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游戏王arc-v]mob隼(vj)炖肉还要什么标题啊

注意注意注意

*6p

*有暴力描写

*不是初始都是基佬的设定

*有点官能走向

*结尾有幻影出没(没敢贴tag

*难免的OOC和废话多

可配合一骑当千为bgm食用,后半段的肉就是听着歌才写出来的,有几句歌词实在太契合了[。

以上都ok的话请继续。



       “今天的最终胜者依旧是——黑咲 隼!他再一次险象环生,以夸张的的分值差在最后一刻完成了绝地反杀!”

       在主持高亢激昂的发言中整个地下决斗场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观众齐声高喊着胜者的名字。

        这时隼高举起了手,全场瞬间安静,千百人的视线聚焦在他的身上。

        “不够,还不够。”大屏幕上映出的是高昂着头颅不可一世的王者,无比自信甚至是轻蔑的话语在密闭的场地中回荡,“太弱了,这样的垃圾是无法满足我的,难道就没有像样点的『对手』吗!”

        回音缭绕了五秒有余,然后场内再次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声。

        隼环视了一圈观众席冷哼一声,在欢呼声中走下了赛场搭乘电梯离开。


        若有人为之霸道而狂,亦有人为之狂妄而怨。


        地下决斗场的出入口尽是些偏僻无人的幽暗小巷,在这种阴冷潮湿的地方最适合虫孑鼠患、阴谋忿怨的滋长。当你在这种街巷被三名以上一看就来者不善的人围堵的时候,傻愣在原地然后哭着求饶可不会是什么明智的选择,然而更不明智的做法就是试图单挑——特别是用积攒着一天的疲惫带伤的身体去干群架。

        隼在撂倒了三人后,被一记蒙棍敲了个头晕眼花,但他直到扑倒去拥抱大地母亲的时候,依旧倔强地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哟,还记得我们吗?那天你虐我们虐得很开心吧?”一壮实的男人抹去被打出来的鼻血,一手揪住隼被脏水浸湿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

        隼抬眼瞟了下这个看着自己这幅狼狈样嘚瑟得嘴都笑歪了的家伙,又看到他身后那些“哎呦”叫着正爬起身的小个子,估计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这帮乌合之众的老大了。隼嘴唇微微开合,语调轻松:“我记忆力还没有好到能记住每一个败在我手下的虫蚁,更何况还是其中特别一无是处的那种。”

        隼能清晰地看见对方脑门上正跳跃着的青筋和因愤怒而逐渐充血的眼睛,然后他被这个比自己高出不少的壮汉提了起来。腹部猛地一疼,隼倒飞出去撞到了墙上,正空着的胃部抽搐着,他呕出了酸水。

        “妈的还敢嘴硬!黑咲 隼,你的仇家可多了去了,今天我们就来给你算算这笔帐!”

        话音还未落尽又有不少拳脚袭来,隼再一次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只是这次的人数多了点罢了。这些没骨气的家伙没有胆子来致自己于死地,所以最后顶多也就是断几根骨头,他们打够了应该就会撤走。神经被疼痛灼烧着甚至有些麻木,忙于防御尽量保护着要害的隼迷迷糊糊地这么想着。


        隼依稀记得自己是痛昏过去的,然后现在又被一个扇得他嘴角都破了淌血的巴掌给疼醒了。

        没有痛吟,只是咳了一下吐出血沫,舌尖顺便在嘴里扫了一圈。嗯,牙都还在。

        有两个人各夹着隼的一条胳膊,力道还不小似乎是怕他逃跑。说真的隼现在倒是有点想感谢他俩这么尽责地拉着自己,不然他肯定已经腿一软跪下去了。隔着前发能看到面前有好几个模糊的人影,一、二……五个人,隼忍不住冷笑一声。

        自己不会有同伴,因为王者必定孤高,而弱者群聚。

        将隼扇醒的还是那个老大,他听到隼的轻笑挑了挑眉:“被揍得崩溃了?哈,这样吧,只要你答应今后比赛的奖金都上供给爷,然后给爷舔鞋再叫个几声好听的,爷就——”

        老大话说到一半硬生生地止住,他伸手去抬起隼那头发凌乱脸上带着血污正垂着的脑袋时,看到的并非预想中痛苦扭曲的表情。泛白的双唇紧抿,极恶的猛禽才拥有的金眸如能将人击穿的锐利羽矢,仿佛自己才是猎鹰嘴中不能动弹的猎物。

        所有看到了那双眸子的人都明白,殴打并不能对这个人造成什么『伤害』,他们的『复仇』还不算完成。

        一个高瘦的下属凑到老大身旁 ,附在他的耳边嘀咕了什么 ,隼的印象中这人在之前围殴中似乎一直待在不远处旁观,看来是参谋那样的身份。老大听着参谋的话脸上阴晴不定,然后撇开头甩了甩手。看得到了准许,那人笑了笑摸出裤袋里的东西,闪着寒光的刀刃从小巧的手柄中侧弹而出,一点一点向隼逼近。

