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不过基本都是死的也就周三v6直播诈个尸
 

[游戏王arc-v](四番茄x四拼图)Christmas Gifts

*年龄操控架空后恋爱中的大二学生们

*满满当当的糖

*有醉酒演出注意

*爆肝两天搞定了的生日贺文,  @凉席大桥 梁溪生日快乐呀!!!点的“蔬果和拼图组bg”和“逗比向”,后者不知道有没有达标 



1.


       临近假期,校园里的人不是很多,四个青年在食堂端着餐盘轻松地找到了一张空着的桌子落座。

       “说起来,今年圣诞节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游里用汤勺搅和着飘着零星油沫的蔬菜汤,他皱了皱眉将餐盘整个推远了一点放弃了进食。

       游矢(惊)/游吾(愣):“………………啊。”

       “怎么说你俩也都是现充一枚,这种对于不信教的人约等于情人节的节日居然一点想法都没有吗?”游里一副伤脑筋的样子看着这两个呆愣愣的家伙。

       游吾快速地咀嚼完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像去年那样一起搞个party不就好了嘛!”

       亏你还好意思说去年啊!!!

       另外三人同时在心下吐槽。


       说到去年的圣诞节,那简直就是一次不堪回首的黑历史大灾难,这场闹剧中点燃导火索的蠢货居然因为喝断片儿了把一切混乱都忘了个干净。而一切罪恶的导火索就是那么一款名字极其具有欺骗性的饮料——长wan岛e冰zhi茶yuan。

       刚开始一切都还很美好,共享晚餐,充满欢声笑语的闲聊,但当八人把所谓的“茶”灌了一杯下肚之后情况就开始不对了。

       “像这种活动一定会有的吧,那个。”游里眯缝起眼扫视了所有人一圈,然后拿起一根筷子晃了晃,“真心话大冒险。”

       “要玩要玩!”游吾高举起手,然后又垂了下来直接趴倒在桌上,“不过现在有点困,让我先歇会儿……”

       “怎么回事啦游吾。”凛嘟着嘴戳戳已经秒睡过去的人的脸蛋,“算啦不要管这个笨蛋了,我们来玩吧~”

       第一轮先由游里来,筷子在桌子中央转了三圈半后指向了游矢,游矢警惕地看着那个笑得很愉悦的家伙,选择了比较保险的真心话。

       “那么,你和柚子接过吻了吗?”

       一上来就是超直球!

       游矢语塞,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他看向了了柚子,柚子和他对视后低下头去摆弄衣摆。

       “…………还没。”

       “真是纯情。”

       “难道除了我们所有人都kiss过了吗!”

       凛笑眯眯的明显是“yes”的意思,游里挑眉看了眼赛蕾娜,后者撇开头,却露出了鬓发下发红的耳廓,最后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游斗和琉璃。游斗的眼神躲闪,琉璃则低头对着手指。

       “一石二鸟,下次再被点到的话要小心了哦,游矢游斗。”游里看上去挺开心,说话尾音不住往上扬。

       “开、开始下一轮了哦!”游矢赶快结束掉这个尴尬的话题,转动筷子。

       筷子指向了琉璃。

       “大冒险啊……那个,饮料和食物都解决得差不多了,请再去取些过来吧?”

       “游矢你真没意思。”

       “谁像你那么恶劣啊?!”

       游矢和游里你一句我一句地互相吐槽,琉璃则起身出门,游斗也跟着一起去搭把手,游戏继续进行。

       ……………………………………

       玩了若干轮下来几个年轻人都已经嗨得不行,叫着笑着胆子越来越大,要求与问题各种刷着下限。几个人虽然脑袋晕晕乎乎地但也多少都意识到情况不太对了。

       凛一手抵着面前的筷子,看看周围的人脸上都已经带着红晕,然后一仰头喝完了杯子里剩余的浅褐色液体擦擦嘴道:“那这是最后一轮了哦——”

       筷子转动的同时,一旁的游吾总算重新上线揉揉眼睛爬了起来。

       八个脑袋十六只眼睛一齐紧跟着筷子尖,看着它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停了下来。

       “…………”

       “嘿嘿嘿嘿嘿……”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怪笑了起来,游矢和柚子觉得自己来到了恶魔的巢穴。凛拿起那个筷子直指游矢的鼻子,趾高气扬的就像是讨伐恶龙胜利的女战士,正用利剑指着瑟瑟发抖的手下败将。

        “大·冒·险噢~所以当然是预定的kiss啦!”

