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不过基本都是死的也就周三v6直播诈个尸
 

[游戏王arc-v](4u+扎克)Narcissus

*出场的只有4u和扎克[笑

*电波系的精神攻击[?

*对话流

*和tv有关,但有很多不同且无法解释清楚的地方,直接当做别的世界线吧,能看完的话自己体会比较好

*算是前段时间被刺激到之后想到的东西,自知不是什么好电波就一直犹豫着没敢下手,现在作为给自己的生贺写了出来,算是任性一下,祝自己生日快乐:D




       「国王突然失踪,王子即将继位。然而王子并不被大臣们所看好,悲观胆小的他也并不认同自己。他希望自己能够做到温柔贤能,希望自己能够拥有勇气做出决断,希望自己能够有所作为,希望自己能够满足大臣以及子民们的期待。」

 

       “游矢,我知道你现在很迷茫。”

       “还不愿面对现实吗?可怜的家伙。”

       “抬起头来游矢,有我们在呢,我们会帮你梳理清楚现在的状况的。”

       这里是间牢房,就像那些小说里描写的一样阴暗、潮湿、冰冷。游斗、游里、游吾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这里不算太大,容下他们四个已经很勉强了,除了自己另外三个甚至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游矢缓缓地抬起头来环视了一圈周围,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三个人。牢房里光线很差,唯一的光源是头顶上的一扇小窗,或者说是通风口更合适。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环境下游矢却能看清面前的三人,眼睛是睁着还是闭着,嘴角是扬着还是抿着,手是抱着双臂还是插着腰,他们的周遭甚至裹着一层微光,美极了。手上的镣铐只是因为游矢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就发出了声响,金属的摩擦声在着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世界就像是睡着了的孩童一般——这个丁点大的、三平米都不到的安静的世界。

       “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声音嘶哑的简直不像是自己的,游矢清了清喉咙,回想不起来自己上一次开口或是饮水是什么时候。

       “虽然时间不多了,但应该够我们从头理一遍。”

       游斗仰头看着窗外这么说道。

       “离天亮还有一会儿。”

 

 

 

       「邂逅发生在无比寻常的一天。王子骑着他的龙偷偷地跑出了王宫,只是想要暂且逃离那些让他痛苦的事物,而美丽的精灵就在那时出现了。他拥有着王子渴望着的一切美好,他的一举一动都让王子心悸,他仿佛发着光一般吸引着王子的视线——毫无疑问,王子坠入了爱河。」

 

       “你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我们——我、游斗、游吾的存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游里对着游矢的脸比出了一根手指。

       “你们是……”

       “等等,我还没说完。”游里用那根手指抵住了游矢的嘴唇示意他安静,“最重要的是,扎克的存在是什么?”

       游吾拍开了游里的手,游斗则朝着游矢露出了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

       “无从说起的话,那就先试着回忆一下第一次相遇时的状况吧,游矢。”

       第一次相遇……

       游矢绝对不会忘记那一天。自己一如往常地在鲜少有人经过的桥边哭泣,突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抬起头透过泪水模模糊糊地看到的是一双好看的金色的眼睛。明明素不相识,那个白发的青年却一直温柔地安慰着自己,听自己诉说任自己宣泄,直到自己停止哭泣。青年就那样突然地出现,又突然地消失,在自己终于冷静下来之后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

       “喂游矢?睡着了吗?”

       游吾凑近了点,伸手在游矢的眼前晃了晃,游矢抖了一下从回忆之中惊醒,小声嘟囔着:“…………灵摆,扎克给了我灵摆。”

       “给你的理由呢?”

