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游戏王arc-v]二、关于各班的日常(幼稚园paro)

*大量玩梗注意

*揍小孩子太残忍了不舍得用腹拳梗[遗憾的(你别

*柚子漫画里的财迷设定真可爱

*  @茗  一起开脑洞超开心!!!

paro设定戳我



       基础班


       在基础班,有那样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他面无表情,反重力的红围巾彰显他与众不同的气场,他的位置无人能撼动,他就是——(抢)椅子王,赤马零儿!


       午睡后的抢椅子游戏是基础班每天的定番,常胜的王者始终是零儿,但所有的人依旧不会气馁不断去挑战。一般的孩子并不会有那么强的求胜心,输了多次还不放弃,而大家一直踊跃热情的原因就是:胜者的奖励是第二天午睡时特别的游矢老师睡前故事time!


       “喂赤马零儿你听着!今天的胜者绝对会是本大爷我的,不会让你一直独占着游矢的!”

       泽渡在游戏前对零儿下挑战宣言也是每天的定番。他前一秒还趾高气昂得仰着脑袋,下一刻就被一把纸扇给拍了下去。

       “泽渡,都说了不准直呼老师的名字啊那样不礼貌!”

       柚子持着折扇双手叉腰,泽渡理着自己被拍乱的发型不爽地反驳。

       “好啦好啦不要吵了……”游矢上前蹲下身,拍拍两个小孩子的脑袋把他们分开。

       “……”

       被挑衅的零儿默不作声地走进了游戏队列中,然后盯着游矢看了几秒,最后把头转了回去。每次被这么盯着游矢总觉得那仿佛是在看自己所有物的眼神,咽了口唾沫冷汗都要下来了。

       “啊真让人火大!这次绝对要赢他!!!”

       泽渡小朋友依旧乐于用高调的方式树FLAG。



       “不、敢、相、信!”泽渡一脸不爽地撑着下巴盘腿坐在抢椅子失败的那一块区域,看着站在唯一一把椅子两边的柚子和零儿,三个小跟班在一旁不知所措,“我居然在这么紧要的地方被刷下来了?而且还比不过一个o……”泽渡在看到柚子手中亮出的纸扇后收了声。

       游矢拍起了手中的铃鼓,最终决战正式开始。

       柚子和零儿都紧盯着对方的眼睛绕着椅子快步走着,余光又都注意着游矢的手,他们之间的火花仿佛都具现化了,所有人都仿佛嗅到了火药的味道。

       铃鼓一个重音落下,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期待着最终结果。

       就在那一刹那,一枚硬币落地,在寂静的教室里每个人都能听出它在地上咕噜噜地滚动的声响。柚子眼睛亮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朝那枚硬币看去,接着自她身后就传来了椅子腿蹭过地板的声音。

       全班人都愣愣地看着抱着手臂稳稳当当地坐在椅子上的零儿。

       “喂你这家伙!居然使诈啊!”泽渡第一个跳起来手指着零儿的鼻子,“游矢你不管一下吗!”

       “我没有使诈。”零儿难得正眼看了一次泽渡,声音平静,“我不知道那个硬币是谁的。”

       “啊呀掉以轻心了呢,是我输啦。”柚子迅速地将那枚硬币放进了小口袋[。]

       “柚子你……”泽渡语塞。

       “嘛嘛柚子都已经这么说了……”游矢拉下泽渡还指着零儿的手,帮忙打圆场,“这样不礼貌哦。”

       “……知道了…………”泽渡嘟囔着低下了脑袋,眼睛紧盯牵着自己的手。

       椅子王的不败神话依旧在继续。


=============================


       xyz班


       游斗每天都苦恼着,苦恼着他那小小的麻烦制造机。

       “歼滅する!!!”

       啊啊,又来了。


       游斗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找到了麻烦的中心,看到了每天都至少要来一次的场面。

       隼将琉璃护在身后一副母鸡护鸡仔的样子,琉璃则不好意思地朝对面橙发的男孩笑了笑:“抱歉,我哥哥他一直这样紧张过度……”

       “Don't mind,lady.”丹尼斯从宽松的衣袖里拿出早就藏好的小纸花,这个在孩子看起来像是魔术一般的蹩脚戏法可是很能讨女孩子欢心的。

       而在丹尼斯将纸花递过去之前,就被隼给打落在地。

       “说,你接近我妹妹究竟有什么企图?!”