       游矢还没来得及做出挣扎,另一个人却先扑到了柚子面前。

       “唔哇凛真的可以吗!是你自己说的不要打……”

       “呀啊啊啊——!!!”柚子本能地尖叫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纸扇就抽打过去。

       游吾摸摸被打的半边脸却发现不怎么疼,嘟囔着“不是凛啊……”然后看到了赛蕾娜准备扑过去,于是另外半边脸也被赏了一个拳头。原配们纷纷反应过来护好自己的女朋友。

       游斗想把琉璃挡在身后与游吾隔开,却被琉璃一把抱住脑袋,仿佛抱着布娃娃那样不断磨蹭。

       “诶嘿嘿…游斗好可爱啊,好可爱……”

       游斗被脸上两团绵软的球状物搞得大脑瞬间当机,无法呼吸脸上发烧彻底放弃了思考。

       游里和赛蕾娜那边却是意外的安静。游里将赛蕾娜圈进怀里,后者难得的坦诚,发烫的脸颊贴着游里相对凉一些的手心蹭蹭,像只正在撒娇的猫,游里也是难得的没去使坏嘲讽,低头去亲吻乖顺的少女的眼角。

       而游吾总算是捉到了他的凛,两人抱作一团,就着各种意义上的不可抗力开始热吻。

       在这片颠倒错乱之中游矢和柚子感到脑袋一片混乱,两个人拉着手一起缩在角落,不知是哪一个先起头抽泣了一声,接着两人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哭了起来。

       最后是听到奇怪动静的服务员打开了包厢的门,当时最清醒的游斗(衣冠不整)和游里(被打扰到了超不爽)怕是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服务员惊恐而复杂的表情。 


       总之在那之后有记忆的七个人都决定不再提起此事,把它作为要烂在脑海最深处的记忆封印起来。

       关于圣诞节搞party的事被三票否决,不停地问着为什么的一张嘴在游里表示“你可以把我的午饭一并吃掉”之后被食物给堵上了。

       “所以下周的圣诞节就各过各的,准备好礼物就行。”

       游矢突然恍然大悟:“游斗你上个月一直跑出去打工就是因为……?” 

       “嗯,刚好凑够了。”游斗点点头承认。

       “呜哇那提醒我一下也好啊——”游矢长叹一声,双手撑着脑袋,眼睛盯着天花板嘴里念叨着什么,“嗯……余下的那点应该勉强够吧。”

       游里那家伙家里条件好的不得了,根本不用担心预算问题,那么剩下的就是……

       “游吾你呢?”

       游里忍不住笑出了声,在游吾能说话之前先接下了话茬:“他在上周末就浪光了生活费,现在一日三餐都是蹭我的,”他顿了顿,“算欠着的。”

        “………………”

       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现在还有胆向游里借钱的估计有就只有游吾了,谁都知道游里这人明明不差钱却死抠还喜欢放高[]利贷,他本人表示这叫做“有经济头脑”。于是游矢和游斗为好友默哀了十秒钟。

        游吾以风卷残云的速度解决掉了第二份食物,抹了嘴巴一拍胸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用担心,我早就想好啦!明天有一场机车比赛,拿到第一的奖金就没问题了!所以……”

       “还的钱不要利息了,直接从奖金里提10%给我就帮你翘课过点名。”游矢和游斗都看到了游里脸上大写的奸商二字。

       “成交!”然而某人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不知道该说他是不拘小节还是傻。

       两个既不缺心眼也不少良心的人在一旁默默叹息。



2. 


