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不过基本都是死的也就周三v6直播诈个尸
 

[游戏王5D's](哨向AU)近未来时期新童实野市哨兵与向导观察报告(19-20)

我的回合,更新![。]

前文请戳tag“NDC”或者下面这个博

白塔档案室:

凌晨修仙一更新

首次四人集体出动,一个器用的布鲁诺,两对cp反应有

跟太一打上照面啦!私心就很喜欢看某两个人斗嘴嘿嘿嘿:D



近未来时期新童实野市哨兵与向导观察报告



19.

 

       对不动游星来说,那个秋天绝对已经成为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时光之一。游星赶到医院里看到的是昏迷不醒的两位友人,他当时极其冷静地听完了看护讲述的大致情况,接着签完了所有代替当事人的负责人需要签署的文书,再去……忙完了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之后,杰克出来了,克罗还在手术室里,游星只好暂时到杰克所在的白噪室去待会儿。

       身体很疲惫,但游星根本就睡不着,不寻常的声音充斥着他的耳朵。杰克的呼吸声不正常,它应该更深沉绵长;他的心跳声不正常,它应该更加有力激昂;自己的心跳声也不正常,它应该更平缓沉稳。游星拧开了手里的药瓶,都没看自己倒出了多少抬手就直接往嘴里一倒。大量地嗑小白片这种行为先不提它有多浪费,这能迅速麻痹哨兵过人的感官使其镇定的效果所带来的伤害与负担也可想而知。感受着那些声音离自己渐渐远去的安宁,游星开始神游幻想看到自己的举动一定会生气唠叨的克罗,以及用鼻子哼了一声后开始嘲讽的杰克,接着沉入黑暗,跌向更深层的梦境。

 

       不知道哪位伟人说过或者哪本书上写过,每个人的运气虽然有好有坏,但并不是固定的,当你觉得自己的运气差到不行了的时候一定要坚持下去,因为在那之后运气势必是会上涨的。

       现在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游星找到了他的向导布鲁诺,克罗平安无事又突然觉醒成了杰克的绑定向导,两个体质让人难免有些头疼的哨兵可以不用像原来那样依赖昂贵的人造药剂了。

       向导素的费用算是被省下来了,但并不意味着住车库的四人的生活质量有多少的提高,或者杰克在喝蓝眼山享受的时候能少被克罗训两句,只是能有更多的钱可以更好地资助支撑起玛莎小屋。游星和布鲁诺两人意志坚定不愿登记也就没有任务分配,后者这个除了名字什么身份证明都没有的人又不方便出去打工,省钱不等于赚钱,他顶多在游星接一些技术活的时候帮忙打打下手,原本的三人组里现在就这么多了一个吃白饭的。卫星区和新童实野市合并了环境没见改善很多,物价倒是先跟着涨了,今天的乌鸦妈妈也依旧在看着账本头疼。好在房东大妈人很好,车库的租金还是老样子并没有上涨,对此游星很识相地时常会主动去陪房东大妈喝喝茶,听她偶尔唠叨自己的儿子。

       不过在克罗成为了杰克的绑定向导之后,杰克就更加光明正大地开着WOF闯进快递仓库,理直气壮地把他的向导给直接提溜走了——虽然他以前也从来没听过克罗的牢骚和抱怨。克罗并不想丢掉这份薪水还行、有时候还能偷偷飙个车放松一下的工作,于是他相当紧张地去跟一直挺照顾他这个时不时翘班的问题员工的老板解释道歉。

       “那边的工作挺辛苦的吧?你是个勤劳的好员工,想起来这里的话就过来帮忙吧,薪水会照给的,只是全勤奖肯定就没有了。要好好加油。”

       直到被老板和颜悦色地送出办公室克罗还觉得像是在梦里一样。他盯着手里包到一半的包裹恍惚地发了一会儿呆,想不起来自己后来是怎么回到仓库的。

       包裹突然被抽走,克罗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转头看到后辈动作麻利地开始包装都快被自己的手焐热了的那个小包裹,那是这批的最后一个了。

       “不好意思走神了。”

       “没事的前辈,都是小事!”小哥放下包裹转头对克罗露出笑容,“前辈果然好厉害啊!成为了那个哨兵之王的向导……”

       “啊……不,我并没有做什么很厉害的事,啊哈哈哈。”

