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游戏王arc-v](四番茄+扎克)某单亲家庭的日常记录(7)

啊……没能赶上情人节,不过在2月15日写到了215条,真巧[……

本次是私心的丹尼斯参战,我终于是连自己的本命都吐槽了[目死]不知道吃甘赛的朋友们还活着吗,我来给你们送温暖了[……]

*明确描写的茄璃和我流甘→赛有,有非常随便的丹尼斯按顺序发给琉璃、隼、游里的箭头

*半架空的妄想,世界级傻爸爸扎克养四番茄的故事

*玩梗、冷笑话以及傻白甜,写得意识模糊这次好像不是很段子

*大半夜脑子极度不正常可能ooc飞了


来开个传送门

(1) (2) (3) (4) (5) (6)



181.

 

该说好事多磨还是什么,在与隼和解甚至成为了挚友之后,游斗的恋爱道路依旧不是很平稳,没过多久的一次约会之后游斗再次愁眉苦脸了起来,而且事情似乎更糟了。

上次多的是杀气,这次多的是挫败。

 

 

182.

 

“因为琉璃看起来很开心,她开心就好。那是表演,对方是演员,我不该太过小气。她开心就好……”

游斗低头扶着额头,声音低沉几近抽泣,兄弟们都非常给他面子地留给了他伤感的空间,顶多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一下。

 

 

183.

 

“在表演中那个叫丹尼斯·麦克菲德的人带着琉璃在空中荡了一圈……”

“结束之后琉璃主动去找他聊天两人还互换了联系方式……”

“最后琉璃抱着一捧花很开心地回来了……”

在醋味散了些游斗冷静下来点之后,三兄弟得知并总结了一个大概的情况。

这是会让人不爽,但不该太小气。

但是确实会不爽。

 

 

184.

 

听完一切后黑咲隼“刷”地一下站了起来,说要去会会那个外国人,然后边嚷着要歼灭游斗恋爱道路上的一切绊脚石边跑出去了。

 

 

185.

 

“这个点了表演的应该已经结束了吧?”游矢看看外面已经转暗的天色。

“我和琉璃看的是今天的最后一场。”游斗点头。

 

 

186.

 

“…………说起来为什么隼他会在这儿?”

 

 

187.

 

第二天中午刚过,游斗去应门铃,打开门后就看到了门外一脸见了鬼一样黑着脸的隼。他抱着自己的双臂,游斗将他拉进屋的时候甚至感到他在微微颤抖。

“抱歉了游斗,我……那家伙不是一般人。”

 

 

188.

 

“游斗你也看了表演吧,到底是多可怕的人?”

游斗突然被游矢的问题给噎住,沉默了许久。

“………………表演是琉璃说想看,我就记得看表演时琉璃的笑脸很可爱。”

“……………………………………。”

没救了,下一个。

 

 

189.

 

后来为了彻底解决这件事,兄弟四个决定一起去赶一场今天最后一场表演,并在游里的提议下他们先去了卡店一趟拽上了一脸莫名的扎克来防身,一同前往。

 

 

190.

 

丹尼斯·麦克菲德,近年来名声大噪的娱乐决斗家榊游胜之徒,他的决斗表演确实有着无比吸引人的的魅力,游里注意到扎克虽然全程都很安静没出声,但在精彩的一回合过后也忍不住拍了两下手。游矢和游吾已经完全着迷了,特别是游矢,边在鼓掌边询问游斗之前琉璃是怎么去到后台的。

 

 

191.

 

真亏你先前能做到开着小差全程只看琉璃啊,游斗。

 

 

192.

 

秋千魔术家的出现意味着这场表演的高潮,衣着鲜亮的表演家在高喊了一声“show must go on”后与自己的王牌怪兽一起荡上了空中。游里准备好观察对方能让游斗醋成那副德行的撩妹手段,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被从观众席中选中捞起一同荡秋千的那个人是自己。

 

 

193.

 

紧贴在一起的身体、不可控地加速着的心跳、混杂在舒适的风中的低声耳语……原来如此,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啊对了,吊桥效应。

游里被揽着荡在空中的全程都冷静地在回想以前在书上看到过的东西,回到原地后在家人们的目瞪口呆之中游刃有余地接受了那个表演家落于自己手背上的轻吻与一支被剪过刺了的玫瑰花。

 

 

194.

 

“……不愧是游里。”

“游斗你这话是几个意思?游矢你别怕,游吾你给我坐回来。老混蛋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挺恶心的。”

“小兔崽子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195.