       游吾顺利地获得了奖金,于是四人周末约着一起到了大商场去挑选礼物。商场内已经充满了节日的色彩,广场中心一颗三层楼高的巨大圣诞树上挂满了可爱的装饰物,红色的袜子、塑料做的拐杖糖、滑稽的圣诞老人娃娃、五颜六色的彩灯,各种用冬青和雪花装点的打折横幅让人眼花缭乱。

       “那么就暂时分开吧,”游矢低头看了眼手机,“一个半小时后到那棵圣诞树下集合再一起解决午饭。”

       四人核对好时间之后便散了开来。 


       游里看着垂直电梯旁的楼层介绍,然后走进电梯直接按下了顶层的按钮去了奢侈品专区。


       游斗目标明确,上了楼直奔一家店铺,店主已经眼熟了这个小伙子,取出了早就包装好的小盒子和纸袋递过去。

       游斗看了看纸袋里的糖果有些疑惑:“这个是……?”

       “赠送的,和女朋友过一个幸福的圣诞节吧~”

       年轻的女店主拍了拍游斗的后背对他眨眨眼,游斗抱着怀里的纸袋点点头微微红了脸。


       游吾完全没有想法,打算上上下下把所有的楼层都晃一圈,在晃到三楼的时候恰巧撞见了已经完成了目标后的游斗,于是游吾缠着游斗帮他一起挑。游斗拿他没办法,想了想把游吾带回了楼上,将自己刚刚去的店铺推荐给了他。

       女店主见游斗又退了回来,还带了一个同龄的男孩子,愣了一下以后一脸“我懂的”的表情,游斗反应过来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连忙解释了一句把游吾推过去。

       游吾和店主都是开朗的人相当谈得来,在那两人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游斗走出了店铺,在店外的公共长椅上坐下安静地休息等待着。


       一个半小时后四人在约定的地方碰头。游斗游吾都抱着一个风格相似的纸袋,而游矢游里的手上都空无一物。

       “你们俩是什么情况啊?”

       游吾用胳膊肘拱了拱游矢的腰,游矢被蹭得发痒笑着躲开:“在这儿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不过已经有想法啦,待会儿吃完饭还要去一个地方。”

       “因为东西太大件,让店里打包好直接寄到家里了。” 游里也往旁边挪了两步,以免被那两个打闹的人波及到。 

       有钱就是任性,你到底是买了个什么不得了的玩意儿啊。



3.


       年轻人大多不擅长保守秘密,而一周的时间恰好就是密封的临界点,在期盼之中,众人迎来了圣诞夜。



       游斗抹抹额头扯了扯围巾,天气虽冷但一路走来还是让他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而且第一次到黑咲家让他不免也有些紧张,他整理了一下仪表后按响了门铃。

       “隼。” 游斗跟开门的男人点头问好,对方看到他后冷峻的面容似乎稍微柔和了一点。 

       隼是大琉璃五岁的哥哥,在失去双亲后更是琉璃成年之前的监护人。两人并不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已经算得上是关系密切的挚友了。

       “快进来吧,晚餐已经准备地差不多了。”

       游斗应了一声跟着进屋。


       等游斗跟隼闲聊了几句挂好围巾和风衣后来到餐桌前,琉璃正好将最后一道菜品端上了桌。

       “锵锵——!这就是我给游斗还有哥哥的礼物啦,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准备的!”

       琉璃像是献宝一般将一桌丰盛展现给两人看,然后拉着他们俩落座。

       按琉璃的要求,三人一起遵从习俗先从圣诞布丁吃起。游斗小口地吃着慢慢品尝,在甜蜜的滋味中弯起了嘴角;隼并不喜欢甜食,因为是妹妹做的就没有推辞三两口便解决掉了,但回味的时候突然发现很好吃而有点心塞地后悔着;琉璃一边嫌弃着哥哥却又因为他说好吃而感到开心,嘴上埋怨着却把自己的布丁又分了他一半。

       接下来是正餐,两个男生不住地夸着好吃,琉璃(减肥中)只是光看着他们就乐的不行,结果也跟着一起吃了不少。

       “琉璃,那么多你们两个吃得完吗?”游斗觉得自己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但整桌食物不过才少了三分之一。

       “对啊,我吃得少,光哥哥一个人三四天也吃不掉的吧……”琉璃也一副苦恼的样子,却是偷偷地在跟隼使眼色。

       隼准确地受到了来自妹妹的信号,组织了一下语句慢悠悠地开口:“要不之后两天也来我们家吃晚饭吧?反正离大学也很近,每天直接留宿下来也没问题。”

       “…………!”游斗睁大了眼睛,憋红了脸过了好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这样可以吗?”