        这次似乎是碰到了还算长胆的,隼估摸着用自己剩余的力气该怎么躲开之后的皮开肉绽,而就在他蓄势待发准备给那人来一记头锤时,对方却径直绕到了自己的背后,架着自己的两人一人扯去了自己的领巾一人拉开了自己的风衣,紧接着他听到了布料被破开的声音。

        长裤连带着内衬被割成布条,双手被反剪在后捆缚——隼猜想八成是用领巾捆的,现在限制着他的只有一人,抓着他动弹不得的双臂仿佛是提着一只待煮的野鸟。

        隼意识到了那个老大表情复杂的原因以及持刀的人非常理的意图,他开始挣扎,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带肉的完整版微博传送门


       “所——以——说——啊——我不是故意的嘛,我怎么会知道那个女孩子会把合照标了坐标发网上啊。”身披白色披风的少年噘着嘴对着身旁的空气抱怨着什么,在阴暗的小巷中是显眼而唯一一尘不染的存在。

       在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他听到了喘息的声音,空气中漾着一丝奇怪的气息,他忍不住转头去看,却在那一瞬间整个人震了一下,身子周围腾起了些许烟雾,再次露出容貌的时候红绿色的发色却是变成了紫黑色。

       【哇啊游斗你做什么啊!】

       突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被挤出体外的游矢不满地嚷嚷着,声音在游斗脑海中炸响,吵得他脑仁都有点疼。

       “不……你别出声,快点离开这里。”游斗红着脸有些支吾,试图阻止游矢往街巷里看去,但那对幽灵一般的意识体并没有什么作用,游矢的脸轻而易举地穿过了游斗的手掌,睁着他那透彻的红眸看向那块阴暗的地方。

       游矢看到了一双让他忍不住联想到正盯着猎物的猛兽的金眸,然后是数具起伏着的肉体。低吟与求饶声在小巷中回荡,那个金眸的人周围的男人开始不同程度地颤抖,最后瘫坐在地上,空气中那奇怪的味道更浓了一些。在短短的一会儿两人看到了许多不适合他们俩这种十四岁少年围观的情形,然后金眸的人摇摇晃晃地站起了声 ,牵带起黏腻的水渍声。

       【唔哇……游、游斗,那个人看过来了,我们是不是快跑路比较好?】

       面对这种未知的突发状况游矢也没了平日的游刃有余,他缩在了游斗的背后眼珠在那个正一步步靠近的人和游斗之间来回晃动。

       “好这就……”

       “喂。”

       金眸的人突然发话,他加快了脚步几乎是踉跄着一下子来到了游斗的面前,勾了勾唇角用沙哑的声音发问:“接下来是你吗?”

       “什么……?唔!”

       金眸的人一把揪住了游斗的衣领,低头就吻了过去。游斗的瞳孔因过于震惊而收缩,他仿佛被那双眼睛定住了一般无法动弹,连同一旁的游矢也直接吓傻了。那人直接撬开了游斗的唇,舌肉侵入了口腔进行着扫荡,有些干涩的唇贪婪地吮吸舔舐着他,渴求着滋润一般掠夺着唾液与氧气,苦涩的味道霸道地占领了整个口腔,游斗被这个强势的吻给弄得有些晕乎。

       一如这个突然的强吻一般,金眸突然没了光彩对方的重量一下子全压到了游斗身上,而等游斗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两人双双倒了下去。

       游斗抽了口气揉了揉被磕疼的腰侧,好在除了披风脏了外并没有受伤,倒进了自己怀里的人也是。

       【什么啊莫名其妙!……要把这家伙怎么办啊?】

       “得帮他处理一下,总不能把他就这么放在这里吧,毕竟他是个被人围攻了的受害者……”接着小巷外的月光,游斗看到了这个陌生人身上的暧昧痕迹和伤口,但他又看了看小巷中那几个一时半会儿还起不来的人,再加上刚刚发生的事,他不禁犹豫了一下,“……大概。”

       游斗挣扎着起身,然后将昏过去了的人扶起,游矢的声音又突然在游斗脑海中炸开。       

       【游斗你身上蹭到的那些黏糊糊的东西是什……】

       “闭嘴,你不用知道。”游斗耳尖发红,声音有点发颤地打断了游矢。



没了!



啊啊啊啊啊总算写完了啊可恶!!!!这是看完漫画新一话的生肉就有的脑洞啊结果写到了现在!!!!!!!卡死我了啊第一次写就搞得这么重口难度MAX我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而且总觉得自己写的肉香艳不起来[。

我是迷妹我是迷妹我是迷妹我真的是隼哥迷妹啊你们快看我这真诚的眼睛!!!!



评论(1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