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不过基本都是死的也就周三v6直播诈个尸
 

[怪盗joker](ADA)可以一起吃晚餐吗?

社长生日给做的小甜饼!!!0点发在了微博

*50话后续妄想[等着被打脸]

*cp向是ADA,有一点D→K反应

*怪盗们都在卖萌

希望没有写得太矫情!通篇全是自己想爽一下的妄想!我想看D总跟大家一起吃饭啊!我想吃咖喱![诶?]然后我超级无敌想吐槽,King你飞船上的门为啥都是朝外开的啊!!!小A你的眼睛的颜色让我很尴尬啊!
不知道我的文风适不适合怪jo……总之祝食用愉快!希望Dump幸福!想看到官方的AD回忆沙!



       Spider A跟洛可去找医药箱处理伤口了,Dump一个人有些无所适从地坐在桌旁,人多的地方他自然没少去过,但一伙人都挤在身后的半开放式厨房里搞得整个空间都吵吵闹闹的状况却是从来没遇到过。怪盗们已经在那儿就为了晚饭到底吃什么争论了快一刻钟了,助手们完全没有想要劝架只是一副习惯了的样子准备着食材。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看谁帮忙最多就做谁最爱吃的菜吧!”

       小八话音落下后Spade和Joker纷纷拿出扑克牌,Queen亮出了她的剑,厨房又是一阵乒乒乓乓更加吵闹。Dump把玩着手里幸存下来的那个苹果,摸摸上面的两个陷口感到不知所措。



       ——说起为什么一伙人会都聚在Spade的飞艇上。

       Dr. Neo一如既往溜得相当快,众人从因爆炸而濒临倒塌的大楼匆忙逃脱之后,直升机早已不见踪影。

       分成两路的人在各自的飞艇上靠电子屏幕来进行通讯,商讨接下来的计划,然而对于突然冒出来的那个被称作“胡狼”的组织毫无头绪,大家一时间陷入沉默。

       而在苦恼之中时打破僵局的是一声来自胃部的呻吟。

       “肚子饿了——”作为声音源头的银发少年瞬间没了先前对敌时的活力,整个人都颓了下来捂着肚子,消沉了那么几秒钟后又猛地抬起头,对着屏幕笑得一脸爽朗瞬间做出了决定,“先吃晚饭吧!”

       “啊我也饿了……”

       “这么说起来,我也……”

       在Dump反应过来要吐槽之前他们已经开始隔着屏幕划拳在决定去谁的飞船上聚餐了。

       “现在是悠哉悠哉吃晚餐的时间吗?!”

       “哈欠混蛋没那么脆弱不会有事的,再说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去大闹一场嘛!”

       Joker晃晃剪刀手,以胜利者的姿态欢呼着跑出了框外,小八喊着“等等我啊Joker桑!”也追了过去。Dump又用希望有人站在自己这边的那种近乎求助的目光看向了Spade,后者对着自己摊开的手叹了口气,然后回他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

        ………………真不愧是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的怪盗。

       还在对面的屏幕前的Queen凑了过来本打算关掉通讯器,注意到了Dump似乎还有些状况外,于是冲他眨了眨眼。

       “休息也是很重要的,暂时先不要想那么多了好好处理一下伤口吧,还有你身边的那位也是。那么,待会儿见啦~”

       金发的小姑娘抱起她的小助手朝屏幕送了个飞吻,然后通讯界面“噗”的一声关掉了。

        “…………。”

       这下真的是无法反驳了,对面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Dump只好以沉默表示妥协。



*



       犹豫再三之后Dump决定离开这个危险的区域,虽然脚伤还在疼,但自己扶着墙慢慢地挪动稍微逛一逛这个陌生的飞艇倒也不是问题。

       客厅、主卧、副卧、客房、厕所……不方便看的房间Dump只是看了眼房门,最后他的视线落定在一扇没有门牌看不出功能的门上。轻轻碰了一下门发现并没有阖拢只是虚掩,稍微打开了些,借由门外的灯光以及窗外透入的月光能看到的地方除了铺着紫色地毯的地板,所见之处都是码放着的书籍,这里看起来是个书房。Dump挪到了书桌的位置,摸索到了台灯的开关然后将其点亮,一层暖色淡淡地染上了房间里的一切。

