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游戏王arc-v](香芋)两人间的距离

照旧很短小,有点逗比的糖。是在吵架那篇(点我)之前的故事所以是一样的兄弟设定。

这是一个香芋两人跨过一道(心理上的)坎的小故事,之后应该还会写跨过一道(生理上的)坎的故事嘿嘿嘿:P

*琉璃和凛有出场(nice助攻

*考试制度我懒得多想就按天朝的来了bug有[。]

*好孩子成年之前不要喝酒



       今晚举办了一个为了庆祝游斗和琉璃都被名高校预录的party,但说是party其实也就四个人,游斗游吾兄弟俩,青梅竹马琉璃,以及后来加入这个三人帮的游吾的朋友凛。

       四个年轻人在烧烤店吃了个爽掏空了两位幸运儿的钱包,为了刺激这几个未成年偷偷喝了点酒,然后一起在半夜凌晨的寒风中呼着白雾,晃晃悠悠嬉笑打闹着逛回家。

       “琉璃和游斗已经轻松啦,我的成绩也还过得去,游吾你打算怎么办啊?”凛用拳头碰碰游吾的后背。

       “垫底的成绩真的让人很担心,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抽空来给你补课的哦,游斗肯定也会全力帮助你的。”

       琉璃有些迷糊眯缝着眼,仿佛慈母一般伸手去摸摸游吾的脑袋,被游吾有些别扭地挥掉了手。

       “哼,机智帅气的我只要肯用功的话,名校肯定轻松……哈、哈啾!”游吾打了个响亮的喷嚏,鼻涕眼泪都给喷了出来,两个被酒精弄得笑点已经跌到沟里去的姑娘毫无平日的优雅仪态,边叫着恶心跑开边笑得前仰后伏抱作一团。

       还算清醒的游斗一手拉住琉璃的帽子,把她们从马路拉回人行道,然后摸出了纸巾帮游吾擦脸,游吾配合地把鼻涕给擤干净。

       “蠢,叫你出门戴条围巾你不听,之后着凉了躺家里不能动的时候可别后悔。”

       游吾抢下了游斗手中的纸团,直接对着还有几步远的垃圾桶丢过去,见正中靶心他愉悦地吹了个口哨。

       游斗拿这个长不大的弟弟没办法,伸手去摸摸游吾红通通的脸颊,确认了那是酒精的缘故而不是给冷风吹红的。他将围巾解开了一圈半绕上了正在冷风里抖和的人,跟他靠在一起。:“现在只能这样了,就凑活一下吧。”

         “超暖和的——得救啦游斗!” 光靠在一起还不够,游吾直接伸手抱住了游斗像个八爪鱼一样黏在他身上。游斗胳膊肘顶顶他,见推不动也就只好这么继续歪着身子走了。

       才不是太惯着弟弟,因为真的很暖和啊。

       琉璃和凛在一旁把所有的动作都看在了眼里,琉璃是习以为常,凛却若有所思。

       “那个啊,之前就想说了。”凛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好让自己清醒点,才不是想要借着酒精把平时不敢说的都抖出来呢,“游吾和游斗,真的很亲密啊。”

       “啊?因为是兄弟嘛。”游吾想都没想接下了话茬,游斗也一脸莫名其妙,应和着点点脑袋。

       “不不不,感觉上不太一样。”凛揉揉脑袋有些苦恼该怎么表达,然后突然想起了身旁的琉璃有了主意。凛也像游吾那样,一把抱住了琉璃,脸颊贴上去蹭蹭她,发梢蹭得琉璃忍不住发笑。

       “哇别闹啦凛,好痒!”琉璃咯咯笑着回蹭过去。

       “你看,女孩子这样做的话不要紧啦,看上去只会觉得是很要好的朋友对吧?”

       兄弟俩一齐点点头。 

       “但是男孩子就不一样了啊。”

       “……?”

       “确实,游斗和游吾之间的距离太近啦,有时候我都觉得在你们中间我很多余诶。”琉璃从凛的怀抱中挣扎着露出了脑袋。 

       ………………距离太近?