 

结束了在这个城市里最后一天的表演后的丹尼斯没有想到,在散场完自己收拾好东西之后,外面还有五个人在后门等着自己,其中两三位的目光还不算太和善。

“wow这还真是……受宠若惊,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196.

 

丹尼斯边面带微笑地给红绿发色一脸兴奋的少年在签名版上签名,一边听刚刚跟自己合作表演过的紫发少年讲述到这儿来的目的,听完事情的大概经过之后丹尼斯总算是明白了站在靠后的那名紫黑发色的少年为什么始终对自己散发着敌意。

“真是十分抱歉造成了这样的误会。”有着橙色卷发的外来表演家用着一如在舞台上时那般夸张的语调与肢体动作向游斗表达歉意,“不管是可爱的琉璃还是黑咲君,我只是喜爱着一切美丽的东西,喜爱着笑容喜爱着娱乐,在此之上更喜爱美丽的人绽放出更加美丽的笑容,仅此而已。”

 

 

197.

 

看看看看,这就是艺术家的觉悟。

喜欢随性地勾搭好看的人并且男女通吃这种作为瞬间就变得无比美好。

多和聪明人聊聊总是好的,游里和丹尼斯在分别前互换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198.

 

游斗那边的误会算是解开了,但游里自觉自己身上的误会似乎是加重了。这么被误会下去也不是办法,游里决定做出点能证明自己性取向正常的举动。

正好情人节也要到了,而关于自己喜欢的女生的话题游里虽然没跟任何人透露过,但在他的心里是已经有了人选的。

 

 

199.

 

赛蕾娜,行事果断的女孩,有些一根筋但不得不说决斗很强,原原本本的融合使,最重要的是——逗弄起来非常有趣。

虽然她会在奇怪的地方常识缺失,但等着她自己或在他人的点提下慢慢地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戏弄了,而后看着她的耳畔与脸颊一点点变红,接着变得像炸起了毛准备好战斗的猫一样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

虽然这有些花时间,但游里从来不介意在有趣的事情上多耗点功夫,就像要让美丽的花绽放除了需要给予充足的养分,还需要耐心。

 

 

200.

 

在情人节前一周,游里约上了赛蕾娜进行了一场与往常相比有些特殊的决斗。

首先,这场决斗赌上了一份手作的巧克力。

赛蕾娜不明所以,但既然是决斗她就非常爽快地接下了。

 

 

201.

 

游斗作为见证人围观了整场决斗,每过一回合游斗都能明显地感觉到游里的戾气跟着重了一分,到最后胜出时游里已经无暇去感受目的达成的喜悦了,游斗知道自己兄弟的自尊心已经快要绷不住了。

这跟第二个特殊的地方有关,游里这是第一次用超量卡组——魔偶甜点,巧克力雏鸟三张下满。

游斗叹了口气,帮已经陷入低气压的游里应付赛蕾娜的再战要求,琉璃则非常及时地赶来救场,把自己的姐妹拦下来安抚。

 

 

202.

 

一直睡一房间的三兄弟都知道昨夜游里研究陌生的卡组琢磨到了后半夜,没跟着去围观的游矢游吾都在家里边盯梢着今天在家休息的扎克边等着消息。

“怎么样赢下了吗?”

游矢迎上前去询问,然后得到了游斗代表肯定回答的点头。

“很厉害嘛!不愧是游……”

“……呵呵…………哈哈哈哈……!”

游吾难得对自己的紫发兄弟的赞扬被怪笑声打断。

 

 

203.

 

“那当然了,因为我……可是天才啊~”

游里边笑边撕着手里的黑卡,游矢、游斗两人一手拽着他一只胳膊,游吾一把抱住了他的腰,三人合力阻拦着想要将卡片的残渣喂给捕食植物的游里。

 

 

204.

 

明明卡片的碎屑被兄弟四(san)个抱着愧疚的心理好好地捡干净然后丢远处理掉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扎克还是得知了这件事。

“决斗卡片里是有着精灵的,他们也是会疼的。道歉,游里。”

 

 

205.

 

扎克没有面露怒色,事实上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虽然说出来的话语仿佛没有朋友的孤独孩童的妄想般有些令人发笑,但他说话时所带有的威压要说是能把人震得想立马在他的面前下跪都不夸张。

四兄弟上一次在扎克身上体会到这种威压距今已经大概有十年左右了,但无论经过多久,他们也永远不会忘掉这份感觉,这份自幼时便在常人无法想象的频率与距离下体验着,而如今已经刻骨铭心、仿佛化为了本能一般的理所当然的臣服。

 

 

206.

