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游戏王arc-v](隼斗)触不可及

*HE,很重要所以最先说,我要做砂糖战士

*tv走向加上前后的个人脑补,bug有

*一些破碎的片段

*忘爱症候群*的梗 




1.


       一些模糊又闪亮的碎片在隼眼前划过,映着一段段的画面,就如在看电影一般。

       小时候被自己握住的小小的柔软的手、坚强而美丽、会对受伤的自己边发火边包扎的是『妹妹』,是琉璃。

       不知何时起出现在身边、瘦小但强大且温柔、能够放心地交出后背的是『挚友』,是游斗。

       两个几乎占据了自己的生命全部的人。

       那这又是什么。

       在星空下的亲吻、隐忍的喘息交织的鼻息、嘴唇煽动着好像说了些什么、夜色中怀里有另一个人的温度、红着脸对自己微笑的是……

       是『谁』?


       “…快……”

       仿佛在水中一般,外界的声音模糊不清。

       “隼,快起来。”

       隼恢复了意识坐起身,像是刚刚钻出水面的人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喘息着,丝丝缕缕的额发黏在铺满了细密冷汗的额头。他抬起头,看到了单腿跪上床靠在床边的游斗。

       “看你今天起晚了觉得有点奇怪,敲门也没人应,有点担心就擅自进来了。做了糟糕的梦吗,还好吗?”游斗伸出手,想去帮隼撇开遮掩的发丝。

       隼瞳孔收缩了一下立马挥开了他的手:“别碰我。”然后似乎有点莫名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抬头看向游斗。

       那愣了一下然后转变为怅然若失的表情已经不是隼第一次看到了,他们之间似乎发生了一点问题,而且八成是自己造成的。

       “……我想一个人静一下,你先出去吧,让琉璃别担心我。”

       “好。”

       游斗没有再说什么,他下了床然后离开房间,在房门关上前的一瞬,隼看到了游斗皱着的眉和抿紧的唇。

       那双灰色眸子里的情愫他看不懂。

       隼再次看向了自己的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举动说出那样的话,那样地抗拒着游斗。

       他握紧了拳头,指甲嵌入掌心却还是抓不住什么,似乎有东西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溜走了,到底是缺了什么他实在是想不起来。

       “抱歉……”

       隼低下了头喃喃出声,有些烦躁地将额发撩后,然后又揉乱。他想不起来,为什么要去伤害这么一个温柔的人,他的挚友。



2.


       琉璃被掳走后,隼和游斗两人一起追踪到了基础次元。

       面对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隼却果断地拒绝了游斗组队行动的提议。

       “我足够强。游斗,你也是。”隼拉起了颈间的领巾遮住面容,“那么分开行动会更有效率,要尽快救出琉璃。”

       游斗试图阻拦,但隼头也没回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3.


       “住手,隼,不要做鲁莽的事!”

       架起决斗盘的手被从仓库上跳下的人一把拉住。

       “这里就是我的战场!”

       不管不顾对方的劝说,拉下了蒙面的领巾与唯一的战友争锋相对。

       “为了夺回琉璃我只能这么做,如果继续妨碍的话,就连你也一起打倒!”

       身后的女孩吸引了自己的注意,走上前去确认情况的时候腹部却受到了一记猛击,干咳一声动作停了下来。

       “她不是琉璃。”

       在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话语,透着与那毫不留情的一拳完全相反的无奈与温柔。



4.


       最终这次偶然的会面还是以争吵结束,隼再次和游斗分开行动。

       遵从自己指挥的鸟兽用钢铁羽翅扇出劲风,破坏了怪兽吹飞了战败的对手,墙上留下了几道狰狞的刮痕,杀意汹涌的猛禽比起狩猎更像是在无端发泄。

       就如决斗中那狂暴的攻击一般,此刻的隼缘由不明地感到相当烦躁。

       隼承认自己的性格确实是有点暴躁,琉璃和游斗平日里也包容了他不少,但近期的作为让他自己都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失去琉璃而感到痛苦不能作为他冲游斗发脾气的理由,自己最近一直会这般无理取闹、不断反抗挚友的原因他实在是想不通。

       清干净了面前的三条杂鱼正打算进行下一步计划,但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整齐的队列鱼贯进入小巷将通路堵死,然后一个一身休闲装扮的眼镜男自让到两边的队伍中走到自己面前。



5.


       在基础次元通讯不便,自之前因为错认了那个和琉璃相似的女孩,分开之后隼便再也没有与游斗碰到过,完全不知道对方的情况如何。

       而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会通过赤马零儿的监控线路看到游斗的战斗,更没想到的是他的挚友会就这么在一片白光之中消失了踪影。

       隼完全不能掌握现在的状况,看着画面中的白光他突然有种恍惚的感觉。

       仿佛沉入了水中,巨大的水压压在了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而同时发昏的头脑却也在这冰凉的水中逐渐沉静下来。

       而在那深深的深深的水底,有什么东西显现出了一个模糊的轮廓,自那块中心悠悠上浮的气泡携带着梦中的片段。

       夜晚、亲吻、相扣的十指、颤抖的躯体。

       “……你…”

       在水中的声音朦胧,听不真切。



6.


