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哇₍₍ (ง ˙ω˙)ว ⁾⁾不是特别理智的扎克推中,短打派,毫无cp节操啥都吃,【产出的cp有时候不一定是主吃的】,低产
coe/YGO/怪盗joker/凹凸/GF/JOJO 丹尼厨游吾厨隼厨
既然有凹凸的follow了那先说一下,我anti安雷
微博和LOFTER同id
 

[游戏王arc-v](二设)忏悔室

*由arc-v中角色衍生出来的二设,这篇以及之后会写的都是作为补完角色设定和世界观的文章,二设亲妈 @十四松的棒球棍_社长 ,戳他看人设图!

*二设相对于原人物有性格调整

*小丑游矢和神父游里相遇的故事

*宗教相关的全部是瞎掰



       “有人吗?”

       一个声音在空旷的教堂中回响,身着斑斓的花格子小丑服的少年就这么突兀地站在门口,将新鲜的空气和身后的阳光一并带了进来。外表看起来不过是石块堆砌的简陋小教堂,但内部却是让人眼前一亮。

       花纹繁复的地毯,精雕细琢的高柱,门边的圣水盆正晕着淡淡的微光。在那高高的穹顶之上着有巨大的壁画,描绘着的并非光辉的诸神,色调偏暗连天使羽毛的纯白都不曾有,混沌的色彩讲述着无人知晓的一段故事。彩色的玻璃也未按照一贯的套路组成圣母耶稣,只是杂乱无序地散开,阳光穿透而过在地上撒下一片斑斓。或许是因为特殊的空间设计,让内部比外观看起来大多了。

       在这宁静的空间中时间仿佛是静止的,而现在宁静被打破,灰尘在阳光中上下悠悠起伏,在擦过少年身边时翻腾起舞。

       没有人也没关系,倒不如说那样最好。

       小丑走向了那个小小的木制房间,打开门后坐在椅子上。

      “是第一次来的客人吗?”

       小丑愣了一下,栏杆对面一片黑暗,只能看到坐在那里的人嘴角正扬着温和的角度。

       “……?是、是的,神父。”

      “欢迎,我的孩子。”

      “有人告诉我这里有人能帮我,但我可能只是希望把一切都说出来。”

      “这里是忏悔室,我会听你诉说一切罪孽。”

       神父的声音仿佛烟香那般,柔软温和,悠悠地自黑暗中飘出,丝丝绕绕地将人轻柔包裹。小丑慢慢地放松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讲述。

       他继承了失踪的父亲的技艺,整日做着杂技表演着魔术以取乐观众,这种越来越随处可见的杂耍对于到那些不知足的观众当然不够。他们所期待的并不会是小丑精彩绝伦的技艺,而是在表演中小丑必须刻意为之的“失误”。

       “我曾经很崇拜我的父亲,就算他某一天突然丢下我一人,但我还是很崇拜那个能够给大家带来笑容的父亲。”

       在一次次的表演中,他渐渐地感到力不从心,不仅是在舞台之上,在台下他也能听到笑声,哪怕他没穿着那套滑稽的演出服。那些恼人的笑声不绝于耳,这并不是他原本希望看到的,那不是单纯的表达快乐的笑声。

       “之后我发现了,那并不是善意的笑,而是嘲笑。”

       作为小丑的话就一定要被看不起吗?这是自己所希望的“给大家带来笑容”吗?是从哪里开始变得奇怪的呢?

       “说不定……父亲会失踪也是因为这个。”

       原本快乐的表演变成了痛苦的事,洋溢着笑容的观众的脸在他的眼中变得扭曲可憎,心中的那份屈辱感和别的情绪开始躁动。

       “我前两天甚至……甚至有了想要那些嘲笑我的家伙全部消失的想法。是我不正常了吗?”

