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想看他在与众人一起欢笑之后默默离开。

世界整合为一个,然而这里并非他的家乡,他的家乡应该还是一副千疮百孔的模样等待着修复重建。那里满目疮痍,但是每一处都有着回忆,不论快乐的还是痛苦的,只要是和重要的人们在一起的时光,他对此都甘之如饴。

想看他大声嘶吼着破坏一切。

所有人都被主角的决斗与笑容吸引向赛场,原先作为过据点的仓库此刻空无一人,他心中的狂躁在这安静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钢为骨铁为翼的机械猛禽是主人的愤怒与反逆的化身,他们高鸣着向着看不见的存在宣战,拥有实体的利爪在墙壁上留下可怖的抓痕,带起的劲风几欲掀飞棚顶。他扯下了颈间的红巾,那鲜亮无比的红色就这么直直地扎进了眼睛。要反抗什么,要怎么反抗?组织已经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唯一还抱有着反逆之心的他攥紧了那条如血的象征物,愚蠢地继续做着无用的发泄。

想看他毫无顾忌地痛哭。

要选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被毁得摇摇欲坠的仓库就是个不错的选择。滚烫的泪水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溢出了眼眶,水泥地上留下了点点深灰色的印记。那些咸涩的液体怎么也抹不干净,经历完战争的他曾经从未想过这么没出息的声音会从自己的嘴里发出来,于是他转身面向了仓库正紧闭着的大门,一拳一拳地砸在上面制造出更加可怕的噪音。忠实地影射了主人的猛禽冰冷无比,他收回了已经没了知觉在淌血的手,然后靠着墙壁缓缓地坐下,微微颤抖着将自己抱紧试图从而寻求些许温暖。


怎么可能接受呢,怎么可能笑出来呢,只是真的无能为力。

既然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是无用的,那就再做点徒劳的事吧。去咒骂那个看不见的存在,去表达自己的不满,去祭奠他们,去想念他们,然后带着这些痛苦但真实的思念,去寻找真正美好的事物。



随想,想看黑咲隼拒绝这个台本拒绝这个结局,想看他咬着牙关哭红眼,恶狠狠地咒骂那个自己所无法触及到的存在

如果隼的鸟是毛茸茸的,那样就可以有软乎乎的可爱的小家伙来抱抱稍微治愈一下这个人。想问克罗把盖尔啊布利兹啊什么的借过来,然后抱抱这个鸟兽使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