       “当时他没有告诉我。是几年之后一次去看他的比赛,在后台意外遇到的时候他告诉我的。他说‘你和我一样,它本来就该是你的东西’,但这怎么可能呢,胆小鬼的我和创造了灵摆的他……”

       游矢的声音越来越轻,他再次垂下了头想要蜷成一团。游里看不下去他这幅样子,干脆踹了这个蜷缩着的人一脚。

       “现在不是自我厌恶的时候,我们继续。”

       锁链刷拉拉地响着。

 

 

 

       「王子向往着精灵,想要得到他的心。于是他聆听着精灵的话语,试着不再畏缩。」

 

       “柚子一直担心着我,但在游斗出现了之后就不一样了。有了游斗的陪伴,柚子看起来安心了很多。”

       “一段时间突然开始流行D轮决斗,我去赛场围观过。会骑D轮的游吾非常帅气,我就办不到,只能看着他自己组装D轮,只会在旁边加油。”

       “游里很强,在一次我被欺负的时候过来帮我打跑了所有欺负我的人,哪怕到最后都没人愿意跟他一起玩了。”

       “扎克去参加了职业联赛,一开始虽然没被关注,但他确实是一直赢着,一步步地在往上,我一直关注着他,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他的名字。”

       “大家都很优秀,而我只是一个无能懦弱的胆小鬼。”

       “才不是这样!游矢才不是没用的胆小鬼!你自己应该最清楚了!”游吾叫嚷着,大声地强调着。

       “你太吵了融合。”

       “是游吾不是融合!我到底要说几遍你才能记……不对就是故意的吧!你什么时候能改改这个嘴巴坏透了的毛病?!”

       面对着凑过来的游吾,游里揉了揉被摧残的耳朵看起来有些后悔,然后一把推开了前者的脑袋。

       “这个你不该跟我抱怨,我们的性格、样貌、行为举止……这些全都是游矢决定的。游矢脑内的‘游里’的说话方式就是这样,那我就只能这样说话。”

       “你倒是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游吾揉揉自己的脸颊,朝他翻了个白眼。

       “可事实就是这样,这一切都取决于游矢。”游里半眯着眼,带着笑意的嘴吐出了轻飘飘的话语,“游矢完全可以想象一个说话圆滑假惺惺的‘游里’,但那并不适合我,我可是对自己的欲望相当坦诚的人。”

       “…………。”

       “怎么了游矢,为什么不说话?”游里微微伏下上半身凑近了游矢,在他的耳边轻笑,“其实你也一样吧?你想要把那些嚣张的人全都给打趴下,想看他们畏惧你甚至疏远你,烦人的家伙滚得越远越好。只是你太懦弱了,你不敢……”

       “够了,游里。”游斗终于是听不下去了出声打断,上前一把揪住了游里的衣领将他拉起,而后者只是看着他,抖着肩膀笑着。

       “游斗,别这样。”游矢终于不再蜷缩,放下了抱着头的手,对游斗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游斗叹了口气松开了游里。

       “游里说的没错,我的潜意识里……我确实有那样想过,我想要反抗,我想要反驳那些坏孩子们,可是我没有。”

       “结果你只是缩了起来,任他们对你拳打脚踢,真是明智的选择。”

       “他们发泄够了就会走了。”面对游里的讽刺,游矢苍白地辩解着。

       “然后向那个女孩解释自己只是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嗯,我会尽量躲开柚子的。和我不一样,游斗会给柚子安全感,会让她开心……”

       游矢向游斗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目光,然而得到的回应却是一个苦笑。

       “她一直在担心你。”

       “这样吗……”游矢愣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我真是没用啊。”

       “喂,虽然这么说不太好……”游吾抓了抓后脑勺,似乎纠结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但那些都无关紧要了吧,游矢有想过现在该怎么办吗?”

       “伤害了那么多的人,我应该接受惩罚,我是出不去的。”

       游矢摇了摇头,转头望向了栏杆。

       “不过你们是不会被这些栏杆给困住的吧。”

 

 

 

       「听从着那个声音,王子杀光了身边所有的人。」

 

       牢房里陷入了安静,四人相对无言沉默了一会儿,直到耐不住沉默的游吾刻意咳嗽了两声。

       “那么——现在游矢想起来了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记得……最开始只是一次意外。扎克只是在决斗中意外地伤害了他的对手,他手足无措,我也以为他会被禁赛被责罚,然而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观众们更加兴奋了……”

       游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思考着措辞,游斗抱着双臂帮他接话:“他们点燃了那根导火线,火苗顺着引线一路向下,一切都失去了控制。”

       “最初只是‘嘭’的一下,”游里抬起手翻动着五指,模仿着烟花,“结果引发的是连环爆炸。”

       “这不是我的错……”游矢痛苦地揪住了自己的衣领,他觉得呼吸困难头痛欲裂,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

       “坚持住游矢。”游吾伸手扶住了游矢的肩膀,“坚持住,就快结束了。”

       痛苦很快就要结束了。

       游矢抽泣着哽咽着,他词不成句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颤抖着唇拼命地张大了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那些沉积在心底都快要腐烂了的话语转变为哭喊与嘶吼。

       “明明不是我的错!”