       伴随着熟悉的语句和紫色闪电,有着黑鳞利齿的黑龙任由那个与游斗神似的少年差遣。

       “为什么榊游矢会有暗叛逆。”

       为什么你最重要的卡会在别人的手中。

       “我要去见那家伙。”

       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行动被赤马零儿禁止,这场奇怪的决斗也不想再看下去了,隼啧了下舌离开监控室。

       在看到暗叛逆的瞬间隼感觉心脏收缩了一下,困扰了他一段时间的那种失落感仿佛突然有了形体,意识中深藏在水底的黑暗之中的那块影子的轮廓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似乎就在前不久那份温度被自己握在手心过,那份柔软在自己的唇上停留过,脑海中的那个声音依旧模糊,听不清语句如同隔了一层毛玻璃看人一般,但却能感受得到幸福的语调。

       自己似乎正在接近真相。

       真相就在那最为幽深的水底,越接近则越黑暗越冰冷



7.


       “游斗和紫云院素良决斗的事我知道,还有你乱入战局的事也是。”

       无视了少年甩给他的一大堆问题,隼自顾自地开始了质问。

       “那之后游斗就忽然踪影全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对游斗做了什么?你这混蛋一定是做了什么!”

       隼那越发响亮的声音和锐利的眼神紧逼着少年,而后者只能无措地睁大眼摇着头。

       “绝对没错!不然的话,为什么你会拿着游斗的卡,拿着暗叛逆xyz龙!”

       他面目狰狞,近乎是咬牙切齿地不断重复着强调着,比起责问更像是在自我催眠,在逃避着什么。



8.


       是了,他在逃避。

       被素良打趴在地时隼没有感到太多的不甘。感觉就像是从深水中猛地回到了水面之上,肺部快要炸裂,眼前发黑混沌一片,但却又前所未有地冷静清醒。

       在那星空之下少年向自己微微点头,然后任由自己将他搂入怀中肆意亲吻。相较于自己瘦弱不少的身体承接着一次次的冲撞,诱人的喘息与呻吟萦绕在耳边。带着歉意拂开乱发去亲吻被自己折腾得快要昏睡过去的少年的额头,对方却拉过自己的手十指相扣紧握,然后红着脸微微笑着。

       “我爱你,隼。”

       用温柔而满足的语调对自己诉说着爱语的是自己的『挚爱』,是游斗。

       他早就知道答案,只是忘记了罢了。而再次回忆起这份丢失的情感之后,失落感并未消除,那个小洞反而破得更大,凛冽的冷风直接刮入了心房。该气愤吗,生谁的气?该痛苦吗,这份痛苦比起游斗所遭受到的算得上什么?该后悔吗,若是后悔有用的话?各种各样的情感揉捻成一团,反而变为了平静。

       有点分不清现在到底是身上的伤更疼还是心口更痛,隼摇摇晃晃地支撑起像是要散架的身体,揪住了心口痛吟出声。

       啊啊,游斗,真是好不容易才找回了你,你却不在了啊。



9.


       正如失踪时那般突然,回到了“心园”的瞬间一片刺眼的白光包裹住了游矢。众人纷纷因强光闭紧了眼撇开了头,隼却睁大了眼看着面前这熟悉的光芒,心脏无法克制地狂跳着。

       在逐渐变弱的白光中两个相貌相似的少年分离开来。黑色的披风无风自动,紫黑发色的少年缓缓睁开了水汽迷蒙的灰眸,仿佛刚刚睡醒。

       意识总算回到了隼那僵直住的身体,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将这个仿佛随时又要消失的少年拥入怀中。

       “……原谅我。”隼的声音发颤,已经染上了鼻音,他将脸埋入了少年的颈窝,贪恋着这份熟悉的温暖与气息。

       “隼?……你哭了吗?”在许多陌生人的注视下被隼突然这么抱住游斗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颈间还有一丝湿热的感觉,尴尬地呆愣了几秒后他想起了什么,然后伸手回抱住了他。

       隼听到游斗在轻轻地笑。游斗微微点了点头,翘起的发梢蹭得隼耳后发痒。

       “欢迎回来,隼。”

       “欢迎回来,游斗。”


END

 

*忘爱症候群: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不论回忆起多少次还是会再度遗忘。唯有所爱之人的死亡才能将其治愈。

啰嗦时间——

抱歉我写得不怎么好吃啊……一直想写隼芋却把握不好。然后这个梗还是挺微妙的。

隼不可能忘记一直在身边的人,所以就设定为游斗作为『挚爱』的身份被遗忘了而转变为『挚友』。

游斗与游矢的欧巴累[什么]在隼看来就是死亡了,那么病症也就算好了。

这个梗真的是虐的一塌糊涂啊,失去了才能回忆起挚爱,两人必定有一方单箭头痛苦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秒想到了隼芋,然后写的时候发现加入正剧没什么违和,但实在不想虐于是强行最后发糖,虽然依旧烂尾[。

你说你俩为啥要分开行动啊……!!!躺地哭喊

想要tv圆满啊。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