       克罗在后辈那双亮闪闪的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憧憬,他忍不住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哨兵之王”杰克·阿特拉斯从不愿接受自己所不认同的向导,再强大的向导甚至都无法轻易接近游离前的他,这对“白塔”以外的普通人来说也基本是人尽皆知的事。原本杰克全靠一个不知名的普通人扎向导素来安抚不过算是塔内饭后闲谈程度的趣闻,现在随着媒体越来越多次目击到杰克与一个橙色的扫把头一同出各种重要的任务,越来越多的人都知道了“克罗·霍根”这个哨兵之王的向导的名字。

       显然克罗还没有习惯身为这一特殊人群所能享受到的尊敬与特权,他甚至对此感到有些惶恐。一个满脸mark的人也能突然就被这样优待,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个特殊人群里会有那么多败类了。

       但说真的克罗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做什么配得上被憧憬的事情。杰克很强,虽然每次出任务杰克都会带上自己,但自己更多的时候都只是在看着杰克满头大汗地在进行着什么精密操作。就算遇到了突发的状况,克罗比起那些有训练有素、配得上杰克的强大的向导就显得无比笨拙。觉醒之后克罗能够更清晰地知道杰克此刻的情绪波动,但作为一个刚觉醒不久还不够成熟的向导,他能做地仅仅是帮杰克擦去浸湿了金发的冷汗,轻轻地抱着这个此刻格外脆弱的大个子,等着他停下颤抖不再头疼。

       “顺其自然就好,你可是被‘王’钦定的向导。”

       资历老道的向导鬼柳京介这么告诉向他诉苦的克罗。

       无关能力的强弱,只不过是杰克只认定了自己,而自己又能耐住且不惧怕他的力量——不过是一个在闹脾气只认妈妈的超龄儿童,有什么好怕的呢。想到这里克罗就觉得轻松很多,至少自己让杰克的脖子少受了不少罪。

 

       两人一起将包裹搬上了机车,然而还没坐上去拧动把手就听到了引擎的声响,确切地说是从远处传来的。

       “…………。之后拜托你了,麻烦了。”

       克罗眼神死地对后辈交代了一句,然后下一刻就觉得脖子一紧,脚下一腾空,整个人颠簸了一阵之后,眼前的景色只剩下了正在快速向左移动的路面。

       “你一定要这样耍帅把人拎走吗!你的车本来就不是双人坐的我这样挂着你知道有多累吗!”克罗费力地扭头朝着杰克大喊。他清楚地知道哪怕自己用比平时更轻的声音说话,声音全散进风里了敏感的哨兵也能听到,但要不拿出骂人的气势去喊,似乎声音是没法传到带着头盔经常不听人话的人的耳朵里的。

       “这样比较方便。”

       “方便个鬼!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要是有任务的话找人接个电话打过来就……”

       杰克一把将备用头盔扣在了喳喳个不停的乌鸦的脑袋上,暂时让他安静了一会儿。

       “这次的任务用电话不方便,鬼柳那边来消息了。”

       克罗带好头盔闭上了嘴,扭着头勉强地看到了指引向邻市的路牌。

 

 

 

20.

 

       “太一”送来了袭击预告函,向白塔发起了挑战。

       如此蔑视白塔实力和威严的行为惊扰着当地上层,当地上层并未上报给总部反而迅速封锁了情报,打算派遣最优秀的哨兵向导们,以最快的速度全凭内部解决。

       当之无愧“传说”之名的鬼柳京介不知是有什么渠道,很快就得到了这条被严密封锁了的邻市的内部情报,在得知具体的情况之后游星对于这位前辈的敬畏之情不由又增加了几分。

       游星和布鲁诺相对来说是自由人,他们随时待机,一得到从消息灵通的鬼柳那儿传达来的情报便立马动身赶往现场。杰克那边稍微有些麻烦,一头是鬼柳亲自找到了杰克交代完情况与地点后帮他调配任务,使得他们又合理的理由前往邻市,一头是杰克去把克罗直接接走带去邻市。

       当游星和布鲁诺赶到鬼柳告知的地点的时候,约好接头的人已经等在了那里,是一位戴着墨镜、让人感到十分亲切、有着黑色长发的美丽女性。

       “不动游星和布鲁诺……是吗?”