       琉璃被游斗的反应逗乐了,肩膀一抖一抖地忍笑,隼也难得勾起了了嘴角,有一丝带笑的鼻音一不留神漏了出来。

       “别拿我开玩笑啊……”游斗不自在地摸摸鼻子。

       琉璃则换上了正经的微笑,朝他眨眨眼:“没有开玩笑啦,游斗愿意的话随时都能来哦!在这里碍事的是哥哥啦。”

       隼的脸顿时阴了下来,游斗感觉到隼背后似乎有什么黑黢黢的东西实体化了,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这才是开玩笑的啦~”琉璃俏皮地吐舌办了个鬼脸。


       晚饭后,三人一起把餐桌给收拾干净,然后捧着热饮再次围坐在一起。

       游斗和隼两人纷纷取出准备好的礼物,琉璃满心期待地解开了盒子上的缎带。

       游斗送的是一枚精致漂亮的胸针,金属作底琉璃点缀,深红色眼瞳彩色尾羽的小小鸟儿正展翅欲飞。隼的则是一对耳环,羽毛式样的设计微妙地和游斗送的胸针很搭。

       “好漂亮!”琉璃看到这两件饰品的第一眼便爱上了,她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出了声,“哥哥今年总算正常了嘛,去年还送我换装娃娃来着。”

       隼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脖子,视线往别处瞥:“当时虽然收下了但觉得你并不怎么喜欢……所以今年问了一下游斗的意见。”

       “虚心求教,值得表扬。”琉璃伸手去摸摸隼的脑袋,后者倒也乖乖的认了,若是被隼的同事看到这一幕他们绝对会以为自己还没睡醒。

       “那么,”琉璃将两个小盒子退回了两人面前,“请帮我戴上吧!”

       两个男生愣了一下,然后拿起饰品,像是对待至宝一般小心翼翼地将它们佩戴上去。琉璃看着这两人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发笑,等他们弄好后突然一把拉住了他们的胳膊,抱住了她在这个世上最亲密最爱的两个人。

       “我们上屋顶吧!”


       

       赛蕾娜没有去睬游里伸出的手,自己下了车关上了车门。两人在侍从们的恭迎声中,一起走进了这栋可以用“宏伟”来形容的豪宅。 

       普通人看到那么大阵势多少都会感叹几句,但这些对于赛蕾娜大小姐来说也已经是习以为常。

       游里和赛蕾娜两人其实一开始是因为大家族没事干“指腹为婚”而在成年后认识的,讲真一开始两人都忍不住吐槽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会有人干这种事。在恋爱之前婚事早已被定下,而考进同一所大学以及接触后发展成真正的情侣,其实都是意料之外的。

       今天的游里穿得相当正式,领结束好,长款西服笔挺,赛蕾娜一如往常的外套短裙运动鞋与他站在一起,显得相当怪异。

       游里倒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他看了看站在队列末尾的侍从,侍从立刻明白了少爷的意思,拍拍手唤了两个女仆上来。赛蕾娜看到那两个女仆推上来的东西,这才明白了游里一脸轻松的原因。

       “这就是送给你的礼物,请换上吧~”

       游里笑眯眯地看着赛蕾娜被那两个女仆拉着,不停地在自己和那套礼服之间看来看去一副挣扎的样子。


       约摸着过了四十分钟左右,赛蕾娜才扭捏地从梳妆间走了出来,等得有点不耐烦的游里本想刺她几句嫌动作太慢,但看到盛装打扮的人之后就觉得花的钱和时间都值了。

       那套蓝紫色的礼服与少女极其相称。颈间的丝带衬托纤细的脖颈,月亮形状的挂饰作为点缀;圆润的肩头裸露在外,看起来质感蓬松的小披肩恰到好处地包裹起了上臂那块肌肤;衣裙上半身抹胸露背一直紧裹到臀部,突出了少女光滑的肌肤以及曼妙曲线的魅力;一条宽大的绸带在胯处随意地系起一个蝴蝶结,下半身的裙摆分层蓬着,朦胧的细沙层层叠叠地将其笼罩,仿佛一朵正在逐渐绽放的花苞。