       游斗注意到了周围。虽然已经是半夜但街道上还是会有零星的行人,而每每路过他们身边时有意无意地都会往他们身上瞟两眼,甚至是回头看看。虽然大多都只是好奇,但游斗看得明白某些人眼中的东西。

       而游吾依旧没明白,他缩了缩脖子又把游斗抱紧一点:“我就想黏着斗嘛,因为喜欢啊。”

       说出来了!这个天然的没边没能读出空气的家伙直接把不得了的东西说出来了啊啊啊……!!! 

       “就像喜欢家里的被炉那样——”

       这是什么暧昧的比喻啊谁能懂这是哪个层面的喜欢,给我清醒点好好回答啊你这家伙!?!

       四人之间陷入了微妙的尴尬,除了一只巨型八爪鱼外的三人都各怀了心事保持着沉默。 



       到家后,游吾已经有点迷糊了,被游斗连拖带拽地搬上了床后倒头就睡着了,但游斗却异常地清醒。 

       游斗趴在床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游吾软软的脸颊,睡得不省人事的某人咋吧咋吧嘴又继续睡过去了。

       自己和游吾的相处模式在哪里有问题吗……?

       一起上下学什么的很正常吧,因为是兄弟嘛。

       总是黏在一起很正常吧,因为是兄弟嘛。

       游吾喜欢凑过来抢吃自己手里的食物而自己也会条件反射地喂过去,这很正常吧,因为是兄弟嘛。

       周末的时候游吾喜欢窝在自己怀里一起吃零食看电视很正常吧,因为是兄弟嘛。

       用的毛巾啊牙刷啊水杯啊书包啊睡衣啊都是用的游吾挑的配qing套lv款式很正常吧,因为是兄弟嘛。

       几乎每天都是给对方搓背然后一起泡澡,这很正常吧,可以节水而且因为是兄弟嘛。

       情人节会给对方准备巧克力很正常吧,因为是兄弟嘛。

       还有这个那个………………

       ………………………………

       等等等等好像从半当中开始就变得奇怪了啊?!都已经超出“因为是兄弟嘛”可以敷衍掉的范围了!!!

       游斗抱头反省了许久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晚都没睡好。



       凛发现最近游吾有点不太对劲,偷偷约着他一起出去一起玩机车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整天唉声叹气地不断散发着“啊我好难过快点来问我发生了什么”的电波。

       凛摘下了头盔,看着那边那个烂泥一样趴在机车上的白色死物叹了口气,还是问出了口:“发生了什么吗?”

       那只死物突然有了生命一般动了一下,然后飞扑了过去:“呜哇——凛!游斗、游斗他……!”

       “是是是我会好好听你讲的,”凛一手用头盔抵开贴过来的脸颊,一手拉开抱住自己腰的手,“在我反悔之前给我乖乖坐好啦别动手动脚的!”


       凛听着游吾满脸委屈一口气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通,花了约十秒理清了事情的大概。

       “总之就是,前几天游斗对你说'我们从现在开始也许该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而你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就突然被冷淡了觉得很委屈——是这样吧?”

       游吾拼命点头,好看的蓝眼睛闪亮亮地注视着凛,凛觉得自己仿佛是看到了一只正甩着尾巴的巨型犬,那透彻的眼睛看得她有点心虚。游吾看起来是没印象了,而凛记得很清楚party那晚的事,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责任大半都在自己,还有一小部分归琉璃,总之这个锅只能自己背好。

       “现在该怎么办啊,游斗一直这么躲着我,在家都不怎么说话了……”转眼游吾又烂成一坨趴在了凛的机车后座上。

       “总之先要让你们有机会能好好谈一下……”凛仰天看着天边的夕阳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有了主意。

       “让琉璃来帮忙好啦!”



       游斗第三次看了下手表,五点三刻。

       琉璃今天中午的时候来找自己,说是有话要说放学后在教室里等她一下,于是他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对方的人影没见着手机也打不通,不敢随便走开只好继续这么等着。

       在这样下去的话低年级就要下课了啊……

       “抱歉让你久等啦……”琉璃从教授的后门探出半个身子,不好意思地吐舌做了个鬼脸。

       “没事,有什么要说的吗?” 

       “啊哈哈……其实,那个……”

       “游——斗——!!!!!”