       “为什么大家都要用仇视的目光看着我!”

       “为什么大家都追着我不放!!!”

       “错的明明是他们!”

       “该被抓捕的明明是扎克!!!”

       牢房里只剩下了一个人断断续续地哭声,再然后哭声也消失了,在歇斯底里之后是突然的沉寂。

       那三个声音不知何时合到了一起,它们一同开口,一同说着同样的话语。

       “那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我们是什么,扎克是什么?”

       “‘我们’是、不,我是……”

       游矢的声音嘶哑,他仰起头注视着面前的三个人。他们自从出现开始样貌就从未改变过,仿佛精灵一般身上包裹着柔和的光,脚下悬空,轻飘飘地浮在这个不适合他们的这个狭小空间。灰色、粉色、蓝色。通透的眼眸仿佛能够将自己的灵魂望穿。但在那些视线的注视下,游矢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静,他的声音不再颤抖,而是平静地开了口。

       “我是扎克。”

 

 

 

       「王子消灭了那个他所不满的自己,而精灵也一同消失了。他们一同走向了灭亡。」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是幻象的?”

       与数年前相比毫无变化的白发青年漂浮在栏杆外,他看着小房间里独自一人的少年握着自己挂在胸前的灵摆。

       “就在前不久。”少年摩挲着那个冰凉的小挂件,一点一点地让其染上自己的体温,“柚子在过来给我送这个的时候我问了她。”

       “我问她,游斗、游吾、游里在哪儿,但她告诉我从来就没有这几个人没听过这些名字。从最开始我就一直只有自己一个人,我试图扛下一切,试图让自己变得无比优秀,试图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她。我曾经怀疑过他们,怀疑过你的存在……但也只是模模糊糊的感觉罢了。在我提问了之后她终于说出了曾经就一直很在意的事,像是我经常被欺负得浑身是伤地回来,然后有一次悄悄包扎的时候被她看到了,她用着我当时无法理解的悲伤的眼神看着我,帮我包扎完后就抱着我哭了起来,还不停地说着‘你不能再这样了,你还有我在呢’。当她再跟我提起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当时周围早就没有孩子会欺负我了,他们都怕我,所以那些伤都是我自己弄的……无能懦弱的我当时唯一能做到的博取关爱的方式。”

       “在最后我问了她,‘抓到扎克了吗’。”

       “哈哈,我对你来说原来只是一只替罪羊啊。”

       “不是的,你怎么可能只是替罪羊。我憧憬着你向往着你,你是……我的偶像,我……”

       “就算我伤害了大家,导致了她的死亡,险些毁灭掉一切?”

       “那都是我的错!”

       “同样也都是我的错。”

       青年笑了一下,伸出手就这么穿过了栏杆,摸了摸少年的脑袋。

       “你有认清自己的情感吗,游矢?”

       “…………。”

       “那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我果然还是一个胆小鬼。”

       “我知道。”

       “你也知道我想说什么,你明明什么都知道。”

       “我还知道你其实很怕疼。之后你可能会有点辛苦了,死的时候是很疼的。”

       “……嗯。”

       “死刑是什么时候?”

       “早上。”

       “最后的这几个小时我会陪着你的。”

 

 

 

       「王子未能成王,而是死于无比寻常的一天。王子曾是精灵,精灵曾是王子。精灵真正的愿望被臣民的欢呼声埋没,王子真正的愿望早已被遗忘。」

 

 

END


当时被刺激到了之后,这个故事的初衷就是“让游矢自己说出‘我是扎克’”

可以说是有扎游的cp向吧……

大概会被打,不过还是欢迎来找我聊天[。


说起来是今天下午坐在k记里一次性肝出来的,当时一个小萝莉在我身边一直凑过来看我写这中二玩意儿,这个月的羞耻就这么上缴了ry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