       以他的技艺,将手中的飞刀精准地插上观众席最上排的人的心脏绝对没问题;用纸牌插进前两排的人的眼睛也是做得到的;将火把到处乱扔的话必定能造成一场不小的混乱……

       “我有罪。”

       他觉得眼睛和鼻子发酸,但他始终揪紧着宽松的裤子,睁大了眼努力地忍耐着。要是眼泪掉下来了的话,彩妆会花的。

       “孩子,抬起头来。”

       他听话地抬起了脑袋,然后看到有一双眼睛正在黑暗之中泛着微光,是他从未见过的好看的紫色。

       “神会原谅你的。”



       今天来到教堂前的时候,小丑总觉得有些违和感,在门外停了许久之后才发现,教堂在不知何时好像翻修过了,外层的石块现在全变成了精致了不少的砖瓦。


       “神父,你在吗?”

       问完话后小房间中突然有了人的气息,在一缕微光之中小丑看到了那熟悉的微笑和一小撮紫色的长发。

       “是的我在。”

       “不好意思上次忘记说了,我叫游矢。”

       “名字并不重要,那只是一个代号,对于神来说人人都是他可爱的孩子。”

       “就算我做错了事吗?”

       “圣人也会犯错。”


       ……………………………………


       这次,教堂的外面被涂上了一层好看的象牙白。


       “今天表演的时候,一不小心走神了,手里的球脱了手砸伤了一个观众,他脑袋上肿了个包。之后他叫了人来打我,他一直到我咳血了才停,作为报复我躺在地上用玻璃渣刺穿了他的脚。”

       “你没做错。”

       “…………真的?”

       “你没有被复仇的火焰吞噬去用手中的利器将他的心脏刺穿,那正是你的仁慈,你做的很好。”

       “我觉得很难受。”

       “神会原谅你。”


       ……………………………………


       游矢扬起了脑袋,看着似乎变高了的尖顶。


       “那个,神父……”

       “什么?”

       “一直以来都很感谢你,要不是有你在的话,我想我早就崩溃掉了,或是做出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

       “那是我应该做的,今天是来辞别的吗?”

       “是的……我收到了邀请,要去更大的城镇演出了,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那是好事啊~路上小心,神会保佑你的。”

       “谢谢你神父,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能再见到你。”

       “我也是,相信有神的引导,我们会再见的。”


       ……………………………………


       ……………………


       …………




       浑浑噩噩地走在深夜无人的街道上,深秋的寒风卷着落叶掠过游矢的身侧,但只穿着华而不实的演出服的他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寒冷。

       几乎溅了全身的血液还很暖和。

       游矢突然停下了脚步,仰起头看着面前的建筑物。一座尖顶高高直耸入天的教堂,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柔和的光芒,不知为何栅栏门还开着。

       或许是前一段时间频繁去那间忏悔室的缘故,游矢现在见到教堂都莫名其妙地感到相当亲切,好像只要进去的话便能安心。于是他鬼使神差地推开了教堂的大门,象牙白色的门把手上留下了一只深红色的掌印。


       一步一步地走入教堂,周身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内里的水被自己的手给染上血色的圣水盆、被自己留下一个个红色脚印的地毯、讲述着不知名的故事的巨大壁画,最后——又是那个神父正对着他微笑——虽然没有正式见过面可游矢就是知道那是他。

       “欢迎你,游矢。”

       “神父,我有罪,也许这次神也不会原谅我了。”

       彩妆最终还是花了,泪水粘上了红的黑的白的,滚落下小丑的脸颊,如在泣血。

       “表演已经结束了,本来我只想让那些笑声停下,可是他们完全不听我说话……然后在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就拿着这个,那些家伙已经…………”

       游矢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匕首,刀刃上的血还没干透,滴在了地毯上。他的手颤抖着最终还是撑不住了,匕首落下安静地躺在地毯上,游矢跪坐下来抽泣着。

       “没事的。”

       伴着语调柔和的话语,神父缓缓地来到游矢的面前,也许是因为隔着层水雾,游矢觉得神父仿佛是飘到他身前的。游矢神情恍惚地看着面前的神父,朝着他伸出了手。

       “乖孩子。”

