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游戏王arc-v](赤游)于黄昏下的秘密仪式

*R18注意

*依旧是 @MIRUKI酱的蔬菜大棚 那儿刨来的梗![喂]其中一方是吸血鬼的情况。

*不看也可以的(?)大致设定:融合次元替换为血族,赤马零王为夜之帝王,零儿即是王子,四拼图四番茄都是有特殊血统的人类,这个只有零王知道。大致走向跟tv差不多,有决斗(物理)。没什么正规剧情,所以就不要在意各种细节和bug了嘛[喂]

*大量私设有,并不是有做严格参照的血族设定

*我很在意是不是有人没看到!那个图片放了绿精的是我自己比起这篇更喜欢的后续啊啊啊!!!



       赤马零儿觉得自己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微微皱眉,遣开了下属握紧拳头快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围巾都被扯动着带出了哗哗的声音。

       在门合上的一瞬间他一拳砸上了墙面,墙壁发出一声闷响凹进去了一块还掉下不少碎屑,零儿的手上也破了皮,却马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

       零儿喘息着,鼻翼煽动他嗅到了自己的血的味道,然而让他此刻獠牙滋长喉间发热的却并不是这个。

       让他这样失控也是唯一一个能让他失控的,他所渴望的那个少年。

       “…………榊游矢。”

       赤马零儿有个秘密。

       虽然创建『Lancers』并打着保护人类打倒血族的旗号,但他自己的身上却流有敌人的血液,继承自夜之帝王一半的血统。混血虽比不上纯血种的力量和回复速度,但他不惧怕阳光,对血也基本没什么渴求,他可以像一个正常的人类那般生活。

       而自从那次在游胜塾的演习决斗之后, 似乎不论遇到什么跟榊游矢有关的事情自己都会相当在意并且亢奋。榊游矢很特别,榊游矢身上有什么在吸引着自己。不论是理性还是本能都在这么告诉零儿。 而刚刚的那次接触,从接下对方的拳头开始自己已经意识到了状况不对而立马甩开了。之后对方因战斗的冲击而受了伤,自伤口溢出的芬芳将原本模糊的概念一下子变为欲望,接着就一下子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这不该存在的欲望能直接将他拖入深渊 。


       榊游矢觉得赤马零儿有哪里不对劲。

       赤马零儿很强,已经交手过两次了游矢对此再清楚不过了。游矢看着自己正在微微颤抖的右手,手背上有几道淡淡的指痕泛着青, 游矢是输了,但他绝对不是那种输不起会耍无赖的家伙, 他不是很想承认心中那不断回响的想法。

       赤马零儿强大的简直不像是人类。

       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握住了右手手腕止住了了颤抖, 边期望着是自己多虑了,在如血的夕阳中游矢踏入了LC大楼,他得去问清楚一切。


       办公室的门不知是被什么人打开,零儿深吸一口气想要尽快平复呼吸,却再次嗅到了那丝让他无法平静的味道。

       零儿转过身,有些震惊地看着那个睁大了眼、同样一副震惊的样子望着墙的少年。

       “你怎么进来的?”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今天这里会一个保安都没有。”

       “………………”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零儿先反应了过来,毫不留情地直接下达了逐客令。

       “那你先回答我,赤马零儿。”游矢又看了眼墙上的凹陷,然后抿抿唇鼓起勇气大声质问,“你究竟是不是人类?”

       零儿的表情有所动容,并不是暴露后的气急败坏或是绝望,而是像在压抑着什么的样子。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在你做出明确回答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一切就因这么一句话走向了万劫不复。

       游矢紧盯着零儿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用极快的速度在门旁的电子屏幕上嘀嘀嘀地按了一串按键,然后大门响起了让人心惊的“咔哒”一下的上锁声。

       当零儿再次看向他时,游矢看到了一双暗红色的眼睛。游矢记得这个颜色,前不久他在素良的眼睛里见到过。

       “这是你说的,可别后悔,榊游矢。”


       少年咽了口唾沫,看着正压在自己身上露出森森獠牙的人……不对吸血鬼,感到不知所措。血族的力气确实不是常人能比的,对方看起来只是将手掌轻轻地放在他的胸口,他却怎么也挣扎不开只能被按在办公桌上。

       “……是要杀人灭口?”

       “我并没有那样的打算。”

       吸血鬼边说边摘下眼镜,少年看到他好像笑了一下。 

       “我还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所以你也不用急着走。”

       这是什么歪理啊!

       吸血鬼并没有给少年反驳的机会,他欺身上前张开了口。

       “……噫!”所有的话语因为细微刺痛变为了惊呼,温热的舌尖并不温柔地舔舐着先前战斗中少年脸颊上留下的擦伤,“做什么啊?!”

       被少年推搡着的吸血鬼纹丝不动,微眯起眼感受着舌尖上萦绕的淡薄滋味,确定了会让自己无法平静的确实就是对方的血液。

       空闲着的那只手将披在少年身上碍事的外套拉下随意地丢到一边,扯开衣领后吸血鬼稍稍迟疑了一下,然后选择了更靠近肩膀的位置一口咬下。

       “呜……!”

       尖牙破开皮肤扎入血肉的痛感让少年忍不住痛吟出声,可以感受得到血管中的血液逆流涌向一处地方,在这偌大的房间里安静异常,伏在肩窝的吸血鬼吞饮的声音清晰可闻,怪异的感觉使他的指尖有些不受控制地抽动。

       没过一会儿少年就感觉不到肩颈处的疼痛了,身子发软使不上力气,想要逃离的意识也逐渐稀薄了,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失血过多造成的,还算清醒的头脑让少年推出大概是血族的唾液中含有能让人麻醉的成分,这样便能使他们将毫无抵抗能力的猎物慢慢地整个吞吃入腹。

       就在少年连意识都要涣散的时候吸血鬼松开了口,他将伤口周围舔舐干净没有浪费任何一滴,短短一两分钟的事,却漫长如一世纪。

       喉间的灼热和干渴都不见了,但是獠牙和对面前这个人的欲望并没有消退,吸血鬼看了眼窗外,估摸着自己今天的空闲时间还算充裕。

       “先告诉你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吧。”

       零儿慢条斯理地解开了围巾,将它折叠整齐放到了椅子上,再重新回到身子瘫软的游矢身边,附到他的耳边低语。

       “血族的饥饿感和性欲基本都是同时产生的。”


试阅结束,吃肉点☆☆☆传送至长微博完整版(*´艸`*)


小彩蛋


       游矢一直很在意零儿的獠牙平时是什么样子的。

       趁着情事之后两人为数不多能平静地待在一起的档口,游矢就披着自己的外套,胳膊肘支在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立马开始处理工作的零儿的大腿上,手撑着脑袋仰头望着。

       “做什么?”

       零儿头也没低一下朝游矢发问,游矢在他的唇齿开阖间看到了自己想要的。

       变得小小的,像两颗虎牙一样的小尖牙。

       “看你的牙齿。”

       [[……好可爱。]]

       两人难得在心里想了同样的东西。


END


评论(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