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不过基本都是死的也就周三v6直播诈个尸
 

[游戏王arc-v](蕉甘)我的房主不可能那么可爱②

*告白三好爸爸,糖猝不及防塞了我一嘴,大家都来张嘴吃蕉甘啊!!!

*被自己写的游吾蠢到可爱到[。]

*甘蓝的睡衣…直接代入黑执事波酱穿的那个[干]

*OOC

*在这儿



       今天轮休,游吾难得地睡了个懒觉好好休息了一下,想翻个身伸个懒腰,却发现手臂沉沉的动不了,手指也没知觉了。


       啊咧…自己有这么累吗……鬼压床?


       游吾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盯着面前两搓紫毛愣了一会儿,然后低头下移视线。窝在怀中的人软发微乱,睡颜恬静,嘴唇微张缓缓地吐息着。


       ……好可爱的女孩子。


       他咋吧咋吧嘴把人抱紧点想再来个回笼觉。


       ………………………………等等!女孩子?! 


       游吾整个人震了一下醒了一半,撒开手猛地往后退去,不巧他本来躺在床边,这么一退直接半身腾空失去了平衡,然后摔在地板上。

       “咚”

       “哇啊疼疼疼……”

       这下游吾给摔得彻底清醒了,他揉着撞疼的侧腰,大脑开始正常运转了起来。


       你要冷静下来,游吾!为什么会抱在一起先不去管,你刚刚只是睡迷糊了,你的房主脸是长得好看了那么一点身子是纤细了那么一点,但是…………


       “唔……”

       闹腾过后游里被吵醒了,他坐起身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茫然地环顾四周,然后发现了地板上的游吾,爬到床沿朝他微笑。

       “早安,游吾。”

       被单滑下,游吾的眼神直勾勾地盯住了游里穿的那件看起来轻飘飘的丝质衣裙,觉得自己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咔嚓一声崩掉了。

       游吾,单身年龄等于实际年龄的处男,此刻特别没出息地逃进了卫生间。



       游吾心情沉重地蹲在马桶上思考着人生,麻的让他龇牙咧嘴的左臂时刻提醒着他“你抱着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女孩子吃了一晚上的豆腐”。

       “儿子啊,要是以后有小姑娘愿意跟你和你这个愣小子睡,你一定要好好待人家,要是敢不负责娘就替人家姑娘打哭你。”

       亲娘在自己小时候就跟自己唠叨过的话在这种时候就在耳边开始不断循环播放,这让他脸上的阴霾更重了。


       不不不这只是普通的睡觉啊不是那个“睡”,可就算是普通的睡那也……话说回来游里是不是心太大了啊,就这么跟初次见面的男性睡一张床,肯定不是因为觉得自己长相很“安全”难道是看我很无害……?得了吧游吾别甩锅了,你他妈就是个禽…………


       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游吾被吓得差点叫出来。咽下惊呼遮住重要部位,斟酌了一下词句把脏字儿剃掉之后,才颤颤巍巍地开口出声:“那什么……以后进卫生间能先敲门吗?”

       “哦不好意思,还没习惯家里多个人。”

       游里回完话后开始往牙刷上挤牙膏,并没有要退出去的意思。

       excuse me???游吾此刻感到尴尬极了,又不好意思张口赶自己的房主出去,只好低着头僵硬地继续在马桶上蹲着,直到游里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

       左臂已经没事了,但现在游吾的腿又麻了。



       “噗嗤……”

       刚出卫生间游里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捂住了嘴肩膀微微颤抖着,天晓得他刚刚憋笑憋得有多辛苦。游吾那副不知所措面红耳赤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玩了,看他那个表情,八成是以为自己是女孩子了,恶作剧进行地相当顺利,接下来要怎么玩呢——

       游里倒进了沙发,随手抓起茶几上的饼干开始啃。



       游吾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像仓鼠一样窝在沙发中央,专心致志地啃着饼干的游里。他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十点一刻。

       “你早午饭就打算这样解决了?”