       神父牵住了那双沾满了血腥的手,然后将还在颤抖着的游矢抱入了怀中,丝毫不介意身上被血污沾染,轻轻地拍抚着他的后背。

       “这并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在帮自己解脱。”

       游矢的脑袋枕在神父的肩窝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他仰着头看到了那巨大的壁画。壁画上没有光辉神明,这里没有他们的监视,只有那浑浊的黑暗。黑暗温柔地将来到这儿的所有人包裹在其中,接纳下一切丑恶。

       “你没有做错什么,游矢。”

       神父一手拾起了那柄匕首,将他放回了游矢的手里,并让他将其握紧。

       “神不会原谅我的。”

       “我会原谅你的。”

       一只微凉的手捧起了游矢的脸颊,游矢定定地看着那双泛着光芒的紫瞳有些出神,月光透过彩色的玻璃洒在神父的身上,他逆着光周身晕着奇异的光辉,圣神的仿佛是慈爱的神,正注视着自己的孩子。这时游矢好像突然看懂了那些彩色玻璃的顺序,无数色块拼接出的是正要将他吞噬紧裹的恶魔翅膀。

       “不用害怕,这只是解脱。”

       神父轻轻吻上了游矢的额头,另一只手继续引导着游矢的手。游矢楞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另一只手也一起紧握住他的救赎,闭上了双眼。

       冰冷的刀刃捅入了温暖的躯体。




       “喂老头子,我回来啦!还给你带了点礼物。”

       小丑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从教堂侧面的房间窜出来坐上了主堂里最高的那张小桌子上,一手把玩着几个可怜的魂灵,佯装放开,在它们战战兢兢地想要飘远逃走时又给捉回来。

       忏悔室后面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神父从里面飘了出来,唉声叹气一副失意的老年人的样子。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懂得礼数了,唉……真想念当初那个恭恭敬敬地叫人‘神父’的可爱小孩。”

       小丑咂了下舌,把手里的魂灵搓成团直朝神父的面门丢过去。

       “我又没说错,腿脚不便还老絮絮叨叨地跟人念着陈年旧事的不就是个标准的老头子嘛。”

       神父微微歪了下脑袋,那团魂灵就蹭着他竖起的两根呆毛飞了过去,随后他抬起手,那颗球便停在了半空,再收收五指便飞到他的手中,最后侵入手心消失不见。

       “从上面下来,这样对神不尊重。”

       “略——”小丑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假惺惺的老头子,明明不信什么……”

       小丑在看到神父笑眯眯地用那双正泛着微光的紫眸看着他的时候,立马收了声。

       “今天又做了什么好事?”

       “噢噢你听我说啊!今天……”

       ……………………………………



       有那样一个传闻。

       在世界上的某一处,有一座不起眼的小教堂,只有心诚的人才能找到。

       教堂里有一个温和的神父,他就那样静静地坐在忏悔室里,会聆听来者的一切愿望,并将其实现。


END


稍微做点解释。

游里是个恶魔,这个教堂其实是他的能力所做出来的结界,这个结界只有有潜力转化为恶魔或是灵魂堕落的人才能看到,是连接“那个世界”和“现世”的桥梁。有欲望的人游里会将其引导出来,帮他“实现愿望”使他堕落,有潜力的人会被游里诱导。游里的日常就是吞食恶灵,或是转化像游矢这样有资质的人。

游里没有腿,但在结界中有给正常人看的伪装,这在之后的故事里(应该)会有解释。

在游矢第一次去游里那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游里的结界之中受到了精神上的诱导,这个诱导会让他发狂失控,所以之后游矢会杀人游里付大部分的责任。

游矢其实已经知道游里不是什么好人了,但因为他逃避的性格选择接受游里带给他的这份安心,游里最终成了他的救赎。

在最后游里将游矢转化成了恶魔。

因为是二设就没贴ygo之类的tag_(:3

评论(10)
热度(20)