       为配合这身装扮,女仆们将赛蕾娜的秀发盘起,并给她上了自然的淡妆,仅仅只是一点简单的修饰,却让赛蕾娜都觉得镜子前的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赛蕾娜会穿裙子,但很少穿这种让人行动不便的过膝长裙礼服,像家中的那些宴会什么的,她向来都是直接推掉的。第一次尝试这样的服装让她有些不自在,但又不由地感叹了一下游里一向很好的品位。她想,她是挺喜欢这件礼服的。

       赛蕾娜注意到游里一直在盯着她看,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用手指绕着垂下的一缕鬓发:“很……很奇怪是吧。”

       “很合适哦,赛蕾娜。”游里少有地作出了由衷的赞美,笑得越发灿烂,“那么,我的礼物呢?”

       “才没有准备那种东西啦!”赛蕾娜撇开了脸。

       “那你之前一直抱着的可疑的袋子是什么呢?”游里指了指一旁的女仆拿来的赛蕾娜落在了梳妆间的东西。

       “既然知道了你还……!”赛蕾娜红了脸,抓过袋子就直接往游里脸上甩过去,“我自己做的,没下毒,爱吃不吃。”

       “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亲自下厨啊。”

       游里有了兴趣,他相当了解赛蕾娜总是用一些不坦诚的狠话来掩饰自己的害羞,于是自动过滤掉了那些冲人的字眼打开了袋子。

       里面是一个姜饼小人,作者特别有心地用糖霜把小人画成了游里的样子,本人都承认画得还蛮像的。卖相不错,不过要“吃自己”的感觉还是挺微妙的。

       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游里还是决定从头啃起,他做了一下心里准备之后一口咬下去。

       好辣。

       过于浓重的姜味直冲味觉,再咀嚼几下还有一些姜饼不该有的味道跑了出来,游里果断地将嘴里的东西囫囵吞咽下去。

       “大小姐,我很怀疑你的味觉是不是有点问题。”

       “觉得不能吃你就丢掉好了……”赛蕾娜也清楚自己做的并不好,有些失落地抬起头却看到游里正继续一口一口地啃食着姜饼小人,“喂不是很难吃吗?”

       “想到我以后还得继续尝到这样的料理,觉得还是尽早习惯比较好。”游里掸掉了身上的碎屑,然后拉起了赛蕾娜的手就直接往餐厅走。

       他急需一些正常的饮料食物来漱漱口。


       晚餐用罢,游里暂时遣开了所有的侍从,带着赛蕾娜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游览整个宅子。

       “好好熟悉一下吧,这里可是将来你要生活的地方。”游里打趣道。

       最后游里在厅层的阳台停了下来。室内没有亮灯,仅靠着毫无阻碍地穿过了落地窗的月光来照明,少女的肌肤在月光下莹莹的仿佛在发光,青年的眼中因为不足的光线看起来比平时柔软了不少。

       圆舞曲自某处悄然响起,游里退后了一步,执起赛蕾娜的手落下亲吻,然后作出了邀舞的动作:“我能和你跳一支舞吗?我的公主。”

       赛蕾娜半张脸在阴影之中,表情看不明朗,她另一只手搭上了游里的肩膀,小声嘟囔了一句:“虽然会一点但几乎没跟别人跳过……踩到你的脚我可不管啊。”

       游里轻轻笑了一声,揽过了少女的纤腰便带着她在空荡荡的房间中随着音乐踏出舞步。赛蕾娜低着头始终不敢正眼看游里,这让后者有几分不满,在一个旋转中游里一手施力,将她猛地拉进自己怀里贴在一起,赛蕾娜小声惊叫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抬起了头,两人此刻的距离近到能分享彼此的鼻息。

       游里觉得现在的赛蕾娜真的是可爱极了,趴伏在自己的怀中带着朦胧的红晕,睁大的翠绿色双眸里只有自己一人。

       这支轮舞若是能一直继续下去,似乎也不错。



       游矢和柚子两人,手拉着手,沿着街边晃悠着。

       “那个——”

       “柚子——”