       除了窗口其余三面墙几乎都是书架,整个房间温馨而整洁,柔和的紫色与暗色的木材再加上暖色的台灯让人感到莫名的安心。房间里似乎是用了隔音的材质,带上门后外面的所有嘈杂便都被隔绝在外,构造出了一个理想的写作环境。书架上的书能够明显地看出是排列好的几组系列,而每个系列的封皮风格都不尽相同,不难想到这些书都出自同一人之手,所有的书的著名确实是同一个名为“SPADON KING”的人。

       Dump知道Spade在写书,也仅仅就是知道的程度——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写的,知道他写了多少,知道他写的书名——但日常过于忙碌也无暇去阅读。他抬手轻轻拂过排列整齐的书籍,从左到右依次扫过,最后停在了最右边的一本书上。

       《跨越大海的羁绊》,著名也是SPADON KING,不过Dump确定这本并未被出版过,于是他将其抽出坐上了书桌后的椅子上。

       “那是一个满月的晚上,我们……”



*



       Spider A拎着医药箱打开书房的门时,看到的是Dump独自坐在桌旁正安静地阅读着一本书,台灯微黄的光使得他的脸庞的轮廓有些模糊,同时也让这个平日总是在远处发号施令,仿佛始终站在高处俯视着他人的人显得柔和了不少。或许是因过于入神,或者是厚厚的地毯吸光了自己的足音,正在看书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进入。是出于不忍打扰还是出于莫名的私心,Spider A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现在的他会屏住呼吸,努力削弱自己的存在感只是站在门前。

       像现在这样独处的机会是非常稀有的,而且一只手能数的那几次经历里Spider A记得很清楚自己大多还都是一副狼狈的样子。像是上次刚被赎出来,囚服还没脱掉就慌忙赶回总部,结果在走廊里正好撞上了。

       …………。

       还有更早以前的……大概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对于Spider A以及其他的部下来说,平日里看到的大多是President D的背影,一个纵使是被部下包围保护着或是从容地立于上流聚会之中都显得孤寂的有些纤细的背影。Spider A一直在私下觉得向面前这个人报告大概是工作里最愉快的时刻,只有那时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正视他,而被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看着的时候可以明确感到被信任着的感觉。


       第一次看到President.D这样狼狈的样子也是第一次知道他有雀斑,平时是化妆了吗?自己对这个人的了解还完全不够。眼角和鼻尖看起来有点红,难道之前哭……


       “什么事?”

在Dump出声之后Spider A才注意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走到了桌前,他条件反射地绷直了身体,左手握拳举至胸前以露出戒指的姿势行礼,却忘了手里还拿着医药箱,刷拉拉地牵带起一阵杂音。

       气氛尴尬的不行。

       “Presi——”

       “不用那样叫我。”

       “……什么?”

       Spider A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只能愣愣地保持原来的姿势站在原地,看着Dump合上了手中的书本放到桌上。

       “在被背叛之后的如今已经没有什么“恶魔之牙”了,这个组织也已经失去了它被建立起来时的目的。”Dump抚摸了一下那个剑齿虎纹样的标志,然后撑着桌子有些艰难地从座椅站了起来和SpiderA保持平视。现在的他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曾经的、现在依旧忠心的部下,只能试着微微弯起嘴角,然后露出一个自己也知道不怎么好看的苦笑,“我们现在彼此平等,叫我“Dump”就好。”

       “…………D……抱歉、我……”

       “……需要咖啡吗?”

       “……不,只是……那个……”

       Dump并没有想要让人难堪的意思,他看着Spider A支支吾吾意外笨拙的样子摆了摆手,另起话题:“背后的伤没事吗?”