 

没有人比这四个孩子更清楚扎克的可怕。

没有人比这四个孩子更清楚扎克的温柔。

 

 

207.

 

游里不再胡闹任性,他整理好了情绪,收敛起了轻浮的笑容,在他的父亲面前一本正经地正坐,然后毕恭毕敬地低头认错。

扎克伸手揉了揉自己儿子的脑袋,轻轻“嗯”了一声算作承认。

当事人与缩在一旁看着的三个孩子不约而同地一起松了口气,游里放松了紧绷着的脊背并仰起头蹭了蹭扎克的手。

 

 

208.

 

“行了别撒娇了,时间也不早了。”

游里和靠得最近的游吾突然觉得脚下腾空,扎克轻松地一手各提溜着一个已经都个子不算小了的孩子,边往兄弟四个的卧室走边抬脚赶着另外两个,一次性把四个小鬼全带回了卧室然后命令睡觉。

 

 

209.

 

自从前一段时间……更确切地说是青少年个子长得最快的这段时期开始,扎克就非常注意孩子们睡觉的时间,到点就按时把他们赶去睡觉,偶尔还会搞个突击检查。

扎克真的挺在意儿子们比隔壁家的小姑娘矮的,哪怕是只要靠发型和呆毛补救就能看不大出来的那么1cm的差距。

 

 

210.

 

曾经有一次扎克夜起找水喝顺带去突击检查时,他看到了四个精力旺盛但无处发散的少年居然在摸黑玩叠罗汉。

 

 

211.

 

不知道四个人是如何做到摸黑一个叠一个的,最顶上的游矢抖得就像蜷缩在树上下不来了的受惊的猫,而最底层的游吾已经四肢僵硬一脸生无可恋了。虽然高度不算太高,但因为是在黑暗中最顶层的游矢一直不敢下来,下面三层的人也不敢乱动,等扎克过来开灯解救的时候他们已经保持了这个姿势快一刻钟了。

之后四个熊孩子肌肉酸痛了两天,日后晚上睡觉时变得无比安分。

 

 

212.

 

原本游里以为自己只要等吃就可以了,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在姑娘们的号召下变成了节日当天两家人一起学做巧克力的活动,女生制作男生打下手。扎克和游里这对父子俩互相看着对方的脸上与自己一模一样没干劲的死相,然后被姑娘和兄弟(儿子)们一起硬是拽进了蕾家的厨房。

 

 

213.

 

蕾虽然很会做饭但甜点是她从未涉及过的领域,于是十个初心者盯着一份简易版的制作步骤挤在一个厨房里,难免经历一番鸡飞蛋打。

好在早有预料的蕾购入了大量的材料,就算五分之一的巧克力作为失败的试验品最终送进了垃圾桶,剩下的五分之三还是勉强够姑娘们做好自己目标份数的巧克力。

 

 

214.

 

你问还有五分之一……在制作过程中被嘴馋的游吾和毫无干劲只想着偷懒的父子俩悄悄私吞了缩在角落一起分吃了,随后被发现抓包的三人一人被加赠了一记纸扇和清理收拾战场的工作。

 

 

215.

 

因为兴致缺缺,等清理完一片狼藉的厨房之后扎克抱着五盒义理巧克力直接回屋了,等过了一会儿男孩们才跟着离开。他们跑回房间后都不约而同地把包装特别精致的那一盒藏了个严实。

后来因为巧克力一次性吃太多,第二天扎克流了一早上的鼻血。

 

今天的世界也很和平。


tbc

说点琐碎的话。

这个系列我是将它作为一个和tv独立起来的世界线描述,暂且就称作“平和次元”吧,平和次元有它自己的结局,一个大家都幸福快乐的结局。

平和次元里的游里和赛蕾娜是实打实的青梅竹马,所以在这条世界线他们并非拉郎,整个系列的cp向是4u×4柚,没有扎零,扎克对蕾说不上很厌恶但更说不上是喜欢。

204~207是有点小特殊的段落_(:3

然后稍微问一下,虽然还没个实锤,如果这一个系列出个小本子的话会有人要吗?有人要的话之后确定了就试试看赶一下cp吧,嗯[。



评论(1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