       就算游星不常看电视,他也对这个经常在广告里能听到的声音感到熟悉。

       “是的,米斯提小姐。”

       “果然还是被认出来了。”米斯提轻轻地笑了起来。

       “米斯提小姐会是向导……意外的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

       两人友好地握手问好之后,米斯提向两人大概介绍了一下目前当地白塔对周边的部署。

       “既然是鬼柳京介信任的人的话,我想我跟着他一起信任你们也无妨。你们可以自由行动,但还请不要太过张扬,我们的所长相当在意这方面的事情。之后我身上也还有工作,那就先陪两位到这里了。”

       在和米斯提告别之后,布鲁诺很快分析好了白塔周边明显不受重视守卫薄弱的地方。预告之中宣告的是“太一”将会袭击白塔最重要的位置,也就是存放着各种资料以及医疗器械和药品的主干区域,而这次“白塔”方主要的目的并非捕获袭击者,而是防下这次袭击,于是大量的战力都被放置在了主塔处,稍微远一些多是用于职员住宿的区域就几乎没有什么人在警戒了。

       “虽然主塔那里确实很重要……但我并不相信会有什么‘幽灵’,‘太一’应该是用什么十分隐秘的方式使人潜入,并将炸弹送入了建筑内部,说不定就是从这些不起眼的地方开始潜入进去的呢。”布鲁诺这么说着抓了抓后脑勺,看起来底气也不是很足的样子,“但说真的我也不是很确定……我的想法可能是完全错误的。”

       “没事的布鲁诺。”游星拍拍布鲁诺的肩膀,“先把你定的位置的坐标发给杰克吧,在正式行动前我们先到那里碰头也可以。”

 

 

*

       爆炸发生地十分突然。

       明明离预告上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明明宣告的地点是在主塔,“轰”的一声,水泥块以及火花就在游星和布鲁诺埋伏着关注的区域迸发了开来。

       布鲁诺立马扑到了自己的哨兵身边,拿起之前米斯提走前分发给他们的隔音耳罩护住了他的耳朵。

       “游星还好吗!”

       事实上面对布鲁诺的焦急询问,现在的游星只能看到布鲁诺的嘴巴在一开一合。他那可靠的向导几乎在爆炸开始的瞬间就本能地张开了强有力的屏障将他包裹保护了起来,现在再戴上耳罩就几乎什么都听不见了。游星从布鲁诺的熊抱里挣扎地伸出手,将把自己的蟹脚都给压塌了的耳罩摘下后扣在了布鲁诺的脑袋上,布鲁诺总算反应过来自己情急之下反而开始运转了普通人常识,放开了游星将耳罩戴戴严实。

       “走吧。”

       游星做了一个手势,两人一起朝着还在接连发生小爆炸的住宿区跑去。

 

       当两人赶到现场时爆炸已经停止,由于事发突然目前除了他们还没有其他人过来,只有四下弥漫着呛人的火药味以及迷眼的砂砾。游星捂着口鼻,布鲁诺摘下了耳罩想要再走近些看看,却被游星一把拉住。

       “等等。”

       顺着游星所指的方向望去,布鲁诺眯起眼模模糊糊地看到了烟雾之中有三个人影,那几个身影的轮廓正变得越来越清晰,对话声也越来越近。

       “啊——你这………………的,按……划来…死吗!…………搞‘太一’不就给人留下了做事毫无原则的坏印象了!”

       “本来就是恐怖组织,你想留下什么好印象,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理由,什么都不懂的小鬼就闭嘴吧。”

       “哈?!一副了不起死了的模样是想怎样啊叛逆期!”

       最后,三个一身白衣的人出现在游星和布鲁诺的面前,对方也同样注意到了他们两人。

       “哦……原来你是冲着不动游星来的吗。”比起先前两个在吵架的两人,一个苍老的声音来自个子最大的白衣的人。

       既然是会针对“白塔”的恐怖组织,那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游星向前迈出了一步,大声地向他们质问道:“冲着我来?你们‘太一’究竟在谋划着什么!”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老者并没有理睬游星,直接向左一转做出了预备起跑的姿势,“准备撤离了。”

       “那么拜啦~下次再和你们玩。”小个子变戏法一般踩上了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滑板,尖声笑着先溜走了,同时老者也一蹬左脚,以不亚于滑板的速度冲了出去。游星感觉到了从最后留下的青年那里传来的如针刺般的视线,而当他望过去时青年撇开了头,一辆机车也就在这时毫无征兆地从废墟之中冲了出来,青年一个翻身便跨上了机车,跟上了他的同伙。

       “走了布鲁诺,我们快……怎么了?”

