不过那正好方便我顺利工作。

        喂第一口水花的时间有点长,我俩都差点没气了,但之后熟练了就方便多了。嗯没感觉错的话游斗他到后来甚至还回应了我,他的嘴唇和舌头都很软……

       喂完了半杯水,最后在他嘴里扫荡了一圈,确定药已经都吞下去了,我便放开了他并替他揩去了嘴角的水渍:“乖乖躺着别动啊,我去弄点吃的。”然后我匆匆离开——或是说逃离了游斗的房间。

        老天啊啊啊啊啊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游斗满脸通红!!!我呼吸还有点不稳,抬手摸了摸发烫的脸,知道自己肯定也没好到哪里去。回想最后游斗他眼睛湿漉漉地喘息着的样子,我的脑袋里冒出了各种奇怪的东西,感叹了一下自己赶快撤离的选择是明智的。不过说实话,理想中的初次接吻可不是发生在这种时候的啊。再回想了一下刚刚嘴唇上温软的感觉,突然觉得这种发展其实也不坏。

        我现在肯定正傻笑得像个智障一样。

        说是要弄吃的,但我的料理水平一直停留在泡方便面,看着料理台上昨天游斗准备着没用的食材,我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可是一没办法,只好撸起袖子上了。

        半个小时后我看着锅里的大杂烩感觉复杂。

        ……嗯至少五颜六色的还是蛮好看的嘛,应该吃起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才怪嘞。

        因为连试吃的勇气都没有,最终我还是打了外卖电话,订了两份粥来以防万一。

        当我端着碗杂烩汤回到游斗的房间的时候,他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看起来也好多了。看到碗里的东西的时候他眉毛跳了跳,然后很给我面子地喝了几口,然后说:“嗯……还不错,对于初学者来说。”

        这让我有了一种莫名的罪恶感,担心会不会又把他的胃给喝坏了。

        这时门铃响了,我不由松了口气,向游斗解释道:“之前点了外卖。”

        游斗一脸得救了的表情,我也明白了那个汤是有多难喝。

        我狼吞虎咽地把烫粥喝了个精光,然后后知后觉地感到舌头被烫到的痛,游斗则耐心很好地把粥一勺勺地吹凉了慢慢吃。

        我在一旁咬着勺子纠结了好一会儿,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昨、昨天…对不起啦,是我不对……”

        “约好了,成年之前不准再出去玩机车了啊。”

        “嗯。”我老老实实地低着头,点了点脑袋答应下来,然后游斗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把我早上花了一会儿理好的发型给揉乱了。我抬头抗议,伸手也去揉他的头发报复回去,然后我俩在床上滚作一团,把发型和衣服都弄得乱糟糟之后看着对方笑得停不下来。

        我看着游斗的笑容,觉得他的脸好像在发光,于是鬼使神差地又亲了过去。他也没有推开我,闭上了眼也凑过来了点与我相吻。

        这样我们就算是正式和好了。

EN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