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细胞神曲]原田晴己世界线整理(9.15)

不再在微博更新了不停打捞怕被烦[。]LOFTER修改比较方便所以就定期在文章里更新修改 

 

       最初晴己并没有被来献出去[以及这里的话我是理解成因为本篇原田当做晴己不是自己儿子了所以才又有了丽慈,于是这里正相反],来沉迷研究并没有怎么在意晴己,不过原田有宠溺着大儿子。然后因为有诺亚的先例在,来也有献上自己的孩子的打算而献上了之后(基本是有意为之)出生的丽慈。这个时候原田觉得组织和来都已经不行了,并且劝说妻子无果之后的原田带着晴己走了。于是成为了阿藤作为“原田晴己”生活的世界线。

       先说回至高天研究所。就如同本篇一样,一个母亲因为家人的离去以及母性意识的觉醒造成了组织的一次惨重的损失,但远没有本篇那么夸张。因为计划不够保险,初鸟并没有做出大屠杀那般夸张的决断,不过origin α被毁了。丽慈没有得救,因为实验而在12岁夭折,来怀抱着愧疚以及和榎本夫妇差不多的情况而自杀,初鸟的状况进一步下滑,实验进展困难,启动制作β的计划。

       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晴己对自己根本就没见过什么面的弟弟没有印象,只有一个淡薄的曾经母亲怀孕过的记忆。没有成长为人渣[?]但跟父亲不论是本质上的性格与相貌都无限接近。儿时生活虽然有缺失,但和父亲在意大利过得还算快乐,随着年龄增长多少能了解父亲的本性,但晴己也并不在意,甚至受其影响也成为了作家。是悬疑侦探类小说作者。

       原田在某一天突然失踪,晴己从意大利追查回日本,暂住奈胡野。期间有拜托当地的音羽事务所进行调查,顺便取材,一来二去跟所长混熟成为朋友,两人对怪异的事物的猎奇心理有种志同道合的感觉。

       某一天晴己捡到了一看就感觉“这个人不妙”的嘉纳,但又因为好奇心以及对于事件的嗅觉简单说两句就姑且把人捡回家了。安顿下来之后两人继续交流,在知道晴己是作家之后没等晴己问反而自己巴拉巴拉开始说自己的经历,也就是以嘉纳的视角看到的至高天研究所。

       通过嘉纳偶尔会零零散散地说的过去的事,晴己去事务所那边溜达两圈之后就确定了自己捡回来的是曾经报道过的那个青柳,然后就对嘉纳更加感兴趣了,不过询问的时候顺便在事务所那边听说了东京本部那边有事务所成员失踪的事。

       晴己微妙地觉得跟嘉纳所说的东西有关联,回去后选择性地筛掉了关于青柳的话题而是问嘉纳有关实验的详细情况和人失踪的事。至高细胞的情况嘉纳倒是有讲并以研究为傲,但实验内容都被嘉纳零零碎碎地漏掉了。被问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嘉纳表示,你以我的故事为主要内容而出一本书的话我就把全部都告诉你。

       听完故事写完书的时候就是晴己进入至高天研究所去调查的时候。嘉纳多半会因为有趣而跟着一起去吧,然后最终还是要在研究所迎来自己的终末的。

(9.15)

       总之是hrd和hrk作为亲子拥有愉快回忆甚至能傻白甜的世界线。但对其他人就相对不那么友好了。

       没有继承丽慈的名字的无名的男孩在研究所中变成了creature死亡。

       因为伯父而去了至高天研究所的的相场和嘉纳一起配合着逃离的研究所,相场虽然物理上几乎平安无事,但精神被重创。

       信浓和origin β的融合每日都在逐步加深。

       hrd因为没有被抓去实验,所以会普通地衰老冒白发,不过估摸着你们家的遗传因子,五十八岁大概也就看起来四十多吧[。]绑的麻花辫会夹杂几缕白发。

       辫子的话,是hrd看hrk的头发太长了,先随手那根红色橡皮筋给hrk扎了个小辫,在左边。然后是意大利的时候hrd的头发渐渐长了,hrk趁hrd赶稿睡着的时候给他绑的辫子,因为觉得还挺不错的也就一直保留下去了。

       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的少年蜷缩在仿佛废墟一般的观察室的角落。不论在这个特殊的牢房里弄出多大的动静毁掉多少东西,自己都不会觉得疼痛,但关键的门也依旧打不开。

       在意识到自己成了怪物的瞬间寒意侵袭了他的五脏六腑,他最后清晰地看到的景象是地板上不知从哪里出现的黑色液体。

       一滴、两滴、三滴。它们连成一片,浸湿脚边,满上视野……

(9.19)

       hrk六岁的时候跟着hrd来的意大利,即,是在丽慈出生后一年实在受不了才离开的那个伤心地,也因此父子俩在意大利待了不止16年,不出意外的话待了有21年左右。hrk的意大利语甚至比日语还要好一些。

       虽然说是离婚了,hrd还是会时不时打电话过去问问情况,直到来的自杀。来的自杀是se在hrd要定期打电话之前告诉他的。

       “啊啊对了,丽慈的话……”

       “那个不知道也无所谓。”

       “那就不说了吧,要跟晴己保密吗?”

       “我会找合适的时机告诉他的。”

       大概发生过这样的对话。

       hrk认识se,毫无疑问。

       前文有说研究所那次因为来搞出来的骚动不保险,初鸟也没有大动干戈——是的,初鸟也没有尝试自杀,这条线的初鸟是有下半身的初鸟。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