       游星一回头看到的是正在揉眼睛的布鲁诺,后者似乎恍了一下神,反应慢了半拍才恢复游星:“啊,嗯!我们快走吧!”

       两人正赶去之前停机车的地方时收到了来自杰克的联络,说是刚看到爆炸就正好撞上窜出来的三个人影,然后直接发来了两个坐标,一个正在移动,而另一个就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静止着。两人所在的位置加上两个坐标都在一条直线上,于是他们先到达了杰克标出的第一个点,接到了被直接丢在了那儿的克罗。

       “杰克这家伙……把本大爷我当什么便利的东西了,随手拎过来又随手丢了,嗯???”

       “WOF不适合两个人搭乘,杰克他大概是想给车减负快点追上那三个白衣人,同时担心高速行驶的时候会不小心弄伤你吧。”

       游星安抚着坐在后座正散发着怨气的克罗,克罗愣了一下后又嘟囔了一句便没了声音。

       意外地没花多久游星他们便追上了杰克,布鲁诺看了看仪表盘又看了看正咬牙切齿地杰克,不由好奇:“这还不是WOF的最高速吧?为什么不追上去只是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

       “能追到的话我早就把他们全拦下了!我一加速他们也就加速,就算用了最高速也没法缩短距离,该死的根本就是在戏耍……”

       “啊!!!”

       “吵死了你突然干嘛!”

       杰克被克罗的这一下吓得不轻,整个WOF都随着它的主人的动摇歪了一下,布鲁诺的屏障依旧在保护着游星,于是距离最近的人反倒没收多大影响。克罗反应过来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挥着另一只手边比划着边组织语言,吃了半天的螺丝后他总算松开了手再次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想起来了!圣诞节那天因为看到了鬼柳就一下子忘记讲了,我当时见到过那个踩滑板的小个子!真的就是前一秒就要撞上了后一秒就一下子消失了!”

       终于把先前梗了许久都想不起来要说的事情一吐为快之后克罗觉得舒爽了不少,然后通常运转地开始吐槽:“不过那个大个子真厉害啊……跑得比机车还快,是人吗?”

       “听声音还是个老人家哦。”布鲁诺在一旁做着无关紧要的补充。

       “比起在那儿废话,不优先想想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吗?”

       并没有多少耐心的哨兵之王开始催促道,布鲁诺闻言开始在自己的身上摸索了起来,从外套里掏出了一把扳手,瞄准了跟在最后的小个子丢了过去。然而扳手“当啷”一声砸在了地上,接着向后弹起朝着杰克的方向飞去,杰克猛地一扭车身躲避袭击,轮胎在地上擦出了深色的痕迹,小个子幸灾乐祸地转过头来朝他们做了个鬼脸。杰克刚想向始作俑者抱怨,一扭头却看到蓝发的大个子的眼中难得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在思考着什么,到喉咙口的话给硬生生憋了回去。

       白衣的三人似乎是打算摆脱追兵,突然一个加速拉开了距离之后转入了一旁的小路,杰克低头看了眼屏幕上的导航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终于沉不住气,结果跑进死胡同里自找死路了吗。”

       “……等等杰克!”

       布鲁诺的阻拦晚了一步,杰克已经马力全开追了上去,看着神情复杂的布鲁诺,游星选择继续与已经无法再加速了的布鲁诺并排前行。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

       “……之后你就知道了。”

       当三人组追上了杰克之后,他们看到的是已经下车摘了头盔,一脸愤怒以及不解的杰克。

       “突然消失了……怎么可能?”

       “杰克,我想你没有看错。那三个人……他们确实是‘幽灵’。”

       布鲁诺停稳了车后也摘下了头盔,一脸认真地对着自己的伙伴们说道。

       “我们追踪着的是幽灵,只是被制造出来幻影,他们真正的本体……应该在别处。”

 


评论
热度(21)
  1. 秋风_睡到天昏地老白塔档案室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回合,更新![。] 前文请戳tag“NDC”或者下面这个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