       “你先说吧?”x2

       两人对视着,看着对方被冷风吹红的鼻头,又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

       游矢递出了拿在手里许久的袋子,柚子也从包里取出了一个包装好的盒子,两人相视一笑之后交换了礼物。

       两人看到对方的礼物之后,再一次忍不住大笑出声。他们各自手里都捧着一个布娃娃挂坠,游矢手里的是一个粉色双马尾的女孩子,柚子手里的是个红绿发色的男孩子。

       “这也太碰巧了吧。”柚子把玩着手中的小娃娃,揉搓着它柔软的脸蛋,看得游矢有点感同身受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以为去定制布娃娃挂件这个想法绝对能给你惊喜呢,结果柚子也准备了一模一样的啊。”

       “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嘛。”

       两人抱着布娃娃又笑了起来,两只娃娃靠近了些,然后贴在了一起。



       游吾和凛沿着一串热闹的小吃街一路逛下来,吃饱喝足之后两人一起坐上了机车。
       “游吾——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呀!”凛隔着头盔,努力提高音量好让自己的话语别被大风给吹跑了。

       “到了再告诉你——!”游吾同样大声回复。

       在夜晚的寒风中飙车可不算什么惬意的事,但此刻凛的脸上却充满的笑容。她伸手抱紧了游吾的腰,脸颊贴在他的后背上,通过这样紧密的接触凛隐约听到游吾嘿嘿笑了一声。

       若是跟着游吾,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去哪里都无所谓。


       机车刚停稳,游吾一个转身将凛直接抱下了车,凛惊叫一声环住了游吾的脖子保持平衡,然后一路笑着被游吾带到了露台上。

       两人一起靠在栏杆上,仰头看着天空,但是今天晚上有云笼罩,并不能看到星星。

       凛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圆铁盒,侧过身对游吾说道:“把手套摘下来吧。”

       游吾没问为什么,乖乖地听话照做。凛打开铁盒,从里面挖了一点油膏放进手心,用体温将其温化了之后,拉起游吾的手涂抹,一股淡淡的清香漾了开来。

       “去年冬天看到你手都干裂啦,所以想着今年把这个给你。”凛揉搓着游吾的手把油膏认真地涂匀,“这可是我们家的祖传秘方哦。”

       “谢啦凛,我会好好使用的。”游吾笑嘻嘻地收下了那个铁盒,同样也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东西,“那么轮到我啦!”

       游吾伸出手,凛看到的是一个红色丝绒的小盒子,她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游吾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他打开了盒子,白色的底上托着一个的蓝晶石吊坠,那剔透的蓝就像是游吾那双好看的眼眸一样。

       游吾拿起吊坠用眼神向凛示意,凛则微笑着点了点头。游吾兴冲冲地将手绕到凛的颈后帮她戴上,太过兴奋而导致手滑了两三次才最终把搭扣扣上。

       “呐,凛。”

       “什么?”

       游吾的眼睛在夜晚依旧闪烁着那充满活力的光彩,他双手搭上了凛的肩膀像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

       “我现在虽然还没有能力,不过再等几年,我一定会在这种小盒子里,放上最大最好看的钻戒来娶凛!”

       凛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像小孩子一样的直白发言是怎么回事啊。

       “大笨蛋。”

       “凛也这么说我啊?!”

       “我会等着的,一定要来娶我啊,大笨蛋。”


       零点一过,天空中烟花炸响。接连不断地彩色火花飞上天空,绽放的彩光照亮了屋顶上一起披着被单捧着热饮的三人、照亮了一曲结束后依旧享用在一起的两人、照亮了在某一条街上旁若无人地分享着初吻滋味的两人、照亮了在高高的露台上想象着美好未来的两人。


       “Merry Christmas!”


       You are the best gift that God gives to me .



END

让我啰嗦几句233

天呐这篇简直把我自己都要甜死了啊少女心都要出来了!这四只怎么这么可爱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啊啊!!!我要爆炸我要跑圈!

我不该给自己树flag,写到一半的时候说最多6500左右了吧,结果爆字数严重[。

梁溪喜欢吗!抱歉啦文里各种各样的ooc和私心[。]游矢柚子那段不是爱不够的问题是我真的写不来了要信我!!!

希望大家都能喜欢!!!

 

评论(1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