       正当琉璃支支吾吾的时候,走廊外传来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游斗立马反应过来拎起书包就往前门跑,而前门却在他到达之前就提前打开了,一个女孩笑嘻嘻地早就拦在了那儿。

       “其实有话要跟你说的是另一个人哦~”

       交友不慎啊……

       彻底认识到自己是被琉璃坑了的游斗不由在心底感叹了一下。



       “所以,给我个说法吧?”游吾看着好不容易逮到的人,板着一张脸双手交叉抱胸,“为什么老躲着我。”

       “因为……”游斗撇开了脸看着左前方的地面,不敢正视那双永远都坦诚地将喜怒哀乐都表现在其中的清澈蓝眸,他的声音轻得快要听不到,“因为在意周围人看我们的眼光。”

       原来是这样吗,其实一直都不喜欢我黏着却不说出来?

       那么就如你所愿好了,直截了当地,不会再烦你让你感到困扰了。 

       “我知道了。”游吾垂下了脑袋,声音低沉几乎是在低吼,“我……我最讨厌游斗了啊!这样、这样的…………”

       这样超级温柔的游斗。

       游吾说不下去了,他肩膀微微颤抖转身想要跑开,却被迎面弹了下脑门。 

       “哇疼!凛你干什么啊?!”游吾揉着额头停下来,本来就已经鼻子发酸了,被这么来一下眼泪已经在眼眶里开始打转。

       “笨蛋,你过来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加深矛盾的啊!”凛鼓起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拉起游吾的手把他拽到游斗的面前,“你们男孩子真是的,在这种方面实在是太迟钝了啊!”

       游斗看着一脸委屈的游吾有点愣神,琉璃拍拍他的肩膀拉回他的注意力。 

       “游斗,你喜欢游吾吗?”琉璃笑眯眯地问他。

       “……嗯,喜欢。”

       “那游吾呢,喜欢游斗吗?”凛也问了游吾。

       “喜欢啊,最喜欢了!”

       “那不就是两情相……”

       “不是,那不一样。”游斗打断了凛,另外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了低着头的游斗身上。

       “游吾之前说了吧,他对我的喜欢'就像是喜欢冬天的被炉'那样,而我的这份'喜欢'不一样啊,是更加更加特别的。”

       超过于兄弟之情的喜欢。

       “我怕因为我的问题而给你造成困扰,也一直就当做没注意到自己这份心情,所以一直没有也不敢说出口……”

       游斗有些害怕看到游吾现在的表情而当他抬起头时,看到的却是对方正不知所措的样子。

       “唔哇我什么时候说出来的啊,为什么游斗你会知道啦!”游吾慌张的不行,他挠了挠自己发烫的脸颊,“被炉……是我在冬天最最喜欢的东西啦……”

       游吾那泛着水光,映入了夕阳的漂亮双眸直直盯着游斗,脸上的暖色分不清是朝霞还是红晕:“而且确切地说,我比喜欢被炉还要喜欢游斗,最最最喜欢的就是游斗啊!”



       放学的路上,兄弟两人并肩走着,十指相扣用对方手心中的温度取暖,再次分享同一条围巾。

       “我啊,才不在意周围人怎么看呢,喜欢是两个人的事啊,别人我可懒得管啦!”游吾说着撒气一般踢开了面前的一颗石子。

       “是是,我知道啦。”游斗被他逗乐,握着的手又捏紧了些,“这两天让你感到寂寞了,对不起。”

       “嘿嘿,没事啦。”

       “呐游斗。”

       “嗯?”

       “再等我一年半,我一定会考进你要去的那所高校的。”

       “我相信你。”

       “然后我们再一起上下学,然后……正式交往,好吗?”

       “好。”



       后记

       游吾确实如他自己所说相当聪明,落下的学习在游斗和琉璃的轮流陪伴下花了两个长假加一个学期就全给补了回来,凛也顺便沾了光,两人以裸考时的优异成绩,双双进入了游斗和琉璃所在的同一所高校。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天啊游斗游吾的名字在写的时候不知道手癌了多少次啊……!!!还有打错的地方请评论告诉我吧我不想再检查了[。]谢谢!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