       “诶?我只是'企图'和琉璃酱交个朋友嘛。”

       “谁允许你叫这么亲热的, 歼滅s…… ”

       隼的话说到一半却发现视角变高了——自己被抱了起来,而且是拦腰被夹在胳膊下面的那种。

       “游斗老师!”琉璃欣喜地叫了一声,隼转头看到夹着自己的游斗也把琉璃抱了起来,琉璃坐在他的臂弯里欣喜地搂住他的脖子蹭蹭。

       隼觉得有点酸,更微妙的是他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吃哪一方的醋。

       “游斗,放我下来。”

       游斗无视了隼的抗议和没什么威力的挣扎,看向了丹尼斯。

       “隼给你添麻烦了。” 他又看到了地上的花,“琉璃,帮我个忙好吗?” 

       琉璃心领神会地点点脑袋。游斗弯下了腰,琉璃则一手揪着游斗的袖子,一手去捡起那个纸花。

       “做得好,琉璃。你做的纸花很漂亮丹尼斯,谢谢,我们收下了。”

       “可是游……”

       隼反抗的话语因为游斗手上微微的施力而止住了,游斗低头对他做出了“回去再说你”的口型,和丹尼斯道别后回到了班级。


=============================


       同调班


       同调班有四辆那种能让小孩子坐上去开的玩具小车,是难得由园长置办的只有同调班才有的玩具,同调班的孩子们人人都很会玩。

       在室外供活动的操场的跑道就是孩子们的赛场,同调班每日的游戏时间便是上午下午各一场的赛车比赛。赛车比赛一直是游吾最认真的时候,而他喜欢赛车其实只是次要原因,主要原因是……

       “克劳,你是赢不过我的!我可是king,不会败的king!现在让你在前面只是为了娱乐,king的决斗比赛必须是娱乐!”

       “你话太多了!”

       “嘭——”

       “不好啦游吾老师!杰克又翻车了!”

       就是这样。

       车速不快,跑道是用比较柔软的材料铺的,孩子摔下来倒也不会受伤,可以放心玩耍。

       游吾叹了口气,跑上前去把杰克从倒下的小车里抱起,哄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正死命忍着的小孩。

       “没事的杰克,只是偶尔(?)的事故嘛。”

       “我、我是king,是不会失败的……呜…………”

       “对对,杰克是king,这个不算失败,好啦好啦……”


=============================


       融合班


       融合班可以说是这所幼儿园的精英班,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很听话,每天没有多少玩耍的时间,更多的则是学习和体育课。但它还有别的特色,比如折纸。

       由四张小桌拼起来的一张张大桌上放了不少彩色的纸,孩子们头上戴着的是他们刚折好的面具。

       游里扫视了一下全班的人数,最后视线落在了最左侧唯一一扇正开着的窗上(教室在一楼)。

       “有谁看到赛蕾娜了吗?”

       所有的孩子齐齐摇头,游里揉了揉额角叹了口气,然后摸出手机给游矢发了条消息。

       这便是融合班的另一大特色,永远不安分的赛蕾娜。


       几分钟后游矢牵着一个小女孩来到了融合班。

       “啊多谢,麻烦你了游矢。”游里笑眯眯的道谢,然后蹲下身与小女孩平视,“别老给游矢添麻烦啊?”

       游里伸手揉了揉女孩的脑袋,后者稍稍缩了缩脑袋。于是游里笑意更深了。

       “游矢,这个孩子并不是赛蕾娜哦。”

       “咦我搞错了吗?”游矢弯下腰来反复检查。左胸前是融合班级的标志,没错啊?

       “是赛蕾娜的话,会把我的手打开的。她俩就和我们一样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大概是互换过衣服了,你说是吧,柚子?”

       “唔……”

       游里弯下腰把脸凑近了支支吾吾的柚子,满脸           自认     和善的微笑:“能告诉我赛蕾娜在哪儿吗?”

       “喂不准欺负柚子!”

       所有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裙子上标志是基础的女孩子从窗框下跳下来,然后挡道柚子身前。

       “我回来了,所以别为难她。”

       “我哪有欺负她,只是想知道一个坏孩子在哪儿而已。既然你回来了那也就没他们什么事儿了,把衣服换回来吧。”

       游里摆了摆手转身继续去教小孩子们折纸,游矢则因刚才游里和赛蕾娜的相处模式还有点发愣,直到柚子红着脸揪他袖子他才回过了神。

       “女孩子要换衣服了,游矢老师你转过去啦!”

       “诶、啊是!是!”


       今天的幼稚园也很和平。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