       “家里也没别的吃的嘛。”游里舔掉嘴角的碎屑回话。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游吾花了一分钟换好衣服出门,在游里吃完了半包饼干后提着俩塑料袋跑回来进了厨房,又过了十分钟端着两个碗走了出来。

       “喏,鸡蛋榨菜面。”

       游吾放了一碗到游里的面前,自个儿坐到一边哧溜哧溜地开吃了。

       “这就是所谓的庶民食物吗。”

       “喂你几个意思啦?!不要吃拉倒。”

       好心还被嫌弃,游吾有点来气转过身不去睬他了。游里犹豫了一下还是端起了碗,低头微微抿了一口汤。


       意外的……挺好吃。


       当游吾吃完后转过身,看到游里正在喝最后剩下的汤的时候,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游里放下碗,抽了张纸巾抹抹嘴道:“鸡蛋煮老了我喜欢流黄的。”

       “您老真难伺候。”

       游吾端起两个空碗回到厨房,看着游里碗底剩的葱花笑了出来,这人怎么跟小孩子一样。



       游吾的小盹是被什么器皿摔碎的声音给打断的。

       找到案发地点,游吾就看着游里手拿掸子不知所措地看着地上碎成片片的花瓶。

       “我就是…想试试看自己打扫一下……”

       游里低着头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游吾拍拍他的肩膀算作安慰,蹲下身着手开始捡碎片:“这边就交给我来吧,你小心刮伤手。” 
 

       处理好碎片丢进垃圾桶后,游吾又听到“哗啦”一声水声,于是赶到了卧室,看到了拿着湿哒哒的拖把面对着翻倒的水桶和洒了一地的水正慌张着的游里。

       “我……”

      游吾看着一脸委屈的游里,撸起袖子拿过了他手里的拖把: “行了,拖地也交给我吧。”

       作为男子汉,帮女孩子解决这些重活也是应该的嘛。

       “那我去擦窗……”

       “别,我怕你摔下去,你去坐着这些都交给我。”

       游里乖乖地回到沙发上坐好,看着游吾忙里忙外忍不住偷笑。



       等乱七八糟的家务活都处理完毕,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转暗了,游吾直接趴倒在沙发上,然后听到自己酸疼的腰椎“咔哒”响了一声。

       后脑勺被什么戳了两下,游吾抬起脑袋,就看到游里放大的脸。

       “游吾,六点了……”

       反应了几秒后游吾理出了正确的翻译——我饿了,去做饭。


       我是什么时候成专职保姆的啊??? 


       刚想张口抱怨两句,但一看到游里那眼睛亮晶晶满脸期待的样子,游吾认命地叹了口气爬起身走向厨房。

       要听妈妈的话,男子汉就要学会让着女孩子点。



       晚上,游里洗完澡窝上了床,过了一会儿游吾也洗好了,进了卧室拿起自己的毯子和枕头就往客厅走。

       “游吾?”

       “我去睡客厅。”

       游里下床拽住了游吾的衣角:“有床不睡?”

       游吾哭丧着脸转过头:“大小姐啊你饶了我吧,你心够宽可我做不到随便跟一个女孩子睡一床啊,节操我是还要的!呃不是说你没节操……”

       游里努力地绷住面部表情听着游吾的碎碎念,心想反正也玩腻了,拉起游吾的手就往自己胸口按。

       “这下你明白了吗?”

       “唔哇、你……这…………!”

       这个举动并没有达到游里所预期的效果,对方似乎反而加深了误解,游吾的脸一下子红了语无伦次起来。

       “……就就——就算是贫、贫乳那也是女孩子啊!你不要自暴自弃啊,虽然声音有点粗了,但长那么好看,我不嫌弃贫乳的!啊不是!我没有别的意思…………”

       游里翻了个白眼然后用另一只手撩起了裙摆,游吾反应倒是很快,非常老实地立马转过脑袋不去看。

       “卧槽你个女流氓?!作为女孩子能不能矜持……”

       “闭嘴,傻逼处男。”

       游里继续牵着游吾的手往下摸过去。

       在触到巴♂比♂伦♂塔之后世界彻底安静了。


       当晚游吾有点失眠,坐在床上盯着自己的手发了好久的呆,游里团成一团笑了五分钟后脸上带着笑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游里发现自己是在游吾怀里醒过来的时候,轮到他懵逼了,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把还在跟周公唠嗑的游吾给踹起来,进行了他们的第一次深入交流。

       游里承认了自己前一天晚上的恶作剧,并表示昨晚自己真的什么都没干。

       游吾第一次跟爹娘以外的人睡一床,回想起自己平时也总是抱着被子醒来,长那么大才意识到自己有睡觉要抱东西的癖好。


tbc

感觉游吾就是那种拿游里完全没办法的状态,vj的蕉甘糖好吃到爆炸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