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游戏王arc-v]系于小指之上的死结

*12月11日的深夜60分题梗“游里”“红线”

*关于龙瞳的奇妙脑洞

*丹尼斯————————————→←游里这样的箭头

*别管我的时间线bug


       紫罗兰色的眼中瞳孔细若针状,有着龙瞳的人眯缝起眼,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周围的人。

       龙的眼睛可以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一种细细的,发着微弱光亮的红色的丝线,莹莹脉动着仿佛拥有生命。它们没有线头,有的会套牢脖颈,有的会自心口延伸,还有的则缠绕在小指,然后连接着另一个人的相同位置。

       学院里的所有人在脑后都有那么一根红线,它们由疏至密,从一根到一股,再到一片,如河流一般不断汇聚,最终指向这个学院的至高之人。于是在游里的眼中,教授的身后永远是一片澎湃鲜亮的红色,站在高处就像是神明。

       游里发现这些丝线对他来说是可以触碰得到的,这么有趣意思的东西,不好好研究实践一下就太浪费了。

       他饶有兴致地捏起一根,线的两头牵引着两个正交谈甚欢的女孩的手腕。在学院里会有这样的“朋友”关系存在还真是稀奇。游里尝试着撕扯,但丝线有着强大的韧性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于是他干脆地摸出了小刀,将它干脆利落地划成了两段。

       两三天后游里在训练场上又碰到了那两个女孩,他看着其中一个将另一个击打得体无完肤之后夺走后者的卡片,她们手腕上残存飘荡着的红线在那一刻彻底脱落,在落到地上之前化作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实验结果如料想的一样。

       再次睁开眼时,瞳孔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形状,游里扬着嘴角离开了训练场。


       那个老喜欢往传送装置跑的女生真的是相当麻烦,是叫……赛蕾娜来着,拜她的强大所赐,每次她闹事都得由自己亲自带队去把她抓回来。 想要她乖乖待着的话直接卡片化不就可以了,不知道为什么教授会这么在意她。

       游里半睁着眼看着那边1v4的决斗毫无兴致,瞳孔悄然变化,他扯过面前的一根红线绕在手上,百无聊赖地翻起了花绳。

       “唔哇啊啊啊啊啊!”

       游里眼神一凛,后退一步给被攻击打飞出去的手下让了个道,然后一个侧身躲开攻击的余波。

       “………………啊。”

       游里再次低头的时候忍不住张口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刚刚没注意到手中的红线,躲避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了,上面留下了一个小口。循着这根线看去,一段正连着赛蕾娜的后脑勺。

       这点小损伤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问题大了,原作中赛妹站到对面去的FLAG)

       游里甩开了手上的红线,戴上了决斗盘迈步朝正戒备着自己的女孩走去。



       在出战前夕,一个黄澄澄的家伙突然出现在了游里的面前,那套鲜亮的不对称的西服相当扎眼。

       “我是丹尼斯,丹尼斯·麦克菲德,你今后的搭档。”说话的人不知在哪里摸出了一个礼帽,伸手从里面捧出了一把玫瑰,他眨眨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礼帽往上一盖,再次掀起时红色娇艳的花朵通通变成了洁白清香的狐尾百合*,“Nice to see you,游里。因为成绩不错被任命了重要的任务,不过没想到是要和你搭档呢,我还真是幸运。”

       轻浮而聒噪的家伙。

       游里淡淡地瞥了丹尼斯一眼然后走了过去,头也没回地只抛下一句话:“我不需要什么累赘,你自己小心点别死了吧。”


       第二天,游里发现自己的小指上不知何时缠上了一根红线。因为太细而显得有些透明,看起来一碰就会消失。

       游里并不急于将它弄断,而是循着细线去找寻它的另一端。

       “呀游里,真是巧遇啊~”

       抬起头便看到了丹尼斯一脸灿笑以及递到了面前的叫不上名的花,游里挑了下眉,直接伸手把花往对方脸上糊,对于这样的结果他觉得并不奇怪但又是意料之外。

       并不奇怪会把系于小指的红线往自己的身上牵的会是这个刚见面不久的家伙,而这人不一般的轻浮还真是让人出乎意料。

      被花糊了一脸的家伙有点狼狈地取下头发上细长的白色花瓣,笑容不减:“这是游里表达害羞的方式吗?果然很适合玛格丽特*啊。”

       “…………”

       游里眼角抽了一下,然后默不作声地摸了摸自己的小指。

       “嗯?怎么了吗游里。”

       “没什么,只是摘掉了一个线头罢了。”


       xyz的侵略还在进行中,游里接到了另一项任务去了同调次元。刚把那个和赛蕾娜长得一模一样的绿发女孩带回学院还没得休息一会儿,那个橙色的家伙又冒了出来,跟他保持着同样的步调,并肩一起往前走。游里白了丹尼斯一眼,默默地将他放上了心中的“碍事排位”No.1。

       “游里太狡猾了,明明是搭档却自己独自跑去了同调那边。”

       “因为是教授交给‘我’的任务啊。”

       奇怪,明明应该已经弄断了才对。

       “遇到危险了可怎么办、好痛……!我可是在担心着游里啊,为什么会挨打。”

       “一个比我弱的家伙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我的实力。”

       游里低头用龙瞳看了看自己的手,那根红线依旧连结着,于丹尼斯的小指相连,线的中间多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疙瘩,一个绕了数圈的死结。

       …………这是怎么回事?

       游里停下了脚步,紫眸中划过诧异的色彩。

       丹尼斯发现身边的人突然不见了,也停下来回过了头。他看到游里对着他抬起了一只手,丹尼斯既迷惑又感到受宠若惊,条件反射地上前牵住,然后低头烙下一吻。

       然后得到了一个响亮的巴掌。

       “别突然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游里擦了擦手背,丹尼斯捂着半边脸傻乐。一个耳光换一次吻手的机会,还是初次skin contact,不亏不亏。

       “你看得到这个吗?”

       丹尼斯盯着游里的手看了一会儿。

       “美……”

       “够了闭嘴,当我什么都没说。”

       游里果断地打断了丹尼斯,然后与他擦肩而过。

       丹尼斯确实看不到红线,那么现在的情况只能解释为“偶然”吗?

       游里牵起那根丝线,然后再次将它扯断。


       又来了。

       游里看着小指上的那根红线。

       他已经将其扯断了不知道多少次,然而隔天它又会连接在一起,因莫名的抗争心理,那根红线被一次次弄断,然后又一次次地重新连接。许许多多个死结缠绕堆叠在一起,将原本纤细的红丝拧成一股越发地坚韧。

       刚开始游里还能直接用手将这脆弱的丝线扯断,之后得用小刀削断,然后只能用剪刀剪断。最后的最后剪刀也剪不断了,莹莹脉动着的红线仿佛牵连着血肉,尝试着断开它的时候心口也会隐隐抽痛。

       游里再也没去动过那根红线。

       红线缠于小指,死结如乱麻一般缠绕成团。


       

*狐尾百合:尊贵、杰出,可用于示爱。

*玛格丽特:期待的爱、骄傲、满意、喜悦,预测恋爱的花朵,有评价是“就像清纯少女般羞涩”,被称作“少女花”。

报流水账对不起!烂尾了对不起!手比较残时间不够了!!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结尾!!![ntm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