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细胞神曲]柔软梦境,日复一日

宇津木晴己世界线的短打,cp向要说的话是义兄弟。取了个标题丢上来扩充tag,世界线的具体设定请去微博→苍叶老师的微博[?]伞老师什么时候能把完整的世界线整理出来呢wktk


 

       “丽君。”

       长发青年向着被叫做丽君的少年伸出手。一向板着脸的少年在牵住那只手的瞬间表情柔和了不少,十几年来一如既往地微微抬起头,边唤着“晴哥”边对他露出浅浅的笑容,跟着他一起走进铭牌上写着“宇津木晴己”的房间。

       近乎全白相当煞风景的房间内设施齐全,虽然一尘不染,但完全没有什么使用的痕迹,也就看起来软蓬蓬的床上的褶皱看起来有点生活的气息。

       作为房主的青年径直拉着他的丽君来到了床边,坐下的晴己并没有在床铺上留下什么痕迹,他轻轻拍了拍身侧的位置,得到示意的人便坐了过去。床的一边对比鲜明地深深地陷了下去,晴己没有坐稳,没有任何条件反射的挣扎就这么直接向少年倒了过去。

       “危、……”

       少年的话语还梗在喉咙口,突然被一股不算小的力道给拽得失去平衡,虽然有身下就只是无害的床垫的意识,但还是忍不住绷紧身体闭紧双眼。

       当他再一次睁开眼时,映入眼中的是那双只有在这种时候能感受到生气的眼瞳,笑得眯缝起来的暗红色眼瞳里能够感受到丝丝的暖意。

       “居然耍我啊。”

       “丽君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晴己伸出手抚上他的丽君的脸庞,用拇指指腹轻轻地摩挲着。

       “休息一下,一起睡吧。”

       再一次,十几年来一如既往地,他们额头相抵感受着彼此的温度。晴己将双腿缩入床的范围内就这么蜷了起来,少年则握住了还未从自己脸旁移开的那只手。

       “晚安晴哥。”

       “晚安……”

       仿佛是昏迷一般的,晴己在闭上眼的瞬间就以一种极为异常的速度陷入了沉睡。少年在身下的被单被染上自己的体温前便已经起身,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晴己并没有对此有什么反应,他的呼吸绵软悠长,不仔细注意会给人以一种并非活物的错觉。

       少年跪于床边小心翼翼地为晴己脱去鞋子,再起身将他抱起摆至正常方向的睡姿后盖上了被子。

       浮现在那张鲜少接受阳光而格外苍白的脸上的是幼童般的睡颜,安详而平静。

       “丽…君……”

       少年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只是伸手帮忙拂开了些掺杂着藤色的褐色发丝,以免侵扰到美好的梦境,随后便退出了这个房间。

       房门外站着一个卷发的高个子男性,少年并不意外,而是面无表情地向他垂下了头行礼。

       “宇津木大人。”

       “呀丽慈君,晴己君睡下了吗?”

       宇津木笑吟吟地靠近了名为丽慈的少年,倒也并不是他们有多亲近。丽慈不动声色地挪了小半步,试图挡住宇津木探向房间内的视线的同时加快了关上房门的速度。

       “是。”

       “很好,那接下来就继续去完成你该做的事吧。为了我们的星。”

       “是。”

       直到宇津木的脚步声远离,丽慈才重新抬起头,缓缓地吐出之前屏住的那口气。

       像这样陪伴着晴己睡去是丽慈每天的工作之一。理论上对于至高生命体来说睡眠是多此一举的行为,从别处零零散散听来的往事那里丽慈得知这只是晴己保持的来自过去的习惯,这使得他一天里有大半的时间都在睡觉。

       丽慈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配合着,他也并不讨厌这样的日课。况且晴己所谓的休息并非只是嘴上说说的,作为origin的他拥有着将躁动的细胞安抚下来的力量,而自己要是没有这样的休憩,怕是早就化为暴走的杀人机械了吧。然而这都是次要的。只要晴己有需要,那自己就会在那里,哪怕只是作为一个被梦中幻影依附的容器。何况自己并没有什么资格去嫉妒那在睡梦中的存在,从“真正的弟弟君”那里窃取的爱与温柔甚至名字……这些已经够多了。

       胡思乱想到此为止。丽慈跟一路上遇到的普通教徒问好来到了一楼,然后取出磁卡扫过了读卡器,打开了通往实验栋的电梯。

       虽然拥有了晴己这样稳定的origin提供细胞,但随着实验的深入进展,依旧还是会出现不少的意外状况。而丽慈的主要工作,便是来应对出现异变的实验体与已经拥有力量但有反抗意图的实验体,和他们进行最初的接触与压制。

       “丽慈大人,这是今天需要处理的实验体名单。”

       “喂喂小哥啊,这次来了个超~~~有意思的小白鼠哦。说不定能搞出很厉害的东西!因为嘉纳先生很中意他,所以对他稍微温柔点不要‘嘭’的一下打坏了啊~”

       “喂你这家伙!别这么……”

       戴着眼镜的白发研究员硬是挤到了先前递交名单的人与丽慈的中间来,指着名单上的某一个房号。

       “指给你看哦,就是在这里面的……这个叫做‘原田丽慈’的小可爱就拜托你啦。嘉纳先生今天就到此为止,收工收工~”

       那位白大褂松松垮垮地看起来随时会滑落的研究员又像猫一般灵活地钻了出去,然后伸了个懒腰,脚下的拖鞋踢踏作响地便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丽慈目送着另一个年纪稍大的研究员抱怨了句什么追了出去,再一次将视线移回手中的名单上。

       “…………哈……”

       度过了几乎要将那个名字的位置盯穿的时间后,丽慈深深地叹了口气。

       “虽然偷了你的东西我很抱歉,但要还回来什么的,我也做不到。”

       他将手中的纸张卷成棍状,边走向目的地边轻轻地敲击着肩膀。

       “这里虽然是地狱,但我是凭借我自己的意志留下来的,留在晴己的身边。”

       力度果然还是有些难以控制,在走到门前的时候纸棍就已经揪成了一团,丽慈便将其丢到了脚边。

       “你又是为什么要回到这里呢?‘弟弟君’啊。”

 

END


碎碎念和部分设定

*本篇说是葡萄以音羽作为参考对象长到180的话,这里的晴己就是在以唯一“身为人的依恋”这么一个存在的丽慈作为参照,永远都保持着跟记忆中弟弟的身高差,以从丽慈那边感受到的跟记忆中相仿的视线角度来长高

*大部分时间在睡觉是小时候病弱的时候的习惯,并不是真的需要只是习惯了而已

*再怎么说在丽慈身上感受到的只是对丽君的幻视,所以丽慈在hrk睡熟之后抽身的话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习惯性的挽留,睡着之后hrk的爱就是留给梦里的“真正的弟弟”的

*hrk依赖的其实是一个已经在这世上不存在的东西,比起理论上真正的弟弟的话还是rj更加接近那个幻影,要说戳的箭头那还是算有本人没注意到的回戳。也不能说没注意到,是一直在梦中没法注意到,一直做着既不坏也不好的、平稳但没有办法醒来的梦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