       “只是擦伤,已经没问题了。”SpiderA摸了摸腰上的绷带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将医药箱放到桌上后打开,“我的事不要紧,原本我就是想来替……您处理伤口的。”

       “…………那么麻烦了。”


       书房里已经不再像原先那样安静,两人都听得到纱布被剪刀剪断的声音、对方的呼吸以及自己那仿佛在耳边鼓动的心跳。

       Spider A手上的动作比起他狂野的外貌着装来说是出人意料的细致,Dump不好意思打断他转身去重新拿起那本小说,只能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多余的一截纱布在脚踝的位置被打成一个好看的蝴蝶结。

       “为什么。”

       “什么?”Spider A边用棉花沾取酒精边回话,“稍微抬一下头,接下来会有点疼,请忍耐一下。”

       Dump配合地仰起头方便单膝跪地的Spider A替他消毒脸上的擦伤,似乎是因为被酒精刺激到伤口处脆弱皮肉时带来的疼痛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再次发问:“为什么还跟随着我?”

       用镊子夹着酒精棉花的人手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眨了下眼。在Spider A整理好情绪组织完语言抬起头后,金紫色的眼睛便牢牢地注视着面前同样在注视着自己的人。

       “之前也说过了不是为了钱,但是现在,怎么说呢……”

       “……?”

       “想跟您一起吃晚餐,可以吗?”

       从那双带着笑意以及某些有点陌生但温暖的情感的眼睛里Dump看到了有点惊慌的自己。


       「什么也没有的话,去找就行了。」

       「没有家人和朋友的话,去创造就好。」


       什么啊,怪不得一直找不到。

       原来需要的东西早就已经在身边了啊·。

       之前只是看着过去的自己似乎发现得太慢了,但还不算太晚。


       “当、当然没问题,既然现在彼此平等的话!之前也只有你敢在我吃饭的时候进来报告吧……”

       Spider A因为Dump猛地将转椅转了过去,躲避不及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还没询问原因便听到对方狠狠吸了下鼻子的声音。

       “抱歉是之前下手太重弄疼您了吗!”

       “不是!我没事你现在别过来别看我!”

       因为慌张音调都抬高了几分的人拽着身下的椅子迅速滑远了一大节,然后继续小声的嘟囔着。

       正当Spider A想再说些什么,明明是隔音良好的房间却从门口传来了屋外的吵闹声。

       “咦?Joker和Spade?你们趴在门口是在看……”

       “小点声!”“嘘——嘘!!!”

       “……………………”

       屋内的两人没了声,然后一齐转头看向了不知何时已经被开了一条缝的房门。Spider A大步走上前推开了门,门后趴墙根的两个人猝不及防直接倒在了一块儿,站在稍远一些地方的女孩意识到了这是发生了什么,吐舌做了个鬼脸立马撤离了事故现场。

       “King,Jack……”Dump已经擦干净了脸并迅速地将那本小说塞回了书架,他清清喉咙看着因为互相干扰而手忙脚乱到现在都还没从地上扑腾起来的两个人,“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偷听的?”

       “呀……哈哈哈说偷听什么的也太过分啦,这不是怕你们第一次来这里会迷路所以来找你们嘛。”Joker抓抓后脑勺,无视了一旁Spade的“你压到我头发了!”的低声抱怨打着哈哈,“我刚到,什么都没听到哦~”

       Spade在理顺了自己的头发之后拽着Joker一起站了起来,面部表情有些僵硬地跟着Joker一起笑着:“是啊我也什么都没听到,只是发现Dump和Joker都不见了所以过来告诉你们可以开饭了的!”

       “诶大家呢?可以开饭了哦!”小八的声音非常配合地从厨房的方向传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事先说好的。两个怪盗一看有台阶可下,倒是难得默契了起来继续打着哈哈勾肩搭背地跑了。

       “…………。”

       屋内的两个人放弃了继续纠结先前的问题,Spider A回到桌前收拾好医药箱,然后对着Dump伸出左手。

       “我们也快点过去吧。”

       Dump犹豫了一瞬,然后牢牢地握住了那只手。

       “嗯。”

 

END



*


       “这句话……可以的话就早点说啊。”他吸着鼻子小声嘟囔着。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